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iott Smith的樂團朋友(上)

by DOPM
elliott_smith.jpg

Elliott Smith的歌曲中充滿了哀傷、寂寞與疏離,或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是個獨來獨往的人。實際上在他有限的生命中,他擁有許多好朋友,這些好朋友有些見證了他人生中的黑暗時刻,卻也與他分享更多美好的回憶。在他們的口中,Elliott Smith是個善良、溫暖、風趣的人,而我們也可以從Elliott Smith和朋友合作的音樂以及他的朋友組成的樂團,來拼湊出Elliott Smith生命的樣貌。

要瞭解Elliott Smith,就不能不提到他和許多音樂人好友發跡的城市波特蘭,這個美國奧勒岡州的城市和其他美國西北部地區一樣,基督教信仰的力量式微,居民較其他地區的民眾熱愛閱讀與思考,不過也是各種非主流教派的發源地,另外,藥物與酒精濫用的情形也很普遍。Elliott Smith待在波特蘭的時間並不算長,只有高中和大學畢業後到二十歲後半的時間,之後他就搬到紐約和洛杉磯,不過在波特蘭的日子可以說是他人生中的黃金階段,他在這邊除了完成個人前三張專輯《Roman Candle》、《Elliott Smith》和《Either/Or》以外,同樣重要的是,他和大學同學Neil Gust組了他第一個認真經營的樂團Heatmiser,並帶動了波特蘭在九零年代的音樂場景。以下我將會介紹Heatmiser和相關樂團,以及Elliott Smith住在波特蘭時的音樂人好友和他們的創作。

 

Heatmiser.jpg

Neil Gust、Heatmiser、No. 2

Elliott Smith和Neil Gust是麻州Hampshire College的同學,他們從1987年認識以後就開始玩團,但是要到1991年兩人畢業並回到波特蘭,他們才比較認真看待Heatmiser這個樂團。深受鄰近城市西雅圖的Grunge場景影響,Heatmiser前兩張專輯《Dead Air》和《Cop and Speeder》玩的都是Grunge音樂,雖然沒有明顯特色,但他們誇飾的情感和聰明的編曲已經獲得一些肯定,Elliott Smith和Neil Gust兩人都有寫歌並且負責主唱。後來因為Elliott Smith個人專輯的受歡迎程度超過Heatmiser,樂團在推出第三張專輯《Mic City Sons》(1996) 之前便宣告解散。即使是告別作,《Mic City Sons》是Heatmiser的專輯當中最值得一聽的,團員跳出原本的框架,降低吉他聲響的失真程度和音量,但仍不減搖滾力道,所以歌曲聽起來有著軟性一點的Grunge風格。Elliott Smith的創作〈Get Lucky〉、〈Plainclothes Man〉等曲子都有漂亮的旋律,讓人琅琅上口,而Neil Gust的〈Cruel Reminder〉則焦躁、慍怒卻又有種古怪的趣味。

 

Heatmiser解散之後,Elliott Smith和Neil Gust似乎並沒有交惡,兩人經常在對方的專輯上跨刀,Neil Gust在Elliott Smith同名專輯的歌曲〈Single File〉上彈吉他,還設計了《Elliott Smith》和《Either/Or》的專輯封面。Elliott Smith則製作了Neil Gust新團No. 2的首張專輯《No Memory》,並在〈Critical Mass〉和〈So Long〉這兩首歌上唱合音。一直到Elliott Smith過世當年(2003年),兩人都還有音樂上的合作,No. 2樂團在Elliott Smith的洛杉磯錄音室錄了一首歌曲〈Who's Behind The Door?〉。

 

No. 2的音樂延續了Heatmiser最後一張專輯《Mic City Sons》的風格,寫出許多精巧的indie rock歌曲,可惜他們始終沒有走紅。Neil Gust最終放棄了音樂事業,改為從事設計,去年他在個人的Soundcloud頁面發表了三首新歌,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願重回樂壇。

 

Quasi、Sam Coomes

 

Quasi是這篇文章介紹的波特蘭樂團當中最常青的一支,由Heatmiser後期的貝斯手Sam Coomes和他的前妻Janet Weiss組成,從1993年成立開始,樂團已經活動了二十年,最近Quasi正好推出新專輯《Mole City》

quasi.jpg

 

生涯大部分的時間中Quasi都是雙人組合,不過他們的創作元素很豐富,音樂旋律性高,Janet Weiss的鼓活力充沛,Sam Coomes的鍵盤活潑靈動,他的聲線介於Built to Spill的Doug Martsch和The Flaming Lips的Wayne Coyne之間,彷彿青春永駐,近年來Quasi也玩一些Drone式噪音。

Elliott Smith在1998、1999年為《XO》巡迴時,Quasi是他的暖場團,有時候Elliott Smith會上台幫忙彈Bass,這個影片可以看到他們當時巡迴的幕後花絮。Quasi也和Elliott Smith一起加入其他樂團的專輯製作行列,例如The Go-Betweens的專輯《The Friends Of Rachel Worth》和前隊友Neil Gust的樂團No. 2的專輯。

 

Sam Coomes和Janet Weiss在獨立音樂界都非常活躍,Sam Coomes曾加入Built to Spill,而Janet Weiss是樂界公認最厲害的鼓手之一,她曾是Sleater-Kinney和前Pavement主唱Stephen Malkmus個人專輯的伴奏樂團The Jicks的成員,她最新的Quasi以外的計畫是獨立樂團Wild Flag,相信之後還會聽到很多Elliott Smith這兩位好友的作品。

 

 

tumblr_lm09guQXnz1qhsywno1_500.jpg

Joanna Bolme、The Minders、The Spinanes

Elliott Smith住在波特蘭時,曾和Joanna Bolme交往,據說和她分手還有Heatmiser樂團的解散,最終促使了Elliott Smith離開波特蘭這個傷心地,Elliott Smith的一些歌曲實際描寫了這段關係,例如〈Say Yes〉、〈Happiness〉,兩人在分手還維持朋友關係。在Elliott Smith過世之後,Joanna Bolme和他長期合作的製作人Rob Schnapf協助將他生前未發表的作品整理成2004年的專輯《From a Basement on the Hill》。

 

Joanna Bolme參與過許多樂團,曾加入The Minders、The Spinanes和Stephen Malkmus and the Jicks,其中獨立樂團The Minders特別受到Elliott Smith的喜愛,The Minders過去是Elephant 6 Collective的一員,曾經幫Elliott Smith暖場,Elliott Smith也翻唱過一首他們的歌曲〈Hooray for Tuesday〉。

 

另一個Joanna Bolme曾經待過的樂團The Spinanes和Elliott Smith的關係也很密切,該樂團的主唱Rebecca Gates在Elliott Smith的歌曲〈St. Ides Heaven〉上擔任合音,同樣地,Elliott Smith也在The Spinanes的第二張專輯《Strand》上唱合音。

 

 

 

Pete Krebs、Hazel

 

波特蘭最著名的唱作人如果是Elliott Smith,那排第二的大概就是他的好友Pete Krebs。Pete Krebs和Elliott Smith住在波特蘭時,有時候會一起到工地工作來賺取生活費。兩人在1994年的時候,還在Quasi鼓手Janet Weiss家的地下室錄了一張雙面單曲〈Shytown / No Confidence Man〉,即使是玩票性質的作品,在Elliott Smith的歌曲〈No Confidence Man〉上,我們彷彿可以聽到即將盤據Elliott Smith生命的黑暗已經成形。

 

Hazel.jpg

Pete Krebs在九零年代到兩千年初期出了幾張個人專輯,其中由Elliott Smith製作的《Western Electric》(1998) 最受到肯定,整張專輯只有Pete Krebs的歌聲和吉他,描寫了幽微的悲傷情感卻沒有陷入全然的絕望。喜歡Elliott Smith的音樂的朋友,應該也會喜愛Pete Krebs的作品。

 

Pete Krebs曾領軍的樂團Hazel和他的個人作品大相逕庭,他和鼓手Jody Bleyle擔任雙主唱,玩著挑釁的noise rock,他們還找了Fred Nemo這位比團員都大二十歲的現代舞者入團,當團員演奏音樂時,Nemo就在台上翻騰、爬上音箱或丟擲東西。Hazel的每個決定都希望能讓樂團在搖滾史上留名,最後即使他們只在九零年代中期於獨立廠牌Sub Pop發行兩張專輯《Toreador of Love》、《Are You Going to Eat That》和一些EP便停止活動,至少他們當初所作的事是另類且與眾不同的。

 

ToElliott_FromPortland.JPG

Sean Croghan

Sean Croghan和Elliott Smith及Pete Krebs齊名,也是波特蘭知名的唱作人。他是Elliott Smith住在波特蘭時的室友,他說過:「即使Elliott Smith正在經歷生命中的美好時光,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都是最可怕的地獄。」在Elliott Smith的波特蘭好友當中,他是比較願意受訪的一個,並參與了2009年側寫Elliott Smith的紀錄片《Searching For Elliott Smith》。他和Joanna Bolme也籌劃了2006年的Elliott Smith致敬專輯《To: Elliott, From: Portland》。

在音樂界打滾多年,Sean Croghan只出過一張專輯《From Burnt Orange to Midnight Blue》 (2001),現在已經很難找到,如果從他翻唱Elliott Smith的歌曲〈High Times〉可以聽出任何端倪的話,Sean Croghan的歌聲與吉他演奏帶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背景的噪音更是令人坐立難安。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