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 Rubdown - Dragonslayer (2009)

by DOPM
dragonslayer-sunset-rubdown.jpg

因為非常喜歡加拿大音樂人Spencer Krug化名的Moonface今年出的專輯《Julia With Blue Jeans On》,忍不住又拿他過去的作品出來聆賞。Spencer Krug是近年來獨立樂界最活躍且多產的音樂人之一,從2005年至今參與了多個樂團並推出至少二十張作品,Wolf Parade樂團的專輯可能是其中最受歡迎的,他加入另一位加拿大才子Carey Mercer的樂團Frog Eyes,以及他和Carey Mercer及Destroyer的Dan Bejar一起組的樂團Swan Lake所發的專輯都極為怪異,不過他以Sunset Rubdown名義發行的專輯應該是開始Moonface計劃之前最出色的作品,而Sunset Rubdown2009年推出的最後一張專輯《Dragonslayer》為這個計劃作出了最棒的生涯總結。

Sunset Rubdown原本是Spencer Krug的個人計劃,隨著創作趨於複雜,Krug便找了其他團員入團,到了發行《Dragonslayer》時,Sunset Rubdown已經是五人組合,新加入的鼓手Mark Nicol讓Sunset Rubdown的音樂聽起來更富韻律性,不再像是Spencer Krug的一人獨秀。《Dragonslayer》完全是現場收音錄製而成,整張專輯聽起來非常自然並且充滿生命力。

《Dragonslayer》只有八首歌曲,每首歌都超過四分半鐘,終曲〈Dragon's Lair〉更長達十分半鐘,但是Krug和團員似乎下定決心要讓歌曲的每分每秒都獨具意義,每首歌的結構都以戲劇化的方式演變數次,帶聽眾踏上驚奇不斷的音樂冒險之旅。他們的音樂中有足夠令人留下印象的重複片段,但即使是重複之處,團員的音樂演奏每次都有微妙的不同,所以即使專輯聽了很多遍,每次聆聽都會再有新的發現,樂趣無窮。Spencer Krug略為誇張的聲音表情,特別是一些「喔、啊」的部份或許剛聽的時候不太容易接受,但他的熱情非常具有感染力,他筆下那些超現實的場景瞬間變得栩栩如生。

歌詞主題與意象正是這張專輯最令我感動的地方。Krug的歌詞就如同傳說中的那麼華麗與奇幻,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確實成功地用他花俏的語言捕捉到年輕人的生活本質。例如開場曲〈Silver Moons〉描述社會生活讓人獲得及失去的部份,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音樂人將拉砲慶祝的紙花用在悲傷的情境中。

紙花紛飛而逝,宛如馬車移動軌跡中散落的枯葉。這原本是我的宴會,直到妳請我離開,現在妳擁有了銀色的月亮 ...

我動身前往芭蕾舞會,想要展現一番那些古老的技巧。告訴新來的小朋友我把酒藏在哪裡,告訴他們的父親我要交棒了。

嘿,也許這些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你知道的,我比任何人都熱愛這些時刻。 ...

妳身上穿的禮服皺褶間,藏著洶湧海浪與廣場上的遊行示威。妳的髮絲隨著康加舞的吆喝聲擺動的日子已然逝去。

較為直率的獨立搖滾歌曲〈Idiot Heart〉探討了混亂的感情關係,Krug似乎痛恨歌曲中的對象陷入泥淖無法自拔,歌曲最後和女主唱Camilla Wynne Ingr用惡毒又帶點戲謔的字句獻給這個人。

我希望你死時穿著一雙好走的鞋,因為你要走好久才會到達你該去的地方。

〈Apollo and the Buffalo and Anna Anna Anna Oh!〉融合自然界、希臘神話和個人經驗而完全不顯突兀,Krug提到美洲野牛的絕跡、希臘神祇阿波羅和他的妹妹阿蒂蜜絲。歌曲中的主角Anna應該是因為結婚冠夫姓而「改名」,而周遭的朋友再也回不去原本天真、單純的生活。接續的〈Black Swan〉的歌詞「My heart is a kingdom/where the king is a heart/and my heart is king/The king of heart」有如繞口令一般,不過似乎也是在處理復仇、人性黑暗面與幻滅的問題,時而出現的單音鍵盤讓人想起David Bowie七零年代的作品。

旋律豐富的〈Paper Lace〉有另一個較為安靜的版本收錄在Swan Lake同年的專輯《Enemy Mine》中,此處的版本除了樂器編排變豐富以外,也多了一種悲喜交集的氣氛。聆聽時,我很好奇為什麼Krug會選擇用「紙蕾絲」來作為象徵,但它確實非常貼切地代表了美麗、脆弱、易碎的事物。

Spencer Krug在這張專輯中還打破了許多搖滾樂的常見論述傳統。我目前最喜歡的歌〈You Go on Ahead (Trumpet Trumpet II)〉是關於將創作責任或主導權讓給另一個更優秀的人。在歌曲不停歇的轉折間,完全可以感受到敘事者自己已經用盡氣力且逼近瘋狂,但接近尾聲時,他似乎打算不顧這種艱難情況而繼續撐下去,這首歌對於疲累、崩潰及勇氣的三種情緒的雜揉實在是妙不可言。假設敘事者的觀點與Spencer Krug本人一致,〈Nightingale/December Song〉就是最有力的宣言。搖滾樂巨擘Neil Young曾在歌詞中寫道「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Spencer Krug卻駁斥這種說法,他唱道,許多人嚮往像突然出現的流星一般發出耀眼光芒,但在星火倏然消逝後,他餘燼中的依稀微火到了萬物枯槁的冬日還能夠帶來溫暖。這首歌可以有多種解釋,不過Krug的態度令人耳目一新,他已經看透名氣與造神運動背後的空無,希望展開長期的音樂生涯。

終曲〈Dragon's Lair〉與專輯名稱《Dragonslayer》發音相似,是Krug愛用的文字遊戲。這首歌老實說有點太長、過於矯飾,不過其中的訊息充滿勇氣,鼓勵冒險。開頭和〈Silver Moons〉遙相呼應,敘事者離開派對,結束了某種自我探索的旅程,他已經重新上發條,準備應戰,非常有趣的是,他的敵人之一竟然是「評論家和他們失望的母親」。他周遭有些無關緊要的爭端,同時也有許多赫赫有名的英雄為他立下典範,但他的目標是要展開「更大規模的戰役」。

由於一些私人因素,或許有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再也不會有Sunset Rubdown的專輯了,除了感到惋惜以外,也很慶幸至少他們是在最美好的時刻結束,《Dragonslayer》也是一張值得一再重複聆聽的專輯。在歲末年初之際,我們需要訂立新計畫的動力和釐清重要事項的智慧,《Dragonslayer》提醒我們要奮力保護對我們來說是珍貴的資產,不要受到名氣與財富迷惑,並且勇敢追求有意義的目標。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