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8 The Besnard Lakes @ The Garage, London

by DOPM
R0011792.JPG

看The Besnard Lakes在The Garage的表演前,剛好買了這一期的《Uncut》雜誌,其中提到Radiohead在推出英搖經典《The Bends》專輯前,曾到The Garage看Jeff Buckley的演出,主唱Thom Yorke看完大受啟發,增加了使用假音唱歌的信心,這件趣聞讓The Garage這個與台北The Wall大小相近的表演場地,在我心中添了一點傳奇色彩,就算進場前我們因為身上帶了食物而被加收了三鎊寄物費,也沒有破壞興致。

加拿大樂團The Besnard Lakes創作的是氣勢磅礡、奇幻神秘的瞪鞋歌曲,賦予瞪鞋音樂史詩般的格局。他們的錄音室作品聽起來已經十分雄偉,但與現場相比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在現場所有樂器的聲響都經過放大延伸,Kevin Laing的鼓擊有如八零年代的重搖滾樂團那樣猛烈,Richard White和主腦Jace Lasek的吉他也從頭到尾嗡鳴不止。不過他們的曲子具有足夠的旋律性和流行元素,使人不至於被一連串的噪音轟炸震得頭暈目眩。

樂團以上一張專輯的〈And This Is What We Call Progress〉開場,由於當初找到這首歌的YouTube現場影片,才決定去看The Besnard Lakes的演唱會,所以能聽到這首歌對我來說是個驚喜,Jace Lasek的花腔假音在獨立樂壇中相當少見,親耳聽到更感到不可思議。接下來唱的是新歌〈Colour Yr Lights In〉,原本就是新專輯《Until In Excess, Imperceptible UFO》後半部的亮點,現場即使音量加大,但Jace Lasek和貝斯手/妻子Olga Goreas的和聲也更為清晰,反而讓這首歌展現出較為流行的另一番風貌。

唱完兩首歌,不論是樂團或是現場觀眾都感覺到不太對勁,不確定是主辦單位的決定或是設備問題,現場並沒有開空調,室內空氣逐漸變得炙熱難耐,舞台上使用的造煙機讓情況更加惡化,整個場地煙霧瀰漫,有些人因此不時在表演中間到場外或洗手間透氣。The Besnard Lakes只有幾次喊熱,頻頻拿毛巾擦汗,但還是稱職的繼續演出。他們接著唱了幾首新專輯的歌〈Catalina〉、〈People Of The Sticks〉、〈The Specter〉,之前聽《Until In Excess, Imperceptible UFO》的感受是歌曲雖然一樣奔放,然而少了前兩張專輯的生猛活力,現場聽起來似乎就沒有這樣的問題。The Besnard Lakes的團員曾說過,他們的錄音室作品都是靠即興組織而成,錄完專輯才研究要怎麼在現場彈奏,真希望專輯中錄下的是我當天聽到的現場版本。

上一張專輯的單曲〈Albatross〉現場果然驚人,Olga柔細扁平的聲音與吉他噪音形成明顯對比,歌曲採用後搖結構不斷蓄積能量,到了中段炸開成一片巨大的音牆,舞台上的煙霧也隨著溢散,Olga不斷重複著「You showed me so much」,當晚The Besnard Lakes的確向我們展示了一場聲音的盛宴。2007年專輯的歌曲〈And You Lied to Me〉是另一個高潮,以低迷的氣氛開始,慢慢加快速度,跟著Krautrock的節拍起舞時,身旁環繞著吉他riff譜出的五彩光暈。

當天正好是Olga Goreas的生日,在表演安可曲前,現場觀眾、The Besnard Lakes的團員以及暖場團Sweet Jane一同為她唱生日快樂歌,Jace Lasek並獻上深情一吻。慶祝典禮結束後,樂團彷彿重新上緊發條,表演了壯麗的史詩二部曲〈Like The Ocean, Like The Innocent Pt. 1: The Ocean〉和〈Like The Ocean, Like The Innocent Pt. 2: The Innocent〉。演出在〈Devastation〉與〈Alamogordo〉迷幻的白色噪音與綿延的Drone聲響間結束。

我們因為要趕車,聽完安可必須迅速離開,但現場有許多觀眾依然徘徊不去。一到室外便能立刻察覺場內外溫度的差異,在如此令人不適的場地,The Besnard Lakes仍能讓觀眾流連忘返,可見他們演出的精彩程度。畢竟去倫敦的機會不多,我想下次看他們現場的時候應該就會在The Garage以外的地方了吧。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