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1 Sigur Rós @ Taiwan University Stadium (台大體育館)

by DOPM
sigur.jpg

自從在大螢幕上看過Sigur Rós的紀錄片《Heima》後,不禁會對Sigur Rós的現場演出有美好的想像,尤其是想像自己能在深山或是海邊聆聽到他們真實的聲響,感覺那樣的靈氣就是與大自然源於同處,如同他們家鄉冰島壯闊的自然 景色一般,脫俗於世。不過這次來到台灣演出雖然舉辦在室內場地,和自己腦中的美好畫面有所不同,但還是很高興他們遠渡重洋來到這塊土地上為大家帶來這場演出,畢竟這次終於不用再聽他人述說他們的現場有多驚人,因為我們即將親耳體驗到這世界上最動人的聲音。

不知是否坐在B區位子的緣故, 一開場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焦糊,弦樂組和主唱Jónsi的聲音特別嚴重,和印象中他們音樂裡所呈現出的透澈度有點小落差,不過這也阻擋不了Sigur Rós表現他們優異的現場功力。我最喜歡的Sigur Rós專輯是《Ágætis byrjun》和《( )》,所以當聽到這兩專輯的曲目總是特別有感覺,像是《( )》裡的〈Vaka〉有一段日子一直是我進入睡眠的前奏曲,而現場的〈Vaka〉聽起來特別動人,平靜卻深沉,如同一條連接現實與夢境的橋梁。而夢境的這端是〈Glosoli〉,這是一首不斷累積情緒的曲子,後頭的巨型螢幕撥放著MV的片段,如果你還記得,就是有一群孩子奔向懸崖邊的畫面,鼓手Orri Páll Dýrason踩著大鼓,整個聲音炸裂開,孩子們在奔向懸崖後都飛了起來,強烈的閃光之下,全場歡聲雷動。

接著的 〈Svefn-g-englar〉,舞臺上隨著聲波明滅著點點微光,效果非常精巧,Josi用他獨特的嗓音唱著:「啾~啾~」,最特別的一幕是他拿起吉他,將聲音唱入拾音器的位置,與之產生共鳴。聽到〈Viðrar Vel Til Loftárása〉時,螢幕上出現兩個娃娃的畫面,想起來這首歌MV中兩個男孩的故事,腦海中他們擁抱的鏡頭還是很美,這時Jónsi和全團停止了聲 音,全場突然鴉雀無聲,那一刻時間彷彿就這樣停滯住,後來聲音才又開始動了起來,或許說的有點浮誇,但我確實以為世界在那幾秒內是停止不動的。

聽到〈Hoppipolla〉前奏,大家都歡呼了起來,澎派的弦樂聲響起,不少觀眾衝向舞台前方,聽到這麼振奮人心的旋律,真的是不激動也難。如同 〈Glosoli〉的情緒累積,〈Festival〉將整場演出帶向另一個高點,以歡度節慶的演奏方式,將弦樂、音牆、大鼓、小鼓積累爆發出來。綠光四 射、電氣感十足的新歌〈Brennisteinn〉或許揭示了Sigur Rós音樂的新方向,不知為何讓我想起幾個月前Radiohead的現場,Jónsi唱風一變,宛如Thom Yorke上身,老實說〈Brennisteinn〉聽起來還頗像《Hail To The Thief》時期的曲子,帶有陰沉的跳舞感。

《( )》專輯裡的最後一首曲子〈Popplagið〉無疑是最棒的終曲。除了「震撼」兩個字我還能多說什麼呢,Jónsi以弦拉奏電吉他所創造的環境音牆,可 以說是近代搖滾樂中最特別的聲音,在〈Popplagið〉中更表現出此聲音的極致,也是Sigur Rós音樂中兩種衝突概念共存的體現,重生與毀滅,缺一不可。

演出結束後,大家絡繹不絕的掌聲給了他們最好的肯定,他們也肩搭肩出來謝幕了兩次,真的相當可愛。如同專輯名稱《Takk...》,感謝一直是他們音樂的初衷,我們也懷著感激之情,感謝Sigur Rós,感謝這個美好的夜晚。

by pblu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