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5.18 Tortoise @ The Wall

by DOPM

記得以前喜歡聽後搖滾的時候,在網路上查資料總是會看見Tortoise的名字,並且將他們歸類於此樂風的經典之一,當然這樣的訊息也許只是出自樂評筆下,但自己的意識至此後已經被深植他們是經典的印象,但真要說出到底經典在哪裡可能就是後來的事了,至少在這次看完Tortoise的現場之後,我才真能感受到他們音樂真實的性格,那個經典已經不再是別人來定義的,而是靠自己耳朵所判斷來的,二十多年來,Tortoise從來沒有向任何東西妥協,從他們精彩的演奏技藝中來看,表現音樂對他們來說是一件極其自然不過的事。

今晚的演出由草莓救星開場,但The Wall內的空調不知道是出了問題還是其他原因,整個場地的空氣相當悶熱,幾乎是到了無法好好專心看表演的程度,原本以為後來會有改善,但一直到Tortoise出場依舊是感受不到空氣的流通,只能靠著兩支電扇來撐完整場演出,還好毫無冷場的Tortoise讓我沒有去多想這件事,大家就算汗流浹背也要給他們最大的掌聲。

舞台上,Dan Bitney和John Herndon兩位鼓手在鼓組後面對著面,對芝加哥獨立搖滾場景貢獻至深的John McEntire位在中間彈奏合成器,左邊是貝斯手Doug McCombs,右邊是爵士底子深厚的吉他手Jeff Parker,當然這只是一開始的樂器配置,他們表演不同歌曲都會更換到不同的位置,當有三個人忽然跑去同時敲打鐵琴或是電顫琴的時候真的會讓人感覺到相當神奇,兩位鼓手的默契又搭配絕佳,讓拍子沒有多餘的縫隙,複雜又變化多端的拍奏,在酷炫的音樂之餘好像又藏了什麼東西在裡面。

很多時候想不起演出的歌名,畢竟他們的音樂有時候很實驗,旋律很分散,但總是有幾首歌特別印象深刻,像《Beacons of Ancestorship》的主打〈Prepare Your Coffin〉還有〈High Class Slim Came Floatin' In〉等,他們不像普遍的後搖滾樂團會刻意的去堆疊情緒,通常都是用直線前進的方式來玩音樂,但並不代表他們的音樂沒有畫面,只不過那個畫面通常不會是一幅風景畫,而是由不斷天外飛來的點、線、面所構成的抽象畫,甚至只是一張黑白照片。

對我來說〈I Set My Face to the Hillside〉就是一張黑白照片,六年前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就愛上了,但這首歌其實很不Tortoise,我只能用異國情調來形容Jeff Parker的吉他彈奏,猶如置身爵士之都哈瓦那,這樣講雖然有點跨張,但能親耳聽到這首愛歌只能說是三生有幸,由Jeff Parker迷人的吉他獨奏開始,接著John Herndon左手搖鈴,右手敲鼓,不急不緩,後段的變奏可能會讓有些人不解,但沒有了這段加入敲擊電顫琴的變奏,也就沒有陸龜難以捉模的性格了。

專輯《Standards》的歌也演出不少,鬼靈精怪的〈Eros〉,層次感豐富的〈Blackjack〉,咦?其實有沒有表演這首也記不太得了,實在是熱暈了,但場地再悶熱,他們還是出來安可了兩次,最後一首歌我猜可能是烏龜進行曲〈The Equator〉,整場演出就在大家的手中所製造出的節拍中結束。看完Tortoise的現場不得不敬佩他們的演奏實力,彷彿將芝加哥的音樂化為精華,自在的從每一位團員的手中展現出來。烏龜即便速度慢,但為什麼兩個十年的光景過去還是沒有後輩趕得上它,唯一的解答也許是它早就抵達終點,並啟程繼續通往下一個終點。


by pblu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