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虎 - 所在

by DOPM
包子虎所在.png

在唱片行看到《所在》擺在架上,心想這張專輯的包裝也太大氣了吧,由淺橘色的紙頁圍起兩片厚實的厚紙板,拿在手上像是拿著一本精裝書兼防身武器,延續了上張專輯《Highway Children》將唱片藏在摺紙裡的方式,買回來拆開後,手工折成的紙頁還能展開成大幅的海報,就像他們音樂裡的情緒都是微小而巨大的,我很喜歡這樣具有巧思的專輯包裝。

不同於《Highway Children》的低傳真感,《所在》的錄音品質可以說是大幅提升,每一樣樂器聽起來都相當扎實有勁,猛烈的吉他刷扣,爽快的吉他獨奏,搶耳的貝斯律動,主唱佑子還是用生命在唱歌,這種唱法幾乎是集所有力氣於喉頭,那並不是單純的吼叫,而是真實情感的流露,切切實實的踢了檯面上所有虛假的搖滾樂一記屁股。

包子虎的音樂不只聽起來熱血,歌詞更是熱血的充滿感情。〈Second Time〉的歌詞寫著:「管他是不是還能有明天,只要保護好帥氣的臉」實在是硬漢的帥氣卻又好像是長大後才能體悟到的什麼。同名歌曲〈所在〉是整張專輯中 的核心,佑子用台語唱著過往事,在經歷所有無情的歲月摧殘後回憶青春時的迷惘,而那樣的迷惘始終是我們的歸屬和最初的所在。

雖然依舊聽不懂〈天才與白痴〉唱的是什麼,但「清早起來吃早餐吃完才有力氣,吃完早餐出去玩看看要去哪裡」這句真是生活化的有趣,給人一股朝陽般的能量,比其他早餐歌還厲害。

從第一首〈吼〉到〈行進曲〉像是《所在》的第一部分,從〈行進曲〉後則是第二部分,即使沒有刻意強調,《所在》的專輯概念性卻隱隱的浮現在耳際。我覺 得佑子寫詞很厲害的地方是,用很簡單的字句就可以把很美的畫面勾勒出來,像在〈鹿的淚〉唱道的:「日夕時將夜,小倉山鹿鳴。鹿鳴悲壯裡,去盡是秋聲」裡面相當有影像感,除此之外,這首有很棒的旋律,還有奔馳的噪音吉他都使得曲子更加生動。

《所在》的好聽之處就在於歌曲的流暢度,專輯每一首歌的節奏都是動起來的,如同駛上公路的快車,讓歲月濃縮在這段不長也不短的車程中,讓速度感帶你回到鄉愁的所在。最後的〈小鳥〉唱著:「穿越了悲傷的街,穿越了希望的夜,看遍了冷漠的臉,讀遍了荒唐的眼。期待一個完整的世界,等待一個美好的明天。」我們會知道,帶著滿身傷痕到達旅途終點並不是結束,而是帶著更深的期待無畏的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