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de - Weather Diaries

by DOPM

2014年底,綠洲兄弟鬩牆後的產物Beady Eye宣告解散。對於老早就將Oasis拋諸腦後的我而言,壓根不在意這組樂隊的存亡,只曉得這解散訊息象徵Andy Bell重獲自由身。果不其然,一個多月後,心中那永恆不滅的Shoegaze英雄 - Ride,以原班人馬之姿正式宣告重組回歸。之後Ride迅速展開《Nowhere》25周年紀念的巡迴演出,身為Ride鐵粉自然也躬逢其盛地參與了他們2015年於香港Clockenflap的演出

2013年由My Bloody Valentine起始,當年那票接續Acid House浪頭、激起Shoegaze風潮的樂團相繼重組,Jesus and Mary Chain、Slowdive先後在今年發行暌違20年頭的新作。然而兩者的誠意大不相同,JAMC新輯多為老歌新編的充數之作,而Slowdive的新作則遠遠超乎預期地美好,甚而被部分媒體列名為Slowdive生涯最佳專輯。

在Slowdive交出一張先聲奪人的重生專輯之後,個人不免對Ride有著更多期待,畢竟看著Slowdive樂迷們歡欣鼓舞地迎接主子回歸之時,身為Ride陣營的死忠鐵粉,自然而然希望本命團能夠還以顏色。然而率先發表的前兩首單曲,嚴格說起來並未符合預期。〈Charm Assault〉試圖用旋繞迴響的Jangle-Pop喚回往日榮光,然而其副歌旋律缺少破浪而出的突破口,情緒只能不上不下地抑鬱徘徊。隔日緊接釋出的〈Home Is A Feeling〉不但沒有收復失土,反而更加深了那份期待落空的失落感。直到〈All I Want〉出現後,才稍稍憶起Ride過往的些許神采,僅只如此就足以令人眼眶微微泛淚,可見心底有多麼想念這組樂隊。 

以〈Lannoy Point〉做為專輯開場曲目是再恰當不過的,它成功接下〈Seagull〉、〈Leave Them All Behind〉的火炬,延續Ride專輯首曲擲地有聲的傳統。任何一位Ride鐵粉,皆能輕易從中辨識出他們特有的音樂肌理,進而產生共鳴。其不斷層疊推昇的曲勢,令人不禁聯想起〈Leave Them All Behind〉,搭以流暢推進的副歌歌詞,體內蠢蠢欲動的躁動靈魂終得釋放。唯一可惜的是那過門的吉他和弦仍舊稍嫌保守安全了些,雖然悅耳流暢,但這樣的和弦行進我們已然聽得太多而喪失新鮮感。

專輯同名單曲〈Weather Diaries〉以Guitar-Ballads融合些許後搖氣味,曲式架構完整到位,是目前個人心目中最好的一首新曲。而帶著Garage Rock色彩的〈Lateral Alice〉,第一時間就讓人與來自Norwich的Shoegaze樂隊Sennen產生聯想,這無疑是Sennen典型的寫歌公式。眾所皆知Sennen的團名即因Ride早期歌曲〈Sennen〉而來,因此這巧合性確實令人莞爾,一時之間時序先後的拼貼似乎產生了動搖。〈Cali〉是另一首個人特別珍愛的曲子,開頭厚實Q彈的Bass搭以Ride招牌式響亮的吉他刷弦,那無疑就是〈Twisterella〉失散多年的孿生版本,青春洋溢得讓人忘記他們已是年近50的大叔。

回想Ride當年因Oasis掀起的Britpop風潮而逐漸自傳媒之間失寵,進而走向解散一途。今日卻也陰錯陽差地因Oasis解散而致獲重組契機,不免令人感嘆造化弄人。Ride此次的回歸之作《Weather Diaries》或許不如Slowdive來得出色,但對於身為Ride鐵粉的我而言,發行新專輯意味著樂團即將展開另一波世界巡迴演出。而兩個月後更是要迎接另一位遲到千年的個人英雄登場,象徵著在這個所有喜愛、珍惜的人事物都逐步凋零流失的世界裡,尚存一絲機會親臨現場瞻仰青春遺骸,而這或許就是他們復出帶給我們人生最大的意義。無論專輯新作優劣與否,我們都殷殷期盼再次進場和他們一同齊聲唱和。

by Headphone Youth

評分:

King Creosote & Jon Hopkins - Diamond Mine (Jubilee Edition) (2011)

by DOPM

現在再回去看2011自己的年度榜單,發現其實一直以來都是跟著各大排行榜單在聽音樂的。換而言之,就是那些曝光率高的獨立音樂人。這張迷你專輯Diamond Mine在當年也有一些的曝光率,在當年英國的水星音樂獎上提名「年度最佳專輯」,最後輸給了PJ Harvey強勁回歸的《Let England Shake》。不過,在各大網站的年度榜單也幾乎看不到他。

直到今年,因為逛唱片行時亂買了Jon Hopkins 的《Immunity》,聽完之後當下覺得驚為天人,怎麼有這麼爽的電音節拍和那麼療癒的鋼琴聲。特別是有人聲的最後一首〈Immunity〉,趕緊翻了一下內頁看到演唱人是 King Creosote,儘管不認識但在他 sotto voce 的吟唱聲中,可以聽得出是個很舒服很溫暖的歌聲。後來上網查資料,發現他們兩個人還曾經合作過一張專輯,網站上有多加了六首歌的 Jubilee Edition,立馬就下單買回來聽。雖然事先有做好心理準備,知道和Immunity是截然不同的風格,是一張民謠專輯,但完全沒有預料到電子音效能和民謠的元素融合如此流暢,音樂和故事能如此之美。

把CD放進去唱機,聽到的第一個聲音就是那充滿蘇格蘭腔的對話和後面杯盤的聲音,配上Jon Hopkins 細膩的鋼琴彈奏。只是簡單的field recording和鋼琴,我們已經宛如置身在蘇格蘭小鎮裡的一家咖啡店或餐館,用這樣的方式開場,你知道這將是一個特別的旅程。畫面一轉,我們聽到了海鷗的叫聲,King Creosote刷起吉他,開始唱起「我喜歡在海邊的公園看海」,望著海上出海的船隻,想像著在那船上工作的人在海上的夜裡,是如何面對年輕理想的破滅,如何幻想著在岸上的女子,他哀嘆道「For once, I’d much rather be me」。

在聽了這張專輯之後,我非常欣賞King Creosote的寫歌方式,除了旋律流暢很美外,他可以不用太多文字,就能夠精準地表達出他想要的情緒,描繪出一個故事的輪廓,並留下很多空白讓我們聽者自己去填空。另外一個更極端的例子就是原本專輯的最後一首〈Your Young Voice〉,歌詞只有一句話:「是妳年輕的聲音,讓我繼續活著這無味的人生」。這無疑是父親對子兒的內心話,但是經歷過了多少的失敗與挫折才會對生活其他的一切都失去希望,而把最後剩下的愛留給自己的兒女,就是讓聆聽者自己去腦補了。

他寫歌的方式結合Jon Hopkins 的音樂,也不斷地讓我想到詩。以我對詩的理解,是用有限的文字,寫出無限的可能。賦予現實生活的素材,新的觀點和不同的體驗。而他們的音樂也是充滿了詩意的,專輯場景或許是設定在蘇格蘭的一個小鎮,描繪的人物或許都是失敗者。但是透過King Creosote溫和優美的歌聲,唱出的這些故事,除了讓人感受故事的淒美,聽起來也格外的療癒動人。音樂本身聽起來也很美很浪漫,雖然總是帶著淡淡的哀傷。

而Jon Hopkins應該是整張專輯聽起來如此詩意、浪漫的最大功臣。除了彈了一手好鋼琴,他在電子音效和環境音效上的琢磨更是能讓這張在眾多電子民謠專輯中獨樹一格的原因。號稱耗時七年的時間製作(這七年的時間,他同時也有很多project,像是幫Brian Eno、Coldplay彈琴,做原聲帶,出專輯)頭一次聽還真的聽不出來,因為歌聲特別的突出明顯,後面的配樂都是稀疏點綴的,聽起來相對簡單。但是認真地多聽幾次後,會漸漸發現不同聲音的細節,不同曲子為何會用特定的樂器,開始認出背景音效是甚麼,對於編曲製作的高品質管控,如何在我們完全沒注意的形況下利用環境噪音作為歌曲間的承接,能讓整張專輯撥下來如此流暢。甚至再多加了兩張EP的歌,也毫無違和感或是充數曲目,反倒像是一張更完整的專輯。或是說這是一部song cycle也不為過。

化名為King Creosote的蘇格蘭歌手本名叫Kenny Anderson,曾說過:「對我來說,我做的每一張專輯都是為了能做得出接近Talk Talk的《Spirit of Eden》的作品。我知道我不可能做得到,但是我覺得Jon在這張專輯裡已經抓到了一些東西。當我聽到完成的作品時,我告訴他我真的不知道我之後要做甚麼了,某方面來說我已經到達我的頂點了。」對於一個在13年內發行了40張專輯的人來說,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的話,或許我還會去找他的其他專輯來聽,但我想這張專輯應該還會在我player好一陣子。

by fuse

Reykjavík、Glasgow 唱片行尋訪

by DOPM

每到訪一個新的城市或國度旅行,倘若沒逛一下當地的唱片行,心底總覺不踏實,好似沒有仔細認識當地的音樂文化。因此這回的歐陸旅行,即便行程滿檔導致能逛唱片行的時間只剩下一兩天,但照慣例還是腳勤地逛了接近十家唱片行。這當中有驚喜亦有失望,挖到最多寶的當屬位於University of Glasgow大學城區域的Mixed Up Records,而最失望的大概就是曾經名列BuzzFeed "27 Breathtaking Record Stores You Have To Shop At Before You Die " 的 12 Tónar。

Reykjavík

12 Tónar

坐落於Reykjavík市區的12 Tónar,原本是個人此行最期待的唱片行之一。它本身除了是唱片行之外,同時也成立廠牌發行唱片專輯,知名音樂人Jóhann Jóhannsson即是其廠牌下的一員。加上網路消息皆指出Björk、Sigur Rós、múm 等冰島的重量級音樂人皆會來此聚會,12 Tónar毫無疑問是冰島音樂最重要的聖堂之一。

然而實際走入12 Tónar後會發現它的規模並不大,販售的唱片也以全新唱片為主,價格十足反映冰島昂貴的物價水平。全新黑膠唱片約莫3500-4500ISK不等,二手黑膠唱片存量大概不到500片,之所以失望是因為身為旅人的我對於全新CD與黑膠唱片興致缺缺,這些物件大可不用大老遠跑來冰島挖寶尋貨。不過所有唱片都提供試聽服務,若時間充裕其實可以好好地和店員聊聊音樂,或許是比較適合當地人消磨談論音樂的場所,但對於觀光客而言,大抵上還是朝聖意味居多。

Reykjavík Record Store

另一家唱片行Reykjavík Record Store距離12 Tónar不到百公尺外,然而藏量亦不多,店的大小約莫只有3-4坪,Rock/Pop的二手藏貨基本上也是台灣買得到的70s/80s主流音樂 (Doobie Brothers、Chicago、Barbara Streisand...),加上片況處理也不優,因此前後大概花不到五分鐘便走出店裡。

Lucky Records

相較於前兩家是第一天搭機到冰島的下午即造訪,Lucky Records則是在自駕環繞冰島一周後回到Reykjavík後才登門光顧的。原本逛完前述兩家唱片行後,已對冰島的唱片行感到失望,心想這座僅有三十多萬人口的島嶼果然無法期待能挖到什麼好唱片。

然而這一切都在走入Lucky Records後徹底改觀。這家店無疑是冰島藏量最豐富的二手唱片行,古典、爵士、流行/搖滾、靈魂、民謠等等的愛好者都能在此尋得歸屬,甚至在店內牆上看到Joy Division《Closer》的初版黑膠唱片,只是要價1萬冰島幣著實讓人買不下手,好在還是有用店內的試聽唱機聽一下原版《Closer》的錄音。

此外,或許由於地緣關係較近,Reykjavík這兒販賣的二手唱片除了本地的冰島版標之外,最大宗的是以英國版本居多。

總體而言,對於遊客來說,我會建議來冰島時直接把時間留給Lucky Records即可。

 

 

 

 

 

 

Glasgow

Fopp Glasgow Union

Fopp是自Glasgow本地起家的連鎖唱片行,曾在全英國有超過百家店面的經營規模。但隨著唱片業近年來的式微,如今Fopp只剩下九家實體店面。即便於2007年被HMV收購,Fopp依舊維持它原先的獨立調性,Indie Rock即是此處的主流之聲。

店內CD/LP的陳設比例與HMV相似,九成以上都是全新品,但售價遠比HMV來得低廉許多。只要不是當年度新專輯的CD,幾乎就是£5、£3的清倉大拍賣,徹徹底底是個讓人補齊唱片收藏庫的好地方。再者,即便售價雖低,但店內井然有序的分類陳列,絲毫不會讓人覺得這些唱片因廉價售出而受到忽視。依舊能感受整家店,甚而整座城市,對於音樂、實體唱片的尊重與喜好,這感覺讓我想起《Tower Records: All Things Must Pass: The Rise and Fall of Tower Records》影片尾聲,創辦人Russell Solomon踏入位於東京渋谷店的動人情景。我們當然知道這世界正在往背離實體唱片的道路走去,但只要想到還有一些人們是如此在乎著這些音樂,將其當作生活文化的一部份,心頭總是會亂感動一把的。

旅程中待在Glasgow的這一天,恰巧是Slowdive發行它們睽違22年新作《Slowdive》的發行日,當日整座城市的唱片行幾乎不間斷地輪番播著這張專輯,我也就順理成章地在Fopp買下這張讓人心醉不已的新專輯。

Missing Records

Missing Records位於距離Fopp Glasgow Union不到500公尺的鐵道路橋下,走入店內時,店內的喇叭正巧放著The Smiths的歌曲。一樓是CD區,Vinyl區則在地下室,整家唱片行就像是個音樂跳蚤市場。和大部分的英國二手唱片行相似,店內架上的CD和Vinyl都只有封套,若找到有興趣的唱片,就拿著封套到櫃檯請店員拿出唱片讓你確認品況。

Missing Records大多數的黑膠唱片品相都不太好,幾乎全是傷痕累累的受虐兒,售價自然也對應品相而相對低廉,比如說我就在此找到僅僅£1的JAMC《Darklands》 至於有沒有勇氣用自己唱機的唱針去播這張唱片,又或者只是拿回家當掛飾或黑膠時鐘,那又是另一則關於愛與勇氣的故事了。(裡頭收錄了〈Deep One Perfect Morning〉,這件事應該就不需要我多提了吧!往後就將這張唱片拿來當作鎮站之寶XD)

 

 

 

Monorail Music

Monorail Music是一個結合音樂餐廳、現場演出場地與唱片行的複合式場所,位於Glasgow市中心的東南邊,距離另一個傳奇性的Live House「Barrowland Ballroom」並不遠。店內空間寬敞明亮,文青潮味十足,與上一家店Missing Records是分處天平兩極的存在。

根據同行的另一位本站寫手Fuse表示,此店的選樂品味可能是整個Glasgow最佳的,幾乎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獨立音樂唱片這兒都找得到。從本地的樂團如Belle and Sebastian、Mogwai、Orange Juice到各式民謠、龐克、電子實驗、環境、嘻哈、世界音樂都有,幾乎都是一時之選的佳作才會出現在Monorail。也是因為有此絕佳品味,造就了其不凡的售價。店裡的黑膠與CD,大多數的藏貨皆是全新的,不過也有少部分的二手可挑。只可惜個人對於全新黑膠唱片興致缺缺,逛沒兩下就去一旁的餐廳櫃檯買啤酒喝了。

Mixed up Records

隱身於University of Glasgow學區巷弄內的Mixed up Records,是這次旅程的收穫最豐的一家店。《Scary Monsters》、《 Walk On The Wild Side - The Best Of Lou Reed》、《The Slider》、《Death of A Ladies' Man》、《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Technique》(1989年初版) 都是在Mixed up Records裡找到的,而Fuse哥甚至在這兒找到他的荒島唱片《Hats》的原版黑膠。「在Glasgow找到The Blue Nile黑膠唱片」,光用想的就覺得夢幻無比,如今還真的被我們遇上,更別說Paul Buchanan本人似乎就住在University of Glasgow附近。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Mixed up Records販售的二手唱片皆有先行清理過,這次買回的唱片幾乎都無須再送洗即可直接上機聆聽,這點讓人對這家店的好感度激增。若膠友們未來有機會來到Glasgow,千萬別錯過這家唱片行。

 

 

 

 

 

Oxfam Music Shop

這是樂施會開設的二手唱片店,基本上以民眾捐贈的唱片為主,因此唱片品況可想而知。在這兒駐足大概不超過3分鐘,但仍舊用眼角餘光掃到一張£2《Paris, Texas》的電影原聲帶黑膠,品況雖糟但回台清洗之後,炒豆聲沒有預期地多,Ry Cooder的吉他演奏以及〈I Knew These People〉的電影口白依舊動人催淚。

Temples - Volcano

by DOPM

Temples的第一張專輯《Sun Structures》是我近年來最驚艷的首張專輯之一,仿古又清新的質感特別適合在乍暖還寒的季節聆聽,不過在看過他們現場後,可以預見樂團日後的創作會強化迷幻元素並加強音樂的層次感。雖然《Volcano》和首張專輯一樣由主腦James Bagshaw在Kettering家中錄音室製作,但由於樂團操作設備及對各種音效的了解比之前更深入,整體聽起來已脫去當初的青澀質地,從頭到尾聲音幾乎都處於飽滿的狀態,像沐浴在五彩繽紛的池子裡,讓人覺得暈陶陶。

前兩支單曲〈Strange or Be Forgotten〉和〈Certainty〉就能聽出Temples的新路線,吉他和貝斯聲彷彿經過霧化處理,已不見當初清亮的聲音,鍵盤取代吉他成為歌曲的主軸。James Bagshaw寫的旋律依舊甜美,在音符流動間表現出年輕生命不甘平凡、想開創新局的夢想。他們從昔日取經並融合自己的體會(〈Mystery of Pop〉中提到Bowie是流行音樂的頂峰),所以歌詞中常出現過去與未來疊合,時間順序倒錯,以及尋找烏托邦的字句。

Temples音樂中的迷幻元素讓他們常被拿來與Tame Impala作比較,樂團自己也意識到這點,還在〈Oh! The Saviour〉一曲當中幽了自己一默,在歌詞中提到 Standing up like a wild impala。不過Temples的創作中濃濃的英倫味讓他們的音樂有一定的鑑別度,〈(I Want to Be) Your Mirror〉雖然歌名向The Velvet Underground致敬,但排笛般的鍵盤和不時出現的低調吉他獨奏,呈現宛如用Lomo相機拍攝紛飛花草的畫面,相當符合英式美學。〈Open Air〉、〈In My Pocket〉等曲子的鄉野景象,描寫人在自然中獲得慰藉也反映出樂團的生活環境。

奇怪的是,即使《Volcano》的製作比《Sun Structures》更注重細節,團員也蛻變為更棒的樂手,但專輯聽到後半段竟令人有些煩膩。整張專輯的歌曲主題侷限於勉勵聽者的正面話語或避世幻夢,而感受不到樂團是經過歷練而切身體悟,歌曲不容易深入人心。而他們太努力經營夢幻、唯美的形象,每首歌都包裹著厚厚糖霜,到後來就甜到無法消受。James Bagshaw的唱腔比起首張專輯略有改變,他的聲音彷彿與聽眾隔膜,不像一開始那樣易於親近。

因此《Volcano》最迷人的時刻除了單曲之外就是原音樂器使用較多的曲子,〈Oh! The Saviour〉的前半段完全都是以木吉他為基底,在其他首歌都煙霧瀰漫的情況下顯得格外清新,每一段主副歌結束就轉調一次也非常用心,結尾的鍵盤獨奏倒可以略微拉長讓情緒延續久一點。〈In My Pocket〉同樣有短暫的木吉他刷奏,為後來由Samuel Toms急促鼓點帶入的motorik節拍作了妥善的鋪陳。

《Volcano》對於Temples而言算不算每個樂團最害怕的第二張專輯魔咒呢?或許有一點吧。但我還是很喜歡他們的漂亮旋律和把各種元素組合起來的巧思。只要Temples的下一張專輯不刻意製造壯麗的氛圍,更純熟掌握音樂的強弱變化,多討論一些日常生活的事情,他們的新作我一樣會引頸期盼。

by Debby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