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onic Deadhorse

by DOPM
635054995788082500.jpg

為台灣獨立電子音樂耕耘許久的Sonic Deadhorse近期發行了他的首張實體專輯《When I Witness Your Fucking Sorrow》,專輯的曲目選輯自他過往以來的作品,算是一張創作合輯,也是為Sonic Deadhorse的音樂做了一次很好的回顧。這次DOPM很榮幸邀請到Sonic Deadhorse的創作主腦小各來接受我們的訪問,讓他來跟我們談談對音樂的各種看法,還有Sonic Deadhorse的創作方式以及靈感來源。


DOPM:這張專輯《When I Witness Your Fucking Sorrow》算是一張合輯,收錄你過去十年的作品,請問是怎麼決定要放入哪些歌的?

Sonic Deadhorse:大抵上是以兩張在Sociopath Recording發行過的歌為主。

DOPM:Sonic Deadhorse的音樂過去都以數位格式供人下載,為什麼這麼多年後才出實體專輯呢?

Sonic Deadhorse:因為我是個執行力很低的懶人,而且也有家庭,這種風格台灣也沒啥人聽花錢發了也是當名片發一發。所以多虧馬瓜的牽線和左耳文化才讓我有動力把這些東西整理起來變成實體CD。


DOPM:你很早就開始以數位方式提供音樂,那你對數位檔案銷售或串流的看法是什麼?

Sonic Deadhorse:其實聽音樂的習慣很早就變成網路社群,很多net label的不知名artist都比大咖厲害,而且這些音樂通常都是free download的,對我來說現在接觸的音樂場域很像是cyber punk文化的具體實踐,所有一切都發生在虛擬網路,而且資源幾乎是取之不盡。

DOPM:除了IDM、Drum ‘n Bass等電子音樂的元素,Sonic Deadhorse的音樂聽起來是很搖滾的,是否可以跟我們簡述一下你聽搖滾/電子音樂的歷程以及所受到的影響?

Sonic Deadhorse:小時候一樣聽很多80 metal,吉他英雄之類的東西,大學時開始認真研究爵士樂風格及語彙,一開始玩電子音樂的時候做的是nu-jazz跟jazz-house,之後才慢慢接觸到aphex twin、squarepusher、kid606、µ-Ziq,之後就對drill'n bass、idm這種風格很著迷,2004年聽到venetian snares算是一個轉捩點,他的音樂複雜,困難,力度很強,無疑是以結構主義堆砌的最高級完美作品。之後加入網路廠牌Sociopath Recording又認識許多 不知名卻很屌的音樂人,其中羅馬尼亞的Ghost of 3.13以及法國的Ruby my Dear還有Isaac Rohr都是很年輕又很厲害的producer。至於表演現場則是受到Tim Exile還有Moldover這些controllerism的影響。

DOPM:Sonic Deadhorse的音樂帶有很強烈的影像感以及豐富的想像空間,主要的靈感來源是來自於哪裡?

Sonic Deadhorse:這張專輯大部分的靈感都是來自影響我很深的法國新浪潮跟台灣新浪潮電影。
像〈Rebel Against The Youth〉這首就是以《戀戀風塵》為發想的曲子

DOPM:像是〈Silence Of Static〉、〈I Love The Cold Wet Desert〉等歌曲有人聲的表現,但聽起來是很低傳真、有距離感、模糊的,這樣的表現方式是否有想要表達些什麼?

Sonic Deadhorse:其實是那個時候沒有錢買好的麥克風……乾脆弄成比較lo-fi的感覺。

DOPM:雖然電子音樂常給人一種疏離感,但Sonic Deadhorse的音樂是很有情緒但又混亂的,這是否是反映自你對於這個世界的看法,又或者是內心情緒的起伏?

你的創作有沒有一個延續的主題?

Sonic Deadhorse:其實大部分的時候沒有主題……大多是有了曲子才有後設的標題,如果說要有主題,就是我相信創作只不過是一種犬儒式的反抗。很多時候我希望我是一個激進的行動主義者但只能很孬的作怪音樂。

DOPM:除了電腦的合成音效外,還有什麼有趣的樂器、合成器、鼓機、手機應用程式等等是Sonic Deadhorse音樂中會用到的?可以推薦給大家買來玩。

Sonic Deadhorse:買過的玩具其實有點多……最近在玩的app是wordolf新出的wavetable合成器nave,跟很屌的取樣sequencer Yellofier,還有不帶電腦時很常用到的app專門做glitch的效果器Glitch1以及物理模擬合成器impaktor,至於鼓機我一直是mpc的愛用者,有mpc5000mpc500。夢想是有天能把電腦丟了只用mpc跟吉他表演。另外也有很多korg小玩具,平常都會和女兒一起玩monotron系列,也曾經有過kaoss pad全系列,現在偶而還是會用到kaosspad3跟mini。

DOPM:現場演出的時候會不會加入什麼即興還是和錄音版本不同的元素?

Sonic Deadhorse:基本上我的現場即興的部分比較多,其實大家也知道,很多電子音樂就是音樂放了對著彈假裝轉轉效果器,關於這個論戰可以到deadmau5的twitter看看,他自己也說大部分的dj都是hit'n play。所以我一直希望我可以操控現場至少80%的元素,所以會用到很多現場堆疊的live looping,而且所有聲音,以及所有控制器都可以轉成數位訊號trigger到現場vj影像,所以我的現場風格是屬於比較新的controllerism。當然失誤的機會也會大很多很多,但我覺得這就是live有趣的地方。就像看爵士樂演出,彈錯的音會比彈對的音有趣。

DOPM:你過去常常在地下社會演出,對於地社歇業有沒有什麼看法?跟我們說說在那邊特別的回憶?

Sonic Deadhorse:其實大家都說那裡啥文創基地,撫育很多地下樂團啥@#$%,但對我而言,那裡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收容所,一個包含許多集體回憶與私人情感的地方,一個可以包容loser怪咖但同時也有很多成功藝文人士會下去聞聞一下失敗者氣味的地下室。

印象深刻的回憶很多……比較深的是我的另一個一人組合 [屍術控] 曾經和一個地社限定組合 [福星小子] 的演出,那天福星小子每個都cosplay成拉姆,然後只演過那次就散了,然後屍術控那天畫符插草人結果回家撞邪……

DOPM:可否跟我們推薦一下你喜愛的音樂廠牌?常在關注的音樂網站?

Sonic Deadhorse:毫無疑問的是Sociopath Recordings,還有日本8bit、idm、breakcore的net label Otherman Records,還有法國廠牌net label Vattican Records,實體的話還有在關注大概就是法國的peace-off
網站的話....nodata.tv

DOPM:最近有沒有聽到什麼不錯的專輯、電影、書籍,新舊都可以,在這邊推薦給大家?

Sonic Deadhorse:今年實體唱片我要推薦igorrr的《Hallelujah》以及flashbulb的《hardscrabble》,以及Pat Metheny彈奏John Zorn Books of Angel系列。Siociopath Recording今年的作品大概就是Isaac Rohr的新專輯,老派jungle,drill'n bass但又有許多新玩法以及美麗旋律。

DOPM:對要現在要玩電子音樂的年輕人有什麼建議?他們該如何開始踏出第一步?

Sonic Deadhorse:現在資訊太發達,做音樂也變得太簡單,所以要玩出有趣的東西反而對daw或樂器需要很多深入的研究才會跟別人不一樣,還有對基本概念的認知,但最重要的是多聽一些屌音樂,這樣就算是玩剪下貼上這種拼貼掛也會比較有sen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