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5.31 Primavera Sound @ Barcelona

by DOPM
WP_004682.jpg

經過一天奔波,最後趕計程車到馬德里機場,搭乘八點四十五分的飛機前往巴賽隆納,抵達時間約晚上九點二十五分。身體很累卻也睡不著,因為即將參加第一個海外音樂祭,Primavera Sound,人稱歐洲的Coachella……。

匆匆卸下行李後,一行人走向海邊的Parc de Forum,接近會場後,沿路開始出現打扮入時的男男女女,人手一瓶啤酒,頭頂上有明亮的滿月高掛天空,配着Primavera Sound的霓虹燈…想著自己匆促的一天,實在難以相信身在這裡…what a life…

換了入場的磁卡與手環,穿越過入口柵欄,眼前盡是人潮…有販售自製T-shirt、獨立唱片、刺青和海報的市集,雖規模不大也有些吸睛的酷玩意,因為太想要手裡也握著啤酒就沒久留了。轉個彎,一旁是擺滿懶骨頭沙發的lounge,除了聊天也有人在睡覺,覺得這樣的設置挺有意思,跳累了就到這裡窩着用手機上網、休息。我們一行人前往一旁販售酒類、飲料的帳篷,擠過人群到吧台邊,點了一人一大杯啤酒,因為海尼根是贊助商,也就沒得挑了,連價錢也是……。

朝著計劃中要看的James Blake前進,因為是最接近入口處的Primavera舞台,早在入場前就聽到那獨特的嗓音。從不認為James的音樂可以如此沸騰,人海中有不少人專注地擺動身體,在低頻的音樂中找到自己的共鳴,我想這就是現場的魅力,他的聲音(鼻音)就有如當晚的天空,乾淨、清澈,簡單的電子元素、琴聲、鼓聲與反覆的歌詞,感受他沈著的音樂氛圍,彷彿茫茫人海都找到自己的小天地。

因為要趕去看當晚的重頭戲BLUR,在舞台還沒結束時我們以及許多人開始前往遠在另一頭的Heineken Stage,我想大家的心情可能都跟我一樣複雜,參雜難以置信與興奮難以形容的感受。途中經過三四個小舞台以及不同的餐車,買了第二杯啤酒後,來到早已擠滿人的Heineken Stage,一旁是金光閃閃的摩天輪,而月亮依然高高在上。

穿過一排又一排的人群,擠到一個無法再前進的位置,身旁盡是說著英語、法文、德文高大的青年們。在The Jesus and Mary Chain最後一曲表演結束後,我開始猜第一首歌會是哪首,沒想到短短的時間,就感受到人潮鼓動…,大螢幕上映出DAMON的身影,吉他一刷,〈Girls & Boys〉跳翻全場,一連的〈Pop Scene〉與〈There's No Other Way〉,跳到手中啤酒撒了滿身滿地,一起等著副歌大喊著「there is no other way… All that you can do is watch them play」很是爽快。隨著Graham刷出〈Beetlebum〉的前奏,每個人都興奮地等着一起唱「Beetlebum, what you've done. She's a gun, now what you've done」。看著大螢幕中鐵漢柔情的Damon唱著慢版的〈Out of Time〉與〈Trimm Trabb〉,似乎一而再地訴說着在這糟透的大環境中,我們只能向前行,就讓它走吧…。一直很喜歡這次巡演〈Caramel〉、〈Coffee & TV〉與〈Tender〉的組合,〈Caramel〉就像塑造出一道情感層次的音牆,把你帶入憂傷後,不斷告訴自己「 I gonna get over」,不斷地堆疊然後崩毀,接著,輕快的前奏一下,心情瞬間轉變,Graham捎帶稚氣的歌聲與Damon的合音一如過往的迷人,全場齊唱「Give me coffee and TV, history... And I'm brain-dead virtually!」雖然都知道〈Coffee & TV〉後會是如國歌般的〈Tender〉,在聽到吉他前奏還是起了滿身雞皮疙瘩,而身邊不相識的、來自各國的人肩並肩,高舉雙手、牽起手,一同高唱「Come on get through it, love is the greatest thing…」,「音樂讓我們成為一家人」在這時候特別有感覺,尤其在這歐債敏感時刻,但想到能親眼聽到〈Tender〉,儘管台上台下皆已人事已非,還是忍不住熱淚盈眶,畢竟那與音樂深深刻在一起的回憶還是不會變得呀。聽到這,已經覺得這一趟很值得,之後的〈Country House〉、〈Parklife〉依舊保持很嗨的氣氛合唱、跳呀跳搖擺著。〈End of Century〉、〈This Is a Low〉以及〈For Tomorrow〉,仿佛都在說著復出終將結束、世界仍舊一樣糟,不如我們就握緊當下,不回頭的朝明天走去吧。在最後的〈The Universal〉,我朝著朋友大喊「This is my dream!!!」,夢真的成真了,當初MV中脣紅齒白的少年們,如今儘管不同,但他們依舊在舞台上唱出那股倔強的意志,鼓動我們去面對那如垃圾般的摩登時代…

就在覺得要結束而感到稍許哀傷的時候,Dave鼓聲一下,Graham吉他和著、「嗚呼」、Alex挑逗貝斯,「都忘了還有〈Song 2〉!!!」 想當然又是跳翻全場,視線中已無水平可言,因為知道要結束,所以更加狂歡的吼著、唱著,短短的兩分鐘,用盡最後一分力氣與Blur合唱,享受此刻的經典與即將散場的傳奇。即使瞬間結束,也沒有人爭取更多的安可,因為想得到的都有了又何必再多求,然而,散場時大家卻不約而同地再度合唱〈Tender〉,似乎在對Blur對在場的每個人說話…我想每個人心裡都像我一樣澎湃,我再度抬頭,月亮一樣潔白、摩天輪依然閃爍,與朋友搭間慢慢離開,我想用力記得這畫面,畢竟她像夢一樣,深怕醒了就忘了。

一夥人朝著熱狗攤前去,一旁還有有機漢堡、炸馬鈴薯,月光下滿地的垃圾挺嚇人,但也只能把它當成一種另類浪漫……。準備看在Primavera Stage最後的瑞典奇團The Knife,可能是累了、或是熱狗沒想像中好吃,也可能是Blur效應尚未退去,我們在恍惚中看了後半的表演,他們一如傳說中的前衛,Karin、Olof與舞者一樣穿著像是某種民俗服裝融入在舞者群裡,找了很久才找到到底是誰在歌唱,舞台上七八個舞者沈浸在The Knife奇異的音樂氛圍裡手舞足蹈著,就如〈A Tooth for an Eye〉MV中,跳著不知算不算現代舞、難以歸類的舞蹈。現場配着燈光、煙霧與更具穿透力的歌聲,很輕易地讓你進入獨特的想像裡,台上舞者們隨著每一首歌起舞,投入的程度讓人可以感受到他們的筋疲力盡與快感,我想我在看的是一場精彩的現代表演藝術,而絕對值得再看一次。

Primavera是西班牙文春天的意思,我想之所以叫Primavera Sound不僅是因為舉辦在春天,而是來自歐洲、世界各地的我們一同享受了喜愛的音樂,相似的感動在心中如春天般的綻放,希望這段伴著音樂的回憶如同春天般讓人獲得力量。我想,唯一的遺憾與不足就是少了讓人打滾的大草地吧。

by VVYC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