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bassy - Sweet Sensation

by DOPM
the-embassy-sweet-sensation.jpg

有一篇樂評說:「在圈外晃盪八年後,The Embassy需要出一張扭轉情勢或至少佳作連連的專輯。新作《Sweet Sensation》充其量只是一張交差了事的專輯,只為了證明他們還存在。」如果是其他樂團消失很久之後發了一張不怎麼樣的專輯,以上的評論可能算是中肯,但是我想要為The Embassy辯護,因為我覺得他們與眾不同。我不是要為他們發行爛專輯開脫,只是要說,他們有自己發片的原則,不照著音樂產業走,所以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你不夠瞭解他們想法的話,他們的新專輯可能會辜負你的期待,讓你一頭霧水。

假如你不太熟悉瑞典的電子音樂,那我來簡單介紹一下。一切都是從2000年代初期哥德堡的廠牌Service開始的。Service發行了The Embassy、The Tough Alliance、Studio的美妙流行專輯。這些樂團從Sarah Records和Factory Records得到他們的創作靈感,我覺得他們就是借用了這些廠牌的所有精髓,不論是反傳統的行銷方式、反骨的態度或是那清亮的聲響。Service 旗下的這些樂團想和主流做區隔,又同時想做出完美的流行音樂,像The Field Mice或者New Order那樣。他們將流行旋律與美好的節拍結合,創造出獨特的風格,曾經掀起短暫的風潮。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音樂好像挾帶著舒服溫暖的微風、柔軟的沙灘和陽光,讓人能完全放鬆心情,感到愉悅。不少人把這樣的音樂歸類為Baleric-pop。

不過近年來情況有了變化。Service宣佈歇業,Studio已經解散,團員各自改為擔任協助其他音樂人的角色。The Tough Alliance已經無限期分道揚鑣,團員Eric Berglund忙著個人音樂計劃ceo,並負責廠牌Sincerely Yours的發行,而Henning Furst則是製作了其他樂團的專輯,像是Taken By Trees等。雖然還有其他樂團玩著這種樂風,例如Air France、Honeydrips、jj、Korallreven等等,然而場景的性質已經改變。如同其中一個當時場景的見證者Jens Lekman所說,他覺得許多在哥德堡的年輕樂團只是在遵照過去的傳統,而不是創造自己的新東西。考慮以上提到的背景資訊,The Embassy回鍋的意義遠超過另一張新專輯發行而已。他們自己辯解道,樂團從來都不是故意要打破傳統,他們只是去做自己覺得正確且必要的事。我還沒辦法決定要把這些話看成諷刺的回應還是誠實的回答,或許兩者都有吧。人本來就可以同時表現真誠又在半開玩笑,他們就是走這樣的路線。樂評說他們「交差了事」?對The Embassy這樣的樂團來說,這段話太過偏離事實了。他們仍然把自己看成真心誠意想做好音樂,但是不得其法的業餘人士。The Embassy出新作的意義在於他們選擇回到原點,重新學習如何創作音樂,而不是利用他們過去的名號然後不加思索地追隨潮流。他們並不妥協。

延續我以上寫的內容,The Embassy在歌曲〈Related Artists〉中取樣了一段Andy Warhol在被問到他的藝術是不是在「對大眾開玩笑」時,Warhol的回答,他說:「沒有,我只不過是在殺時間。」而這個玩笑的點在於Andy Warhol並不是在開玩笑。The Embassy的心態也是一樣,像流行藝術中的Andy Warhol一樣,The Embassy只做他們自己喜歡的音樂,不管眾人是喜歡或者不以為然,他們都無所謂。在你開始批評他們之前,他們就已經承認失敗。因此,他們真的不是想要討好別人或追求讚譽。〈Related Artists〉也對「歸類音樂」這件事開了個玩笑。玩的音樂屬於某個樂風的樂團,在使用last.fmAMG這樣的服務時,可能會在具有類似音樂概念的其他樂團頁面上顯示成「相關音樂家」。所以Fredrick以他一貫戲謔的方式唱道:「我可不可以也是相關音樂家呢?你的樂團... 還有其他的樂團,掰掰!」不過,這首歌音樂聽起來有種慵懶的韻律,要不是接近結尾的地方有類似New Order的吉他段落,可能會是一首有點無聊的歌。

對我這個熱愛他們前兩張專輯《Futile Crimes》和 《Tacking》的樂迷來說,我自然會比較喜歡《Sweet Sensation》的後半部份,呈現The Embassy直率的流行風格。專輯的上半部份有〈Roundkick〉和〈International〉這樣趨向House和Techno的歌曲,製作方式比較先進前衛,但歌卻不見得比較好聽。〈Livin' Is Easy〉和〈Nightshift〉有The Smiths式的搖擺風加上八零年代的Disco合成器。這些歌可以邊聽邊跳舞,但我懷疑要是有人真的跟著跳的話,舞步應該會綁手綁腳的。開頭鼓聲聽起來猶如Fleetwood Mac的〈Brown Eyes〉的歌曲〈I-D〉表現出The Embassy多愁善感的一面,當主唱/吉他手Fredrik Lindson用脆弱易感的聲音唱道:「Better die on your feet / Than live on your knees」,正是這首歌最動人的時候。

下半部份的話,〈It's Always A New Thing〉和〈Everything I Ever Wanted〉表面上都是延續他們過去專輯風格、平淡無奇但輕鬆悅耳的流行歌曲,但我想假設The Embassy其實透過這些歌釋出了某種座右銘還是宣言。對The Embassy來說,〈It's Always A New Thing〉就像一個時時提醒他們要向前看,找到新視野的座右銘。雖然人生可能就是一個不斷在重複的循環,但是找到新視野並不是一定要去嘗試新的東西,而是用新的態度去看事物,這樣才能我們對待事物才能保有源源不絕的新鮮感和好奇心。接在後面的插曲〈U〉,就像是用別人的話來為他們剛唱完的歌做註釋,這些話正是節錄自他們的偶像Marine Girls在1983接受BBC訪問的內容。裡面她們談到了如何對音樂維持一定的興趣和熱情,和她們為什麼並不想當職業的音樂人,但是,如果你問The Embassy他們節錄這段訪問是不是表示認同,他們會回說:「我們純粹喜歡她們講話的聲音。要當職業的音樂人是OK的,但對我們來說很難,我們喜歡不合邏輯的東西,虛幻模擬和在商店裡行竊。」

而〈Everything I Ever Wanted〉這首則是在講珍惜目前已經擁有的東西,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你其實都已經擁有了。這些原則固然都很難達成,不過The Embassy正以他們笨拙的方式在付諸實踐。不然的話,何必自找麻煩成立自己的廠牌International而不是和別人簽約?他們為什麼不認真巡迴?為什麼他們還要做全職工作而不專心做音樂?因為這就是The Embassy的處事風格。話說到底,新專輯真的吸引我的不是他們的音樂,而是他們那半開玩笑的笨拙自嘲態度,但卻堅持做自己,而不是變成你我想要他們成為的樣子。

Written by fuse

Translated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