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 - 2013.3.3 @ 大港開唱、3.4 @ The Wall

by DOPM
P1160182.JPG

來自中國北京的三人樂團刺猬來台,肯定是個人今年最重要的音樂現場。刺猬一直是我最喜愛的中國樂團,即便是萬能青年旅店與新褲子也無法與其並駕。因此,當大港開唱與噪反台北演唱會相繼釋出演出訊息後,毫不遲疑地決定南北趕場,畢竟相隔一個台灣海峽,而我又身背不能前往中國旅遊之原罪,下回見到刺猬已不知何時,此回更該把握當下。

刺猬在大港開唱的演出被排在第二天的晚上八點,舞台則是室內倉庫場地的「女神龍」,從「卡魔麥」聽完生祥令人動容的演出後,便早早到「女神龍」舞台前卡位,畢竟刺猬可是這回去大港唯一的目的。

一開場先唱了幾首新專輯裡的歌曲:〈Dear Boy, 我想作你的女朋友〉、〈和鯊魚一起衝浪〉,雖然這些歌曲在記憶中並不鮮明,但有一件事呈現眼前無可忽視,那就是鼓手阿童木即便個子嬌小,其打鼓力道與合聲 之厚實豐沛,以及拍子的穩健,著實震懾了我的感官,那是唯有在現場演出才能感受到的強烈震撼,鼓聲在方體場館內竄動,極具縱深地由遠至近, 使聲音更顯立體。

而當〈樹〉成為第一首出現的《白日夢藍》歌曲時,即便它只是一首中版偏慢的歌曲,我仍舊開心到手舞足蹈,幾乎是從頭到尾不間斷地和著歌詞。激動情緒已將全身筋骨解放,因此當我聽到〈白日夢藍〉的吉他前奏從揚聲器的彼端緩緩送出,整個人幾乎是失去理智地嘶吼狂跳,「青春是青澀的年代,我明白明天不會有色彩,社會是傷害的比賽,當我醒來時才明白 」每個音符皆牢牢地刻印在生命記憶裡,反覆在腦中傳唱無數日子的詞語,如今竟在眼前上演。

緊接著漫長的前奏鋪陳迎來春暖花開的〈春天來了〉,〈24小時搖滾聚會〉將個人對於《白日夢藍》的依戀情懷拉向高峰,轟然而至的吉他如同Joy Division與New Order的綜合體,中段轉奏毫不遲疑地舉高雙手打起拍子,現場版本的間奏鋪陳較專輯版本來得稍長(也就是新專輯裡的D22版本),恰好適合炒熱氣氛,前排群眾更是痛快地衝撞了起來。最後,刺猬在〈燃燒的心〉濃烈的噪音音牆與憤怒情緒為這個得償所願的美好夜晚拉下終幕,然而這一切的暢快淋漓仍尚存遺憾,那首最縈繞心頭的歌曲終成遺珠,只能寄望隔日再戰。

IMAG0687.jpg

隔日清晨一早便北上趕回公司上班,但一整天思緒飄蕩、無心戀棧,終於盼到黃昏晚霞,驅車前往The Wall進行「背靠背」的刺猬二連戰。開場半小時前的地下室門口人丁稀散,看來專場演出不出所料地賣得不好,相較一年前的萬能青年旅店熱烈完售的場面,不免為刺猬今日之局面感到惋惜,也許刺猬不如萬青般集聚全力製出一張土法煉鋼、千錘百鍊後一鳴驚人的專輯,但我認為刺猬作品中對於生命的反思力道與深度並不亞於萬能青年旅店。

表 演在八點左右準時開場,大概是人少的出奇,當三位團員從後台走出來時,現場並未響起歡呼吆喝聲音,演出就在這股詭異靜謐中開啟,〈告訴他們我愛他〉成為開 場曲,The Wall現場聲音表現又比前一晚的大港現場來得更為凝聚厚實,鼓擊所產生的震撼力道更上一級,每次敲擊都像要震破五臟六腑似的。而2011年發行的 《Destroy Memories》中收錄的〈Sky Song〉則是第二首歌曲,這首曲子鼓的編法十分Joy Division,聽來有點像是〈Atmosphere〉搭上瞪鞋噪音;〈太空槍男孩〉毫無疑問是師法Nirvana的曲目,聽起來與〈Rape Me〉相似程度極高。

也許是前一天已讓等候多年的深切期盼有所發洩,加上多數曲目也與前晚相同,這晚的演出過程中,情緒顯得不再那麼亢奮,初次的感官駕馭總是較為強烈且記憶鮮明的。總之,演出就這樣一路地來到尾聲,在〈燃燒的心〉最後一聲「我操」後,團員們鞠躬謝幕、走入後台。

群眾開始鼓譟,這狀況讓我想到兩三年前大港開唱的Secret Machines,樂迷寥寥可數,喊起安可都覺彆扭,但不管如何,這安可是肯定要喊的,因為還沒望見「一望無際的麥田」。演奏完第一首安可曲〈Love Tosh〉後, 阿童木玩笑性地說「現在開放點歌時間」,腦海中沒有別得想法,這已是最後的機會,理當要聲嘶力竭地大喊「金色年華」,而團員們竟然就真的彈奏起了這首歌: 金色年華,無限傷感。腦子是一片空白的狀態,極度狂喜下大腦是會失去管控能力的,如果要補述當下的感受,大概就像在The National演唱會中聽到〈About Today〉,即便無限傷感,因為無法預測下回要再聽到這曲子是何年何月的事。卻也了無遺憾,一種飽足完滿的狀態。

by Headphone Youth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