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lan Mondegreen - Dylan Mondegreen

by DOPM
Transient

OK,我也就不再隱瞞我的祕密了,我最愛的流行樂團是Prefab Sprout。長話短說,他們是八零年代乘著新浪潮卻沈溺於The Beach Boys 那老流行旋律中的一團。即使歌寫得再好,音樂做得再華麗,他們懷舊的情懷,讓他們在一群在電子音樂尋找著創新的八零年代團中顯得格格不入。也因此,他們始終沒有真正的流行過。我喜歡他們最主要的也是因為他們寫的流行歌實在太順口、太華麗、太好聽了。在我聽到Dylan Mondegreen今年的最新同名專輯,聽到的全是Prefab Sprout的影子。

來自挪威的這位唱作人,原名叫做Børge Sildnes,化名以Dylan Mondegreen的身分發行的這張已經是第三張專輯了。前兩張專輯他都以民謠歌手自居,靜靜的刷著吉他唱著淡如清風的旋律。我會注意到他,也是因為他在第二張專輯寫了兩首分別像Prefab Sprout 和Nick Drake致敬的歌(〈(Come With Me To) Albuquerque〉和〈A Skin Too Few〉,因為我非常喜歡這兩個音樂人,所以聽著Dylan Mondegreen的歌有種英雄所見略同的感覺。但老實說他做的音樂和兩位前者相比,那可是差的遠了。而這張,我覺得算是他跳出小清新民謠吉他,音樂製作上最成熟的作品。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應該是有製作人Ian Catt助陣的緣故。Ian Catt和許多Indie-pop界的大咖合作過,像是Saint Etienne和Bobby Wratten(The Field Mice、Northern Picture Library、Trembling Blue Stars)。因此,這張音樂的元素更加的豐富,同時依舊流行舒暢無比。但卻讓我覺得Dylan Mondegreen就像是當年Prefab Sprout懷舊著海灘男孩一般,懷舊著Prefab Sprout,也試著寫出一首接著一首流行的曲子。

Dylan Mondegreen的聲音實在有那麼點男人般的心思細膩,像Stuart Murdoch那般。即使在學Prefab Sprout的男女合音,唱著那天真浪漫的歌詞,感覺是很舒服沒錯,但情感上卻沒有很強烈(對不起,是我的問題吧!)。音樂層次上有大量的弦樂、電子合成樂,甚至還有一些少見的敲擊樂(如鋼鼓),算是這張專輯裡我最喜歡的地方。大致上,Ian Catt都操控的都相當的到位。如果你是個清新花草控,喜歡拉不拉多的,喜歡北歐民謠的,建議去找這張來聽聽看,可能會是今年Indie-pop中算是相當不錯的專輯,這原因不外乎是今年沒什麼好聽花草專輯(逃~),也或許我已經不再是純情花草控,所以沒什麼在聽(連跑帶逃~)!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