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s Names – The New Life

by DOPM
Girls_Names_-_The_New_Life_LP_-_iTunes.jpg

Girls Names的音樂給人的感覺帶有著灰色的情緒,像一座被陰雲籠罩的城市,隨著雨珠落下時的淅瀝嘩啦聲響陷入到一種無光的空寂,但從殘存在車窗上的水珠探看出去的城市還是保留了透亮的特質。

這張《The New Life》最先會讓人聯想到八零年代的獨立音樂,不管是後龐克還是一些以Jangle(明亮)的吉他音色來譜曲的樂隊,甚至將它擺到英國Factory Records(工廠唱片)早期的發行品中也不會使人感覺突兀,你絕對想不到能把這些樂風玩的如此熟稔的Girls Names是來自美國東北邊的港口城市貝爾法斯特,不過他們並不是一支單純拷貝特定樂風的樂隊,他們更擅長將樂風融合在一塊,創造出新的聲景。

與上一張專輯《Dead To Me》相比,《The New Life》可以說是一步大躍進,拋除掉過去Indie-pop成份較多的部份,《The New Life》聽起來顯得聰明許多,無論是在編曲還是製作的每個環節都比上一專輯來得進步。樂隊的主要創作者Cathal Cully在譜寫這張專輯的期間,最常聽的是David Bowie的《Low》和A Certain Ratio早期的作品,這些聆聽經驗也多少影響了這張專輯更傾於後龐克音樂的走向。

偏向後龐克的曲式讓每一項樂器都有相當好的延展空間,在專輯的製作上多少也聽得出來受到Factory Record名製作人Martin Hannett的影響,分明的鼓擊回響、明亮的吉他撥弦與間段性的刷奏、灰暗的合成器音色,穿梭左右聲道的效果,種種都使得他們的音樂聽起來相當具有立體感。

整張專輯的節奏也是我相當喜歡的,在快與慢之中取到平衡點,融入了Krautrock那種平穩又有速度感的拍子,給人一種在音樂上頭穩穩滑行的感覺,Cathal Cully低沉的嗓音更讓曲子聽來些許漂浮。或許因為他曾待過一組Space rock樂隊的關係,《The New Life》比一般的後龐克音樂來得迷幻飄渺一些。

〈Pittura Infamante〉前奏的Bass Line還真的挺像The Stone Roses的〈I Wanna Be Adored〉(上一張也有一首〈I Could Die〉的前奏超像The Libertines)不知是否有刻意致敬的意思。從〈Hypnotic Regression〉和同名曲〈The New Life〉看Girls Names的編曲就能知道他們聲音層次的豐富,殘響的吉他刷奏與明亮柔和的吉他音色相互輝映,時而只剩貝斯與鼓擊獨奏以及微妙的電子聲響襯味,樂器與樂器間的空間聽起來相當的寬敞。

Cathal Cully說這張專輯取作《The New Life》是表達一種持續不斷改變的概念,在這一生中,你不需要一直去扮演某個角色或是一直做同一件事。在心底深處,你知道自己能夠改變,即便烏雲已壟罩了大半的人生,還得以不同的角度繼續追尋光亮。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