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9.22 Wilco @Greek Theatre, Berkeley CA

by DOPM
DSC03287.JPG

這幾年養成了一個習慣,計畫旅遊行程時,必定先打開Songkick.com,稍微瀏覽一下旅行期間該地區有哪些想看的演唱會。而這次的美國行,Wilco的演唱會便因此成了既定的主要行程之一。他們恰好在研討會結束後的隔週週末,將他們全美巡迴演唱的落腳於UC Berkeley,而我的行程也就隨之將舊金山近郊當作主要根據地來做規劃。

這次的演唱會場所 — Greek Theatre,是個隱身於UC Berkeley校園的戶外劇院式場地,距離Berkeley Downtown的BART站約有2公里左右的路程,從BART站外可直接搭公車前往,路途中會經過以Telegraph Ave與Durant Ave為中心的嬉皮區,Amoeba Music Berkeley便座落於此。

Greek Theatre 除了符合其名地做為戲劇演出場所之外, 它亦是舊金山灣區舉辦中型演唱會的主要場地之一,在Wilco這場演唱會前一週的週末,My Morning Jacket即在此地開唱,若非考量到當時的交通以及與父母同行的行程疑慮,個人是極度想將My Morning Jacket與Wilco一網打盡,畢竟這兩團皆可說是千禧世代後的美國代表性樂團。

演唱會當天我提前一個小時來到Greek Theatre,先前在Ticketmaster上購票時選擇Will Call的取票方式,這對外國籍旅客而言是個相當方便的措施,只要在演唱會開演前於場地外的Will Call窗口出示身份證件變可以拿到門票,對於大老遠飛越太平洋來到加州西岸聽這場演唱會的我而言,實體門票終究是比自己印出一張紙來得更有紀念價值。

Greek Theatre本身是個以舞台為圓心做扇型發散的階梯式場地,舞台前有一小塊區域供樂迷充當搖滾區,大小約末是The Wall的人數容量,而後方階梯座位席視野較好的區域則早早就佔滿,由於座位席是石子地板,當地樂迷幾乎人人都專業地帶著野餐地墊或座墊到現場,從外表上看來,與其說這是場演唱會,倒不如說更像場有現場樂團演奏的戶外野餐聚會。

第一次在美國看表演且又是獨自一人前往,放眼望去全場沒半個亞洲面孔,心情難免雀躍與緊張相伴,甚至慌忙到忘記美國演唱會有暖場團的慣例,準時七點半一到我就跑下去搖滾區站著等Wilco出場,結果光暖場團加上後續的setting時間就耗掉一個半小時,等到Wilco登場時,不經久站的我已然有點腰酸背痛。

演唱會的開場曲目和新專輯一樣,〈One Sunday Morning〉清淡悠遠的獨唱頗適合在這個安靜的校園場地裡開場,而接續的〈Art Of Almost〉則轉瞬讓Wilco從Folk Rock Band 搖身一變,後段Nels Cline帶來的巨幅飆奏搭配現場燈光效果,遠比專輯版來得驚心動魄,有著美國傳統硬漢老派搖滾的風格。三部曲最後的〈I Might〉成功炒熱現場氣氛,現場觀眾從前一首歌的震懾中甦醒,開始不間斷地高聲合唱。

緊接著是老歌回顧,〈You Are My Face〉與〈Impossible Germany〉這兩首Sky Blue Sky裡的經典歌曲毫無疑問地引起全場騷動,現場聽著〈Impossible Germany〉真有種美夢成真後的超現實感。而在幾首不太熟悉的新歌之後,這晚的重頭戲登場,熟悉的小提琴聲音拉開序幕,沒錯!是〈Jesus, etc.〉!說自己非常熱愛這首歌似乎有點怪,因為歌曲的創作起源是來自那場所有人都不樂見的災難,然而〈Jesus, etc.〉確實是首充滿治癒能量的歌曲,是讓人抹乾眼淚重新站起的歌曲,Our love is all we have...Last cigarettes are all you can get...Turning your orbit around...光是聽到這首歌就讓人覺得此行已然圓滿,錯過〈Heavy Metal Drummer〉、〈I Am Trying To Break Your Heart〉似乎也沒啥大不了。演唱會最後在〈On and On and On〉的無敵大合唱下結束,回頭一看才發現Wilco是十足的美國宅男團,現場八成以上的觀眾都是30歲以上的中年男子,果真十足美國硬漢風格。

後記

〈On and On and On〉後的安可曲目其實多達八首,但因演唱會時間遠遠比我原先預期的要來得晚,因而提早離開而無緣看到最後的安可是否更加瘋狂與精彩,即便略有遺憾,但離場時心頭餘音繚繞著〈Jesus, etc.〉,心裡明白我已足夠幸運。

by Headphone Youth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