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6.7 生祥樂隊 - 《我等就來唱山歌》15週年音樂會 @ Legacy

by DOPM

畢竟是一場名為《我等就來唱山歌》15週年音樂會的演出,表演一開始自然而然照著《我等就來唱山歌》專輯曲目走。〈下淡水河寫著我等介族譜〉由月琴與生祥的獨唱緩緩道出美濃客家族群的源起,而「美濃山下」後的演奏闡明這場演出的獨特之處:完整的樂隊組合讓音樂面貌更為豐盈飽滿,適切傳遞專輯錄音之原貌,其磅礡曲勢所帶來的震撼與感動直讓人覺得這演唱會已然值得,但這僅僅是當晚的揭幕之曲。

伴隨著〈夜行巴士〉那如高速轉動輪子般轟隆作響的硬蕊搖滾吉他,現場大螢幕投射出當年美濃反水庫運動的資料照片,那事件雖已過了20個年頭,但照片裡眾人眼神與身影卻是如此熟悉,一方面乘著影像倒流時空,一方面感嘆壓迫依舊囂張跋扈地在這社會中流轉,憶起那些不斷在抗爭場合中望見的身影,心頭不由感到心酸不捨。

緊接著許久未唱的〈我等就來唱山歌〉揭開這晚「合唱之夜」之序幕,中段以嗩吶solo作為曲勢轉折的間奏十分暢快,這場演唱會氣氛大抵是歡愉、慶功宴式的,現場合唱著「唱啊到樓屋變岌崗 (有!)/唱啊到大路變河壩 (有!)」實是無比爽快。而由鍾永豐唱頌專輯裡的旁白,無疑也是演唱會的高潮橋段,現場聽到專輯中的直爽口白,讓人很難不大聲鼓譟叫好。

再來的〈山歌唱來解心煩〉、〈課本〉與〈大地書房〉一連三首歌則是開啟這晚的器樂獨奏比拼。大竹研率先以深具藍調韻味的吉他破題,接著嗩吶手黃博裕以獲得滿場觀眾叫好的精彩吹奏作為完結。再來則是由大竹研與早川徹於〈課本〉裡帶來一組極具爵士即興色彩的solo演奏,配合觀眾打著節拍,一瞬之間真會以為自己來到了老派爵士酒吧。鼓手吳政君則在〈大地書房〉裡展現精湛的敲打技巧,藉由手指拍打手鼓的變化,製造出豐富多變的音色。

此外,這場演唱會也讓我聽到久未耳聞的〈秀仔歸來〉。對我而言,〈秀仔歸來〉所描述的歸鄉情感其實比〈風神125〉更為打動我(當然風神125也是每聽必哭),尤其喜愛其末段歌詞:故所以菅仔打花\掂菸秧介時節\秀仔歸來\歸到尷尬梆扒\感情落根介所在\謄佢歸來介問題\莊頭嚌啊到莊尾\但係秀仔歸來\就係答案。回鄉其實不需理由,因為回鄉本身就是答案,它已解釋一切。對於準備要開啟歸鄉模式的我而言,現場一口氣聽完〈秀仔歸來〉與〈風神125〉,真的是哭到自己都慌了手腳。

整場演出下來,看著台上的樂手們的自在演出,我不禁想著,如果每個人自出生的那一刻起都是為了找尋、發掘最原初自然的生命狀態而活著,那或許眼前的這些人便是那已尋獲個人天命所在的人們,悠悠地擺晃身軀,陶醉於演奏音樂的姿態是如此自在無邪、不存在一絲猶疑,那堅毅的神情真真正正地感動著我,讓人更有氣力堅定前行。

by Headphone Youth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