The War on Drugs - A Deeper Understanding

by DOPM
IMG_0038.JPG

今年部分的專輯發行名單像是2014年的延續,如Elbow、 Future Islands、The New Pornographers、Temples等樂團在該年和今年都推出作品,只不過今年的專輯似乎略遜於前作,費城樂團The War on Drugs對我而言也落入一樣的狀況。還記得《Lost in the Dream》在2014年席捲各大音樂網站與年終榜,自己也聽得欲罷不能。The War on Drugs當時在西雅圖獨立音樂電台KEXP的現場表演得到不少關注與肯定,今年樂團在推出新作後重遊舊地,雖然KEXP的硬體升級,The War on Drugs的名氣遠勝從前,樂團的表演卻顯得無精打采,就某方面來說,那場表演展現了《A Deeper Understanding》仍然廣受歡迎但不再讓我驚豔的原因。

《Lost in the Dream》可能是許多樂迷認識The War on Drugs的第一張作品,要推出能與之媲美的作品,Adam Granduciel必定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對於《A Deeper Understanding》他採取一貫苦修的方式,殫精竭慮地要求每首歌甚至每個音符都以自己希望的方式呈現,因此要是喜歡The War on Drugs過去復古滄桑美學的樂迷,這張專輯應該會聽得十分享受。另一方面,或許是加入主流廠牌後製作費增加,《A Deeper Understanding》中的樂器大多都聽得十分清晰,Adam Granduciel的人聲扮演了更重要的地位,而不只是朦朧的呢喃。

有點可惜的是,更飽滿的聲音在The War on Drugs的音樂上成了雙面刃。從過去以來Adam Granduciel觸及的主題不脫抑鬱、深切的挫敗感,以及如何逃脫這樣的狀況,《Slave Ambient》和《Lost in the Dream》迷噪的混音非常適切地勾勒哀愁隱約的輪廓。當這些模糊的感受在《A Deeper Understanding》中被放大處理, Adam Granduciel在創作的侷限也被揭露出來,他的歌詞若是細讀會發現並不出色,沒有明確的指出焦慮的來源,譬喻的使用也缺少創意。另外,許多《A Deeper Understanding》當中的歌曲都像是《Lost in the Dream》中曲目較不吸引人的版本,如開場曲〈Up All Night〉就有〈Under the Pressure〉的影子,但少了開頭那迷人的鼓和迴盪的吉他聲響;〈Holding On〉就是2017年版的〈Red Eyes〉;〈Strangest Thing〉和〈Knocked Down〉是新版的〈Suffering〉等等(似乎還使用一樣的和弦),沒有破格之處帶給人驚喜。

此張專輯以慢歌居多,但〈Strangest Thing〉或〈Thinking of a Place〉等歌曲都少了一點可以打動我的東西。〈Strangest Thing〉前奏空蕩的合成器聲響對於營造氛圍來說算是成功,這幾句歌詞 “Am I just living in the space between / the beauty and the pain” 可能是我整張專輯裡最喜歡的Adam Granduciel聲音表現,不過歌曲後半段吉他獨奏與合成器鳴放的橋段實在不是很細緻,若縮短一些也許能稍微降低突兀感。〈Thinking of a Place〉長達11分鐘,在這段期間內給聽眾的東西不多,不否認這首歌的確捕捉到思考的感覺,但樂團實際操作上手法則與前幾首歌並無二致,包括以合成器開場、綿長的吉他獨奏、憂傷的場景。

《A Deeper Understanding》仍然有一些我認為比較出色的曲子。〈Nothing to Find〉雖然聽起來很像是Bruce Springsteen的快歌,但已經是專輯中最具活力的時刻,吉他聲響明亮、鼓手Charlie Hall打的Motorik節拍十分振奮人心、歌曲末端的口琴與鍵盤合奏也很精彩。〈In Chains〉碰巧也是Krautrock影響較為明顯的歌曲,在鋼琴、吉他效果和合成器互動的細節營造聽得出用心,混音並未凸顯Adam Granduciel的歌聲,讓這首歌聽起來比較像樂團共同合作呈現的結果。結尾曲〈You Don’t Have to Go〉前半段近似〈The Strangest Thing〉,然而這首歌並沒有明顯副歌,在綿密的吉他撥弦間,敘事者最後接受愛人離去的釋懷情感表現得很真摯,合成器與隱隱的吉他噪音讓專輯結束在找到救贖的時刻。

總而言之,《A Deeper Understanding》因為一些因素讓人感覺不到樂團已體悟更深的洞見,但很高興見到The War on Drugs獲得目前的音樂成就。目前獨立樂團中像他們如此專擅老派搖滾的也不常見,希望Adam Granduciel和團員能嘗試一些較具實驗性的元素而不只是繼續套用成功的公式,期待聽到他們的新作品。

by Debby

評分:

Hüsker Dü的創始團員Grant Hart逝世

by DOPM
IMG_0302.JPG

八零年代的美國獨立搖滾樂團Hüsker Dü由Bob Mould、Grant Hart和Greg Norton組成,他們的專輯一開始由著名獨立廠牌SST發行,接著於1986年加入華納唱片。Hüsker Dü的音樂跨足龐克音樂與另類音樂,對日後的獨立搖滾樂影響深遠,歌曲中Bob Mould較低沉的嗓音和Grant Hart高亢的聲音形成絕妙的平衡。在Hüsker Dü解散後,Bob Mould和Grant Hart都組了新樂團(Sugar和Nova Mob),也在各自樂團解散後展開個人音樂計劃。Mould和Hart在Hüsker Dü解散後呈現亦敵亦友的關係,偶爾會透過媒體互相放話,也曾一起合作過。今年的9月13日Grant Hart因為癌症過世,他生前最後發行的個人專輯是2013年的《The Argument》。雖然Grant Hart離開了我們,幸好他留下許多歌曲能讓我們永遠記得他。下方可以欣賞Hüsker Dü的〈The Girl Who Lives on Heaven Hil〉、Nova Mob的〈Admiral of the Sea〉及Grant Hart個人專輯的〈Morningstar〉。

2017.9.15 DIIV @ The Wall, Taipei

by DOPM
DSC_0651.JPG

原本以為DIIV第一次在台灣的演出會受到颱風的影響而取消,但還好颱風在登陸前來了個大轉彎,這場演出得以順利舉行,DIIV主唱Zachary Cole Smith在演出時也提到了颱風,可見他原本也預期強勁的風雨會是表演時場外的景象,不過實際的情況卻是間歇性的小雨,可能讓他有點期望落空。DIIV在首張專輯《Oshin》的聲景一直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以Motorik節拍加上流暢Jangly的吉他旋律如同形塑出洋流般不斷規律波動的意象,這也是我覺得他們音樂中美妙的地方,來到現場中,他們的音樂在透過擴大機增幅,同樣的感覺更是被放大了好幾倍。

看到投射在舞台布幕上斗大的米老鼠圖案馬上就噴笑出來,這DIIV還真的是童心未泯啊,當布幕一揭開隨即可見此次的演出陣容,主唱Smith不意外的穿著寬大的T-shirt,吉他手Andrew Bailey頂著紅帽子,吉他兼鍵盤手Colin Caulfield穿著棒球衣,貝斯手Devin Ruben Perez一如往常的全身黑色裝扮,可惜這次鼓手Ben Newman因病不克前來參與巡迴演出所以找來Tommy Gardner來代打。開場曲〈(Druun, Part II)〉是一首不折不扣的Krautrock曲目,迴響效果的吉他聲響跟著Motorik節奏滑行在眾人的耳膜上,此節拍毫無違和銜接著第二張專輯的同名歌曲〈Is The Is Are〉轉換為一種更為灰暗情緒,迷幻程度速升,Smith低吟著詞句彷彿快要墜落到夢的深處。

〈Follow〉前奏的旋律性太強,所以一聽到馬上就勾起了對此旋律的記憶,雖沒有明顯的主副歌但即使歌曲的旋律很單純情緒卻很深。吉他手Colin在歌曲間不時用剛學會的台語來搞笑,還不斷講著”Taiwan numberone”、「哪裡有大麻?」,而Smith則是模仿美國警察逮捕人時舉槍的動作,對眾人喊著”Freeze”,幽默的表象與跟他們的歌曲呈現一種反差感。相信〈How Long Have You Known?〉應該是大家最熟悉他們的一首曲子,單純的旋律只要聽過一遍就能琅琅上口,當旋律一出整個場子全都熱絡了起來,畢竟這不是一首太過悲傷的曲子。

在演奏〈Dopamine〉前,Smith問大家”Do you like drugs?”然後又隨即說”My answer is no.”,〈Dopamine〉是一首關於Smith上癮海洛英的曲子,現場漩渦般的吉他音牆具現了整個人在藥物影響下後陷入無底洞的感覺。「你是個悲傷的人嗎?」Smith又問了臺下的大家,從〈Oshin (Subsume)〉中你彷彿聽到他獨自陷落在悲傷的情緒其中,他無時無刻都在等待洪流將他沖刷進海洋中,對這個世界毫無眷戀。

〈Mire (Grant's Song)〉算是DIIV歌曲中其中一首比較後龐克走向的曲子,一種藥物使用過後情緒上的戒斷症狀,一種由高潮結束到失落而轉化成的憤怒透過間斷的吉他巨響來找尋出口。對於表演下半場的曲目的印象比較沒有這麼深刻,只能說感覺就像微風般沒有像上半場有不少情緒比較深的歌曲,一直等到他們的名曲〈Doused〉出現,曲子由貝斯線領頭後加上緊湊的鼓拍與明亮的吉他旋律,全場都跳躍在這樣扎實無法喘息的節奏上。

安可曲翻唱了低傳真音樂人(Sandy) Alex G的〈Judge〉,鼓手Tommy瞬間成為薩克斯風手與Colin互換位置,算是意外的驚喜,因為完全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組合。整場演出以〈Wait〉來做為尾聲,在等待颱風卻沒有颱風的夜晚為DIIV在台灣的首次演出劃下句點。

如同〈Oshin (Subsume)〉開頭那一句”Uh fuck the world”也正是他們的態度,不管這世界有多爛多讓人沮喪,我們還是能從吉他音樂得到救贖。當你正覺得這世界爛透的時候在經過一個多小時DIIV的搞笑外加噪音轟炸下,接下來人生的路好像還可以繼續走下去,走下去。

by pblue

Mount Kimbie - Love What Survives

by DOPM
mount-kimbie-new-album-1200x1200.jpg

Motorik的拍子從微弱的合成器delayed effect和looping的聲響中慢慢出現,隨著曲子漸漸地扭曲變形,如Joy Division般招牌的肥厚低音吉他跟著加入,沒多久整首曲子就淹沒在失真音效的feedback中。從這首〈Four Years and One Day〉開頭曲,Mount Kimbie直接的告訴聽眾這張專輯的主題-英國泡菜搖滾。對於熟悉他們舊作品的人,都知道他們是post-dubstep的先鋒之一,2010推出的《Crooks & Lovers》更是經典作品。做出像這張《Love What Survives》搖滾元素這麼強的專輯,真的讓人相當驚艷。

由多次合作的King Krule 獻唱的〈Blue Train Lines〉是專輯裡最搶耳的作品。King Krule 英式腔調與歇斯底里的說唱,搭配著不斷重複的4/4拍子,更凸顯出曲子的情緒張力。雖然個人還是不喜歡King Krule的唱腔,也聽不懂他在唸甚麼,但是曲子聽起來覺得還是蠻搭的。除了他,這張專輯也找來其他藝人來獻唱,像是James Blake就跨刀了兩首,結尾曲〈How We Got By〉和〈We Go Home Together〉。在後者,James Blake彈著風琴,充滿靈魂騷氣的唱腔與嚴肅莊重的感覺宛如是教會的gospel音樂。

與Micachu合作的〈Marilyn〉更是專輯裡最美麗的作品,優美的旋律與精巧細膩的樂器演奏反覆地的迴盪在不變的拍子上,搭上男女對唱著 ”I’m looking up at you, yeah”,簡直夢幻。〈You Look Certain (I'm Not So Sure) 〉,也是另外一首相當棒的曲子,破音的吉他搭配著post-punk音色的貝斯與鼓,獻唱的Andrea Balency迷幻的歌聲讓曲子聽起來像是某個八零年代被埋沒的indie團 。

而在每一首客串演出後,都接著一首演奏曲。而這些演奏曲除了是銜接曲子的連結,本身也都有相當有趣的實驗與結構,絲毫不遜色於四十年前的德國泡菜先鋒。像是〈SP12 Beat〉與〈Delta〉都有融合post-punk與krautrock的元素,讓這個如馬達般的拍子漸漸加速,同時也加入不同效果器的音效。隨著相同節拍的推進,音色卻是在潛移默運的。〈Poison〉裡的鋼琴更像是丟進了時空膠囊,被扭曲的聲音。

而讓我特別欣賞的是,Kai Campos 與Dom Maker兩人都是以電子音樂人著稱的,能把「真」的樂器玩得如此純熟。在傳統樂器的音色添加變化與創意,這些細微音色上的轉變與銜接是真的樂器難以演奏出來的,而必須經過電腦處理過的。另外,也聽得出來他們在寫曲方面的進步,改善了不少他們上一張專輯的缺失。可能自己也是最近特別喜歡泡菜搖滾的關係,聽到自己喜歡的團做出這樣水準之上的作品,真的相當推薦!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