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3 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 The Wall

by DOPM
DSC_0159.jpg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接觸到Unknown Mortal Orchestra音樂的時候,都是在慶賀的時節,而我並沒有真正感染到歡慶心情。從公司的慶典匆匆離開,拋開那些虛假作態,我想聽到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UMO) 為我們這樣的平凡小人物演奏的「交響樂」。看表演前曾看過YouTube影片,大概知道他們歌曲的錄音室版本和現場差異甚大,很期待那些內斂的歌曲在演唱會時展露更奔放的一面,也很壞地偷偷猜想主唱Ruban Nielson會不會破音。

表演在週間夜晚,觀眾稀稀落落,但看得出來有來到現場的人都是死忠粉絲。當舞台的布幕掀起,樂團現身,大家便忘情歡呼。樂團以《II》的〈The Opposite Of Afternoon〉開場,整場表演看下來,開場曲大概是和專輯版本最接近的,不過他們現場的貝斯韻律感極佳,和Ruban Nielson彈奏的吉他結合出趣味的風格。Unknown Mortal Orchestra的怪異元素在表演進行間逐漸顯露出來,Ruban Nielson吊著嗓子的唱法現場聽來常常令人捏把冷汗,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錯。彈著吉他,Nielson在歌曲的段落間或者結尾jamming時不時做出古怪的動作,我沒辦法把那形容成跳舞,因為他有時蹲下,有時像抽筋一樣甩動手腳,找不出規則可以預測他下一刻的動靜。他和貝斯手Jake Portrait全場不時踩著效果器,他們手上外型也很奇特的樂器變換出各種不同的音色。

前兩首歌〈The Opposite Of Afternoon〉和〈Thought Ballune〉的鼓都設計得很簡單,我原本以為當UMO的鼓手還算輕鬆,結果鼓手Riley Geare在〈Thought Ballune〉的結尾就來了一段幾分鐘的獨奏,後來吉他和貝斯加入,做出一道濃重的噪音迷霧。的確要親自看到UMO,我才深刻體會Ruban Nielson的歌聲只是UMO眾多吸引人特質的其中一項而已。

樂團連續唱了幾首第一張專輯的歌,像奇趣的〈How Can You Luv Me〉、〈Strangers Are Strange〉、〈Jello And Juggernauts〉、〈Little Blu House〉,都比專輯版本長上不少,變得更活潑、逗趣。正當我好奇怎麼都沒有唱《II》的歌,神經質的〈Monki〉便響起,後段奇妙的吉他聲響將觀眾引入神秘的境地。之前看Nielson的訪問,他目前的心理狀態已經不像剛創作《II》專輯時那樣抑鬱,〈From the Sun〉那絕望的詞在現場聽起來反而有種自嘲感,而且因為這首歌太搶耳,不論內容多麼黑暗,大家還是忍不住跟著唱「Isolation can put a gun in your hand...」

〈No Need For A Leader〉應該是當天最棒的歌曲。歌曲節奏較專輯版要快,每件樂器緊密地咬合在一起,製造出一種緊張氣氛,理智彷彿就要斷線。Jake Portrait的貝斯聲線特別搶耳,這首歌結束後,我身後的外國人對他的演奏讚不絕口,讓他臉上出現一絲羞赧的笑容。唱完〈So Good At Being In Trouble〉後,樂團短暫離開舞台,進入安可時間。

安可也非常精彩。Nielson一開始獨自演奏不插電版本的〈Swim and Sleep  (Like A Shark)〉,在房間裡靜靜聽這首歌時那種貼近的感受又湧上心頭。接著他們的出道歌曲〈FFunny FFrends〉想令人不注意也難,重複的曲調、復古的聲響、Nielson的歌聲在表演結束後幾天都還在我腦海中徘徊不去。最後樂團以迷幻指數滿點的 〈Boy Witch〉結束這個美妙的夜晚。

作為低傳真樂團,Unknown Mortal Orchestra的現場遠遠超出我的預期,他們整場聲音都調得非常溫暖、好聽,即使觀眾人數少,演出氣氛也讓人感到很舒服,感覺上他們正處於即將起飛的階段,未來會有更精彩的東西呈現出來,但願他們很快就能得到應有的賞識,到時Nielson也能保有他的嬉皮氣質。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