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t Punk - Random Access Memory 與 Disclosure - Settle

by DOPM

無庸置疑的今年還會有更多的電子舞曲專輯,但 2013 最棒的兩張電子專輯已經趕在夏天來臨之前跟大家見面了。一個當然是目前地球上最夯的機器人 Daft Punk 的《Random Access Memory》 ,另一張則是近期在網路上爆紅的新興樂團 Disclosure 的處女專輯《Settle》。但千萬不要誤會,這不是一個巧合的意外,而是經過唱片公司與行銷團隊開會作出來的重要決定。喔喔,當然不只是為了讓唱片公司體現最大投資報酬率而已,也是為了讓你能不管在哪裡都可以看得到、聽得到你最愛的新音樂,不管是在雜誌、網站、電台、音樂祭、夜店、百貨公司或是你朋友家的派對。

url.png

把這兩張專輯放在一起寫,不外於他們之間有許多的共通點。首先,我先從他們的主流唱片公司下手。Daft Punk 今年初與 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所收購的子公司- Columbia Records 簽下了合約。對於這對搶手的機器人,這筆交易恐怕是逃也逃不掉的事。而去年因為混音了 Jessie Ware 的〈Running〉而迅速竄紅的 Disclosure 也很快地就吸引到主流唱片公司的注意力,最終由唱片大廠 Island Records 把他們給簽下了 。通常,我會傾向音樂人選擇獨立唱片,可是對於這兩支組合,我真的覺得無所謂。第一,他們並不太受唱片公司影響他們想做的事,因為他們自我的對於「完美流行」追求的慾望,遠遠超過任何主流唱片公司能施加的壓力。也因此,專輯的製作人全由他們自己擔綱。第二,有了大廠的錢在背後撐腰,他們想請誰客串,或是怎麼推銷作品,這些還是問題嗎?

再來,討論兩個團隊所使用的行銷伎倆。Daft Punk 再和 Columbia Records 簽了合約之後,便不斷的在市場行銷上下手;先是在美國收視率較高的 Saturday Night Live 和美國最大的音樂祭 Coachella 上強力放送他們先發單曲〈Get Lucky〉的片段。接著,Columbia 又不斷推出「The Collaborators」 ,所謂合作夥伴的影片,包括 Giorgio Moroder、Nile Rodgers、Pharrell Williams 等明星嘉賓,討論著和機器人合作是多麼棒的經驗。在用這首一聽就想搖擺的單曲調戲你後,再由其他明星告訴你這張專輯有多棒,你說能不期待嗎?

比起 Daft Punk 高調的行銷手法,Disclosure 沒有像他們那樣的名氣,所以只好老實點,一首勁曲接著一首的發。而從去年底先發行的〈Latch〉到年初的〈White Noise〉到最近的〈You & Me〉,三首全進 UK 舞曲榜的前十名。其中,〈White Noise〉更同時是 UK 單曲榜的第二名和UK舞曲榜的第一名。當然,你很清楚的知道我提上榜得名,全都是在解釋行銷的手段之一,而不是真的第一名就很好聽。就如同在 Pitchfork 上得了幾分,或是在 AMG 上有幾顆星並不能決定這張專輯的絕對價值。為了證明我所說的,Pitchfork 給了《Settle》9.1分,而給《Random Access Memory》8.8 分,差的 0.3 分是甚麼東西?

另一個共通點,就是文章一開始所說的,它們是今年最棒的兩張電子專輯。曾經用〈One More Time〉征服世界各地的舞池的 Daft Punk,當年的他們的出現就像是來自未來的機器人,把搖滾、電子、放克的元素加入他們超高能量的電音舞曲,真的讓人不由自主地會想要也動起來。自從那之後,許多主流音樂人都相爭效仿他們的成功模式,所以現在的流行歌曲聽起來總像是在命令你「嘿!你,給我跳舞!!!」在製作這張專輯時,Daft Punk 決定想要回到過去,把八零年代迪斯可的舞曲重新帶回流行。也因此找上迪斯可的大師,Chic 的主腦 Nile Rodgers 來幫他們做出搖擺的曲子。也因此,《RAM》有股濃濃的復古味道。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就是他們在宣傳時不斷放出聲明,說這些機器人終究是人類。所以在專輯的製作採用現場同步錄音,不是全靠電腦做出來的音樂,而是真的「人」一塊演奏的音樂。

url.jpg

反觀  Disclosure 現在做的電音舞曲,正是 Daft Punk 當年成功模式的進階版,或著說是英國限定版。自從九零年代 Brit-pop 退出流行後,英國就全身投入電子電音的懷抱,不管是 UK Garage、2-Step、Dubstep 或是浩室音樂。而這十幾年來走入地下的實驗音樂,終於有人願意毫不害臊的把它重新帶入流行。儘管這對兄弟 Guy 和 Howard Lawrence年紀很輕(哥哥22歲,弟弟18歲),但他們對於流行的靈敏度卻是100%的敏銳。在一則訪問中,更把自己跟 Daft Punk 做比較,說他們倆都是喜愛在舞曲中運用歌聲的。因為利用歌聲的旋律才能讓一成不變的拍子中有所起伏。而他們說的一點都沒錯,在聽過他們的專輯幾次後,我發現我真的中了他們音樂的毒,動不動腦中就會出現那些歌曲的旋律。而中他們音樂的毒是甚麼樣子,看一下他們〈When A Fire Starts To Burn〉的影片,你就會懂得。

我知道寫了這麼多,對於音樂本身我提到的基本上並不多。不過,我想寫這篇主要是想要回答一個問題:音樂如果沒有經過行銷的包裝,純粹的以音樂人他們想要的樣子呈現給聽眾,我們還是會認為這音樂真的很棒嗎?當然,我沒辦法就事論事地去回答這問題,因為這個可能性根本不存在,至少對這兩組人來說。所以,我要拋出我的假設,應該是不會的。《RAM》是張製作過頭的專輯,太多不同的想法讓整張聽下來沒有《Settle》流暢。但同時,《RAM》有不少相當令人驚豔的變化,像是〈Within〉抒情的鋼琴伴奏和〈Contact〉裡高潮的大爆炸。而《Settle》裡的歌則少了這樣的變化,整張專輯像是全都套用了他們的私家配方-閃亮流行無敵的旋律+舒爽麻痺的強力重拍。當然,有人會認為這樣很爽,也會有人覺得這樣單調無味。不過,不管你喜歡不喜歡,〈Get Lucky〉將會繼續在世界每個角落強力放送,而媒體將會繼續炒作今年這兩張最棒的電子專輯。喔,可能也不能說是炒作,在「流行音樂」的世界裡,這兩張專輯的成就確實是令人刮目相看的。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