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音樂部落客林貓王

by DOPM
Transient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很榮幸能在今年的秋樂活動現場,訪問知名音樂部落客林貓王先生,聊到他對音樂媒體的看法、今年喜歡的音樂以及他當DJ時播歌的靈感來源。

音樂媒體

DOPM:我們想問你對音樂媒體有什麼看法,例如國外網站Pitchfork?這樣的網站可以為音樂帶來什麼改變?

貓王:我覺得這些網站內容很豐富,而且能改變我們的聆聽習慣。像我最近越來越依賴NPR的First Listen,在專輯還沒發行時就能試聽整張專輯,而不是只是不過癮的一兩首歌;以前一首歌只能聽到20秒這種很封閉的形式,在NPR就被打破了。聆聽習慣被這些網站改變,是一件好事,但也讓我們很忙,內容太多會看不完。

DOPM:那你現在比較常看哪些網站?

貓王:聽音樂的話很常去聽NPR的First Listen,看的話主要是PitchforkStereogumNME。但NME的資訊太氾濫了,而且它會製造話題,除非我有鎖定某個樂團,需要搜尋相關資料,才會去大量看NME,不然它連Oasis的團員講一句話也要貼一篇文章。

DOPM:有點八卦的感覺。

貓王:對。主要看法是這樣。

播歌的靈感來源

DOPM:你現在有在當DJ,那你播歌的靈感都怎麼來?

貓王:我一開始沒有收集的習慣,後來發現不行,我現在都會收集聽到覺得好聽的歌曲,有兩種方向的收集法。一個是如果聽到一首好聽的歌,假如它的主題是失戀,我就會把它登記在「失戀」的標籤下面,我會自己做筆記把歌曲集結起來。當我要做主題的時候,我就會從這些內容去找。另一方面是有時候走在路上,我就會開始胡思亂想,想說做一些呼應現在社會狀況的主題,比如說我一直在想國慶日可以放什麼主題,好像沒有很開心的感覺。整個國家都亂七八糟的,房價也高到令人買不下去,太誇張了,所以我就決定國慶日要來做「憂鬱之夜」。

DOPM:所以這是你這禮拜的主題?

貓王:不是,「憂鬱之夜」是上禮拜的主題,這禮拜的主題是「啦啦啦之夜」,就是歌曲裡面有「啦啦啦」的。其實原本我想收集歌曲裡有「吧吧吧」的,例如Yo La Tengo的一首歌(註:〈You Can Have It All〉),但「吧吧吧」的歌收集得沒有那麼快,我就決定先做「啦啦啦」。

靈感都是亂想出來的,網友也會給一些很不一樣的建議。

DOPM:你會採納網友的建議嗎?

貓王:會,可是得想想這個主題能不能做得起來。因為有些主題是有相關歌曲,但裡面的歌很難聽。像我前陣子做「髒話之夜」,我就很擔心歌會不會很難聽,或者不是我的菜,因為罵髒話很多都是嘻哈饒舌音樂,幸好最後效果還不錯,也沒有很多嘻哈歌曲。到目前為止播出效果最好的我覺得是「性」之夜,那場有淫聲浪語,很好玩。(笑)

DOPM:現場有什麼反應嗎?

貓王:我不知道耶。能有什麼反應呢?(笑)我覺得真的很好玩。

DOPM:通常下面的聽眾都是在聊天嗎?還是會專心聽歌?

貓王:有兩種,一種都在聊天,而且聊得非常大聲,很忘我。另一種可能是一個人來,就對著歌單聽歌。一開始在卡夫卡的時候我沒有準備歌單,後來發現有人會跟我要歌單,我就決定自己做,一直到現在。

DOPM:你做的是實體的歌單嗎?

貓王:對,我會做實體歌單發給大家。

數位音樂

DOPM:你有在用Spotify之類的串流軟體嗎?

貓王:台灣不是不能用?那是合法的嗎?

DOPM:是合法的,只是因為台灣還沒授權,不能正式使用。

貓王:我的習慣是一定要找到mp3來聽。

DOPM:你會買mp3嗎?

貓王:會,尤其是做DJ工作後發現不買不行,音質真的有差,跟直接從iTunes買的音質又有差別。

DOPM:樂團官網跟iTunes的哪個音質比較好呢?

貓王:樂團官網我沒有買過,我是用Bandcamp的,可是Bandcamp有時候因為有點像宅錄,品質不太好?iTunes最方便,因為我平常就用iTunes聽音樂,只要點下購買就幫你下載好放進去。

DOPM:那你買mp3的比例現在大於買CD嗎?

貓王:沒有,還是買CD比較多。但無論如何還是要有實體檔案,因為不可能在放歌的場所用streaming的。

喜歡的廠牌和今年喜歡的專輯

DOPM:你對剛開始接觸獨立音樂的朋友有什麼建議嗎?

貓王:比如說有人聽到Adele覺得很好聽,然後發現她在XL Recordings,就想說XL是什麼樣的廠牌呢?會有人這樣嗎?(笑)

DOPM:比如說之前Radiohead來,有人第一次聽到Radiohead,覺得這樣的音樂很有趣。

貓王:這倒是有可能。剛接觸的話可以盡量聽自己喜歡的,不一定要聽得很多。

DOPM:或者是到貓王的部落格

貓王:不用不用,就聽自己喜歡的,不用聽很多,慢慢聽就可以了。像我以前聽的品味沒有很好,都喜歡一些莫名其妙的,現在聽覺得好幼稚喔,但都是一個歷程。我的工作需要聽大量的音樂,但是我不相信聽了很多音樂就會比較酷。我反而覺得把一張專輯聽得很熟,光聽前奏就知道是哪首歌,這樣更酷。

DOPM:你最喜歡的音樂廠牌是哪幾個?

Transient

貓王:我很喜歡Merge,他們發行的東西幾乎都是我的tone,還有Sub Pop,他們發的東西好像也會對到我的點,不過也不一定。我也很喜歡Fat Possum、Wichita,都是近期愛團像Crocodiles、Tennis、Best Coast的廠牌。我也喜歡Slumberland,旗下有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硬是要舉其他也是有,但也不是說那間廠牌發的都會很好聽。

DOPM:剛剛講到的好像美國的比較多。

貓王:對,其實我是美國控。如果英美硬要選一個,我會選美國。

DOPM:那你覺得英美廠牌有什麼差異嗎?

貓王:英國廠牌比較酷,有一種冷冷的感覺。美國廠牌很質樸、down-to-earth,好像會看到樂手在刷吉他。但我現在雖然說喜歡美國,真的去找喜歡的專輯又可能發現都是英國的。

DOPM:你今年有沒有推薦的專輯?

貓王:我覺得今年的質量很差... 目前我聽到覺得最喜歡的應該是Beach House的專輯,但是這一張也沒有比上一張好。今天整體有點失望。幾個原本期待的團,做出來的東西也比較不耐聽。

DOPM:The xx嗎?

貓王:The xx我把他歸類成另一種音樂,類似情境音樂,在某一種情況下會拿出來播的音樂,但是這一張和上一張我都沒辦法排入年終十大。今年的Tribes跟The Heartbreaks我都很期待,他們的音樂我很喜歡,但是不能常聽,沒辦法很放鬆地把整張專輯聽完,或者是覺得生命被填滿了... 簡單講就是今年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DOPM:那今年台灣的音樂呢?

貓王:今年台灣反而非常豐富, 而且有買不完的感覺。今年我本來就知道他們的風格,但聽到還是覺得驚喜的是強迫女孩,尤其是他們的現場很dance-beat,可以跳舞、很龐克、又很 酷,詞曲也都很有態度,個人非常喜歡。其他還有河豚子、透明雜誌,接下來還有包子虎跟其他團要發片。今年台灣團的產量很豐富,我不知道跟錄音補助有沒有關係,因為今年錄音補助的量提高了很多,還蠻不錯的。

DOPM:所以你剛剛提到的那幾個團都有錄音補助嗎?

貓王:沒有,像河豚子就沒有,透明雜誌也沒有,他們也不需要吧。

DOPM:他們會不屑拿補助嗎?

貓王:有的可能會吧,或覺得自己來就可以了。補助其實也只是一個刺激的方法。

今年喜歡的現場

DOPM:你今年最印象深刻的現場是哪一場?

Transient

貓王:噢,天哪,我可能要回去翻一下。Death Cab for Cutie吧,我覺得那場超級好看的。主唱在台上一直噴汗,他是真人灑汗機。而且我原本期待沒有很高,上次在日本看覺得還好,但已經過了四五年了,他們有非常大幅度的躍進。

DOPM:今年就是這場了?

貓王:對,很嗨,剛好Ben Gibbard今年也要推出新專輯,目前只聽了一遍,但還蠻喜歡的。我很容易被這種普通、質樸、單純的東西吸引。

DOPM:你有去看Radiohead嗎?

貓王:有啊,我有去,但很失望。失望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不好,而是因為他們太厲害了。我很早就去排隊,還站到前五排。主唱離我超近的,看到那一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神就在我面前。

DOPM:那為什麼會失望呢?

貓王:因為都表演電子時期的東西,當然去看之前就知道了,可是那種失落是沒辦法解釋的。很像是去吃頂級的食物,可能很高級,但你最喜歡吃的可能還是路邊攤的小籠包。或者是那個廚師之前做過別的料理,他只要炒一盤青菜就很好吃了。其實我一直很懷念Radiohead過去的曲目。

DOPM:《The Bends》時期的嗎?

貓王:對啊。甚至我一邊看一邊扼腕為什麼沒有跟到《In Rainbows》時期的巡迴,畢竟《In Rainbows》也有很多吉他歌曲。

DOPM:你不喜歡他們最新的專輯(註:《The King of Limbs》)?

貓王:完全沒有感覺,也不是這麼說;他們真的很厲害,這張專輯的音樂也很好聽,但是我會把它當成背景音樂。

對樂評的看法

DOPM:你當初為什麼會想寫樂評呢?

貓王:我並不想寫樂評,大家都錯怪我了,我一開始是寫部落格。如果大家去翻我以前的文章,會發現寫得很不好,我自己也很想刪掉。就像一個樂團去回顧一開始的Demo,會覺得很爛,很想讓它在市面上絕跡。我其實一鍵就可以辦到,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一直留著。我連看2010年的文章,都會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DOPM:那表示你有在進步。

貓王:也沒有耶。我都是這樣,今年寫的東西,明年看就會覺得很糟糕。我原本的興趣是寫部落格,後來才有人找我寫雜誌的文章,然後我也開始做雜誌,等於是自己找自己寫。一開始當然會有些成就感,文章被刊在雜誌上很開心,之後就越來越多人找我寫,不過那是很後來的事了。

可是越接越多之後,我自己就開始反省,這樣來者不拒是對的嗎?比如說有一個邀稿的團,我可能對他們只有50%的愛而已,但還是要付出100%的時間去寫。如果我100%愛某張專輯,我又為什麼不寫呢?

大家可能看一個樂評有很多稿子刊在很多地方,覺得很厲害,但對我來說那不是一件很風光的事。如果可以寫自己喜歡的東西不是更好?我之後覺得,如果可以在部落格上講自己真正想講的話,不會被刪字,不需要配合雜誌去寫一些比較整齊的文字,才比較自在。我最近的方向是這樣,寫自己真實的感受,那不是雜誌的稿子可以辦到的。

DOPM:你對台灣的樂評有什麼看法?

貓王:我覺得很爛,包括我自己。(笑)

DOPM:這可以刊出來嗎?(笑)

貓王:可以刊啊。我不是說大家都很爛,只是我們的身份也只能冠「樂評」的頭銜,不能冠「寫手」,變成我們一定要去評論東西,但這不是我想做的。我的出發點是想分享我喜歡的專輯。

DOPM:你不喜歡寫評論?

貓王:對啊,例如Radiohead的新專輯我不喜歡,我就不想花時間去寫,那也需要很大的力氣,因為罵人也必須罵得有道理。我不喜歡「樂評」這個名詞,只是因為我的職業就是這樣,一定要被冠上這個名稱,這時候「作家」就很幸福,他們不會被稱作「觀察家」之類的,這其中是有差異的。我說很爛是因為我們沒有一個確切的職稱,我覺得只要叫我「部落格寫手」就可以了。

DOPM:但是不要叫你樂評?

貓王:對,連DJ我都覺得很奇怪,因為我不是專業的DJ,我也不會刮碟。可不可以只叫「放歌與分享者」?可是這樣好長。(笑)我的放歌時間是在播歌與分享,把一些歌組合起來,這樣而已。

然後我希望有更多人出來書寫音樂,這是一件很棒的事。

DOPM:書寫音樂對推廣音樂有幫助嗎?

貓王:一定有,在搜尋中文資料的時候一定會看到某張專輯有誰寫過。雖然很多樂團對書寫這件事不以為然,但我覺得這件事是一定要去做的,而且以後也會留下來的,希望大家可以盡量寫。

實體唱片銷售

DOPM:最近很多唱片行關門了,你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貓王:不知道耶,我前兩天才去買唱片,可是唱片行越來越少了。上禮拜去佳佳唱片買新的濁水溪公社專輯,唱片行店員就說他們最近都很閒。我很疑惑,他說店裡也沒其他人,我一看才發現,真的耶。我問說是不是最近經濟不景氣,但是他說今年一整年都很慘澹。我很擔心還能不能經營下去,因為一張唱片唱片行賺得其實很少,只有二三十塊,不如去賣雞排。賣唱片像是慈善事業。

DOPM:你有想過自己賣唱片嗎?

貓王:我有考慮過,因為已經有架貓王不討喜的網站了,可以順便賣唱片,而且只賣自己喜歡的,我也決定要嚴格遵守原則,只賣我自己評分五顆星的專輯,其他不賣。可是後來發現利潤真的不高,還要去寄貨、包貨,其實很累,另一方面是,如果真的這樣做,那我部落格的文章還有人會相信嗎?如果我是賣東西的人,一邊寫文章,大家一定會覺得其中有關連。所以就想說算了,就算我的出發點很良善,別人可能會想成別的方向。

比如說,我有一次寫The Vaccines的現場,我真的覺得很好看,但我看到有人轉貼,順便附註說我喜歡是因為我有去接待樂團。我都快崩潰了,但也沒辦法,別人要怎麼說都隨便了。

音樂雜誌甘苦談

DOPM:你之前是做音樂雜誌的吧?

貓王:對,做了三年,但是工作要全包,除了美術之外都是我一個人做。另外我還兼行銷和企畫,有時候還兼送貨。比如說我去小白兔買唱片,業務會請我順便帶一箱貨過去。長久下來太累了,而且我長時間做同一件事,就會想做些別的。

DOPM:但你對做雜誌這件是有熱情吧?

貓王:對,音樂雜誌前我是做視聽雜誌的。看到自己的文字被印成書,不管原本寫得怎麼樣,好像都會變比較好看。

訪問樂團、秋樂想看到的團

DOPM:你應該訪問過很多樂團?

貓王:對,不過我很害怕樂團完全照新聞稿上面的內容講。

DOPM:他們有新聞稿嗎?

貓王:有,比如說創作某一首歌背後有什麼故事,他們都事先寫好新聞稿。我很怕他們是照本宣科在回答問題。

DOPM:你訪問前會先給他們看問題嗎?

貓王:規定是要這樣,但是我不會照給他們看的順序問,我可能會從第一題跳到第十題,再跳回第二題。我是以聊起來順為主。我出門前會先看一遍訪稿,大概記起來,和樂團聊的時候就一直聊下去,到最後再看有沒有漏掉的。我比較重視訪問時的流暢度和是不是真心在聊。

DOPM:你這兩天有最期待看到誰嗎?

貓王:我想再看一次棋盤上的空格,但是他們今天沒有來。剛剛的少年維持的煩惱也蠻期待看到的,但他們Bass手沒有來,現在是代打的Bass手,我之前沒看過他們表演,但我很喜歡《城市躁動》這張EP,剛剛講到今年喜歡的專輯漏講了這張。

Forests(森林)也做得不錯,他們一錄完馬上又在想新的要做的東西了,他們的現場我會想要去看,很帥。

DOPM:最後要問,你對台灣音樂有什麼期許嗎?

貓王:希望可以多發一些片,多一點合作,讓這個場景有經濟支持的力量可以繼續下去是最重要的。應該要說對政府的期許,請趕快把旗艦型唱片企畫的錢砍掉,然後 拿那些錢補助一些獨立樂團,因為那個企畫的錢就足夠補助所有樂團了,總共有一千兩百萬,可以造福更多人應該比獨厚一團要好多了。

台灣其實比香港幸運,我們的獨立音樂場景比他們發展得成熟,希望政府可以重視,讓消費力進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