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6 瓢蟲 @ Legacy

by DOPM
Transient

先前從沒有想過有一天能親眼看到瓢蟲表演,他們對我來說一直是一種傳奇般的存在。一九九七年瓢蟲發行第一張專輯時我才九歲,一直到十年後才有機會聽到他們 的音樂,會認識到他們也是因為先喜歡吉他手琬婷的Varo、錫盤街再聽到瓢蟲。雖然他們只發行過兩張專輯,但在那個年代的台灣能有這樣的音樂實在是非常的酷,真的是非常酷的一件事,尤其還是一組由女生組所成的樂團,玩著另類、龐克的樂風,毫無矯飾的嘶吼著歌詞、還有獨特的器樂編曲,在當時絕對無人能比,可能現在也很少有台灣樂團能比的上。

當天在塑化櫻桃防爆小組炸裂的電音暖場接近尾聲時,後面的投影銀幕放起了瓢蟲以前的舊照片,那些屬於他們的青春記憶又再一次於眾人面前展開。直到四位團員站上舞台,我還是覺得他們依然年輕,更重要的是當時的音樂在現場聽起來還是很厲害。隨著電吉他快速的刷奏,聽到主唱妹妹唱〈色狼滾開〉、〈摩托車〉等 曲子,實在讓人振奮,每個環節都相當有力。她在表演時也提到保護流浪動物以及為核心價值努力,除了音樂外,還有一些必須要用行動去支持的事。因為地下社會復業被開罰,當天舞台上出現不少抗議的標語,回過頭看台灣獨立音樂的十年前與十年後,即使環境對我們不太友善,我們還是要堅持奮鬥下去。

瓢蟲的吉他手琬婷是台灣最酷的女吉他手,這次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表演瓢蟲的音樂。九八年發行的《讓太空人跳舞》是一張沒有人聲的器樂搖滾專輯,裡面的要角莫過於是琬婷的電吉他演奏,不管是效果器的使用、還是反饋的電吉他噪音,現在聽起來依舊特別,沒有刻意鋪陳的編曲,感覺就像讓人保持在一種持續旅行的狀態,而這樣獨特的聲景只有在她的吉他彈奏下才聽的到。安可曲〈國王的飛馬〉的前奏一下就讓人感動的起雞皮疙瘩,現場一陣歡呼過後,舞台前的大家跳撞成一 團,當下多希望這樣飛行天際的電吉他聲響能如此沒完沒了的一直下去。

或許每個瓢蟲團員都有各自的計畫和生活,但這次難能可貴的重新聚首,更讓大家知道瓢蟲雖然會解散,他們音樂內那股最原始的精神還是會繼續傳承下去。這個世代結束了,我們期待下個世代的到來。

by pblu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