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Big Day Coming: Yo La Tengo And The Rise Of Indie Rock》

by DOPM

完整收錄十萬個關於 Yo La Tengo 的「你知道嗎?」

優拉糖果的故事,沒有一舉成名的處女專輯,沒有在體育館裡受著上千萬人的膜拜,沒有凱迪拉克的轎車,沒有吸毒放蕩的私生活,沒有迷失於金錢與成名的墮落。這樣的故事會搖滾嗎?會好看嗎?當然搖滾啊!因為橫跨了三十年的音樂生涯,他們還能不斷地在創作試著寫出更多的好音樂。這跟普通搖滾樂團走下坡的路線完全相反,不搖滾嗎?

音樂上,優拉糖果是一支獨一無二的樂團,他們的音樂上承襲了各門各派樂風的影響,做出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但卻又始終屬於他們的聲音。如果樂迷由優拉糖果聽的音樂回頭聽過去,可以發掘許多非常優秀但可能被忽略的音樂人。但是,我不知道樂迷是不是都會這樣去聽音樂。如果沒有也沒關係,這本書就是為了滿足那些充滿好奇心的樂迷去更了解他們,去發掘更多好音樂的機會。對我而言,優拉糖果算是可以陪我一輩子的樂團,而這樣子的樂團實在真的不多。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很耐聽。

我想作者Jesse Jarnow很清楚喜歡優拉糖果的人是那些人,通常他們不是得了重度音樂癮的人,就是獨立非主流意識強烈的人,還有另外一種人-Geeks(會在論壇裡挖掘任何瑣碎資訊的人)。我想這是相對的關係,因為優拉糖果本身就是擁抱非主流的Music Geeks,也難怪他們的粉絲亦是如此。而大致上這本書就是朝著這三個方向而寫的。

重度樂癮,可以在這本書的後面的附錄〈Selected Non-Yo La Tengo Discography〉看到那些對於優拉糖果及他們的歌迷來說特別重要的專輯,有Big Star、John Cale、The Clean、the dB's、Dinosaur Jr、The Feelies、Half Japanese、Daniel Johnston、The Kinks、Mission of Burma、NRBQ、Sun Ra、VU等。而光列出這些就可以看到低傳真、噪音、硬地搖滾、民謠、龐克、爵士、實驗等成分真的對他們影響很深。另外,Ira和James本身在成為音樂人之前也都是聽了大量音樂幫音樂雜誌寫樂評的寫手,開始玩團後音樂的收藏更是驚人。

獨立精神,不難在作者嘗試描繪出那個有地下音樂誌,有大學電台,有地下酒吧的八零年代嗅出。地下音樂誌讓這群熱愛音樂的人,透過文字用力的讚揚他們喜歡的音樂,用力地罵他們不爽的專輯。大學電台讓DJ想放甚麼就放甚麼,你要放20分鐘的實驗爵士演奏曲或是朗誦詩歌也沒人會哭邀。私人的地下酒吧讓一群連樂器都彈不好的人可以有機會上台表演。聽起來好像他們在亂搞,看起來好像也是,但其實並不是的。原因在於Integrity(品格)和Taste(品味),少了一樣,就算在自由獨立的環境,也只會像是場鬧劇。而也因為這樣的環境,醞釀出了後來所謂的獨立音樂界…,不過當時的獨立音樂界跟現在的已經差很多了,不變的是優拉糖果。獨立音樂界應該也是書中最強調的,詳細記錄了他們在音樂圈混了這麼久,幹過樂評、電台DJ、宣傳、現場PA、製作人、樂手、司機、搞廠牌,甚麼都是DIY自己來。獨立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再只是一種精神,而是身體力行的原則了。

Geekdom(樂迷守則),這個你可以從作者詳細的深入調查發現一些可以知道也可以不知道關於優拉糖果的事,但既然有人幫你整理成一本書了,知道也不錯。你知道嗎?《Elect-o-Pura》名字的來源是來自墨西哥製造的一種汽水!而專輯《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 Out》名稱的靈感是來自於土星上的Sun Ra爵士樂團嗎? 你還知道嗎?他們在1998年曾經為經典的辛普森家族錄製過迷幻版的電視主題曲。而整本書裡幾乎都在敘述這些事,我想作者自己假設讀者都已經對優拉糖果的音樂相當熟悉了。

在他們數次踏上台灣的土地上,帶來他們扭曲的噪音,甜美的芭樂歌,已經擄獲不少台灣Indie樂迷的心。我希望,台灣已經有出版社買下這本書的版權,已經有優拉糖果的粉絲開始在翻譯這本書。也希望,台灣的歌迷們能很快就能看到這本書的中文版上市。

寫這篇本來就不是閱讀心得報告,而只是提醒你記得要看這本書,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愛優拉糖果。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