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s - With Light and With Love

by DOPM

布魯克林的低傳真民謠樂團Woods已經成立多年,雖然名氣不高,他們已經推出了七張專輯,從2009年到2012年間馬不停蹄每年都發行一張作品。除此之外,主腦Jeremy Earl還經營廠牌Woodsist,發行自己樂團以及The Babies、Crystal Stilts、Wavves等樂團的專輯,在講求時髦的紐約音樂場景中開拓一處質樸園地。Woods和廠牌Woodsist在精神上可說是繼承了傳奇廠牌Elephant 6,當然怪異、隨興所至的程度無法相比,但是兩者都是低傳真樂風的重要推手。

Woods的音樂其實也夠奇怪了,主腦Jeremy Earl完全用假音唱歌,他的歌藝並非唱匠等級,常在走音邊緣擺盪,前幾張專輯的吉他彈法也相當生澀。Woods的創作曲有的是兩分鐘的小品,有的則是十分鐘以上、Krautrock風格的純演奏曲,這些歌曲以不按牌理出牌的方式在專輯中並列,打破大家熟悉的聆聽習慣。不過只要聽過他們任何一張專輯,大概就能感受到Woods的樸拙魅力,Jeremy Earl的聲音猶如Unknown Mortal Orchestra的Ruban Nielson一般像是硬ㄍㄧㄥ出來的,聽時有種惡搞的趣味性,他寫琅琅上口旋律的能力也是一流,接觸後便難以忘懷。Woods的發片模式或許像Lo-fi前輩Sebadoh,歌曲品質良莠不齊,但樂迷瞭解其中獨到之處而願意等待樂團成熟。

2013年Woods休息一年,決定認真對待他們的最新創作《With Light and With Love》。隨著每一張專輯的推出,聽者應該能感覺到他們的音樂慢慢脫離粗糙質地,製作變得精良。另外,即使音樂聽起來古怪詼諧,Jeremy Earl的歌詞反而偏向黑暗晦澀,受到死亡陰影籠罩。如專輯名稱所述,Woods這次用了更為光明、正面的態度來處理存在焦慮的問題,他們付出很多努力呈現一張易於消化的專輯。

首先調整的就是歌曲長度,除了同名曲長度較長,其他歌曲都截長補短到剛好的狀態。此外,錄音品質比過去作品提升許多,可以聽到一些細心的樂器編排,例如〈Leaves Like Glass〉的吉他與鍵盤重奏就很溫暖,單曲〈Moving To The Left〉本身旋律已經很流行悅耳,中間隱約出現的吉他效果增添了驚喜,〈Twin Steps〉一開始還採用俏皮的Wah Wah效果。之前Woods的錄音室作品的目的似乎只在錄下構想,到現場再鋪陳潤飾,他們現場的魔力這次在同名歌曲〈With Light And With Love〉中捕捉到了,恣意又不失流暢的間奏對我來說是他們表演最有意思的特點之一,〈With Light And With Love〉主副歌、間奏到結尾一氣呵成,感受像在野外踏青那般的自在。

Jeremy Earl稍微跳出他模糊的敘事方式,娓娓道出他的疑惑與恐懼。〈Moving to the Left〉唱道:「我們在陽光下度過所有的日子,是不是非得一直前進?是不是非得跟其他人一起?」,〈With Light And With Love〉也發問:「逞強行事,其實我不知所措!如果出錯了,我該怎麼辦?」Earl筆下猶疑不決的情緒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經歷到的,聽到內心的難題付諸音符,彷彿獲得一個溫柔的擁抱,頓時不再那麼害怕。

大致來說,Woods成功在提高製作水平的情況下保留純樸、古靈精怪的特色,然而〈Full Moon〉、〈Only The Lonely〉和一般民謠樂團又太相似了些,讓人懷念幾年前稚澀的風格。要如何拿捏改變的幅度是每個樂團都必須面對的難題,而Woods已經表現得算是可圈可點。

《With Light and With Love》會是Woods的《Bakesale》專輯嗎?或許吧。因為他們經營自己的廠牌,沒有有唱片公司壓力要求他們變得更商業化,所以他們不會遭遇到Sebadoh曾遇過的《Harmacy》危機,而且他們的音樂目前對大眾口味而言仍舊太怪異。不過只要他們多獲得一點肯定,Woodsist這個嬉皮集散地就能更順利經營,對此我獻上最誠摯的祝福與期盼。

by Debby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