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ben and the Witch - A New Nature

by DOPM

對於英國布萊頓三人樂隊Esben and the Witch來說,《A New Nature》就像是一個新的開端,即便到了第三張專輯也絲毫沒有疲軟的姿態,反而轉換了方向,開闢了新的途徑,完成了這張成熟的作品。無論知名製作人Steve Albini為《A New Nature》的聲音帶來了多少革新,Esben and the Witch的樂器編製與編曲與以往有相當不同的地方。

將過去鼓機所創造出的節拍放到一邊,團員Daniel Copeman搬來一整套的真實鼓組,為編曲添上了極具力道的節奏。而吉他的聲響在Thomas Fisher的手上變得更為渾厚,從單曲〈No Dog〉中便可以聽到黑暗色調的吉他噪音成為相當重要的角色。在經過Steve Albini的製作後,成功的將他們現場演出所能表現的張力帶到專輯中,讓《A New Nature》成為一張保有動與靜的後龐克作品。

如果有聽過前兩張作品,你很難不被Rachel Davies深邃黑暗的嗓音吸引,就算單單只有她的歌聲也能為整個聆聽氣氛帶來極大的變化,原本以為《A New Nature》搶耳的樂器動態會搶走Rachel的光彩,但聽到〈Dig Your Fingers In〉後這項疑慮隨即就消失了,那樣的聲音彷彿從荒野的深處傳來,不斷的在心頭上挖掘出你的恐懼。

在《野性的呼喚》一書中,作家傑克倫敦將狗人性化,描寫主角巴克如何經歷生存的掙扎從一隻受到良好教養的狗回復野性成為狼群的領袖,受到此書的啟發歌曲〈No Dog〉所呈現的就是這樣回復野性的過程,這樣的過程也隱喻人類社會化後的結果,為了生存,我們開始學會不擇手段,屆時道德與人性將不復存在,Rachel唱著:「我不是人,但我活著,但我亦不是狗,我是一隻狼。」就是如此我們才能在自然的法則下生存。

專輯中長達十四分鐘的歌曲〈The Jungle〉是他們從未有過的嘗試,尖銳的吉他聲轟然的在耳旁巨響,隨著重度的鼓擊此起彼落,而小號聲又好似從遙遠的方向傳來,如同哀悼的輓歌,叢林是戰場,同樣也是墳場。〈Those Dreadful Hammers〉接續〈The Jungle〉氣勢凌人的結尾,持續以高分貝的吉他噪音重擊著你的耳膜。

《A New Nature》的後半段變得較為沉靜,Rachel在〈Wooden Star〉再度展現她嗓音的魅力,器樂的部分較為減弱,當你以為〈Blood Teachings〉同樣也讓人聲來主導時,節奏突如的加快,不斷加重的噪音,給人難以喘息的空間。但或許是上半部的幾首歌太出色,後半部就稍嫌平淡了些,給人頭重腳輕的感覺。

不過整張《A New Nature》所給人的調性是相當一致的,如同行走在霧氣瀰漫的叢林峽谷中。他們拋開了鼓機、合成器等電子聲效來營造氛圍,他們回歸到傳統搖滾樂的三件式樂器,將自己原始的野性逼發出來,孤獨的在荒野生存。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