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4 Iceage @The Wall

by DOPM
IMG_4060.JPG

看Iceage的表演之前讀了一些網站對他們現場的評論,常常把他們描寫成幾個狂放不羈的青年,演出毫無顧忌,在舞台上或者觀眾區有人掛彩會是稀鬆平常的事。當透明雜誌與傷心欲絕團員合組的Take This!表演完之後,我們懷著有點不安的心期待Iceage出場。

Iceage以新專輯《Plowing Into the Field of Love》的歌曲〈Let It Vanish〉開場,宛如行軍的鼓聲馬上抓住觀眾的耳朵。雖然主唱Elias Bender Rønnenfelt在新專輯中的歌聲比前兩張作品有更豐富的聲音表情,但可能為了演出效果,他還是以喉音嘶吼的唱法為主。他看起來焦躁不安無法站定,不斷晃動身體,或利用身高優勢從上而下甩動著麥克風,即使沒有傳說中的嚇人,也展現出特殊的舞台魅力。接下來的〈How Many〉吉他帶著回授效果,聽來特別懾人,隨著Rønnenfelt呼喊出想法與實際行動之間的鴻溝,我們好似被領入Joy Division和The Chameleons曾經築出的自怨自艾異域。

樂團接著又表演了新專輯的〈Glassy Eyed, Dormant and Veiled〉、〈Stay〉、〈On My Fingers〉、上一張專輯的〈Morals〉以及翻唱曲〈To the Comrades〉等歌。不論歌曲是快是慢,Elias Bender Rønnenfelt都用他惶惑扭曲的姿態傳達出牽絆他的思緒,還有他如何掙脫這些枷鎖;站在他兩旁的吉他手Johan Surrballe Wieth和貝斯手Jakob Tvilling Pless演奏時則是一臉嚴肅,有時候還背對觀眾,形成有趣的反差。緊繃的氣氛到了〈The Lord’s Favorite〉一曲稍稍得到抒解,吉他音色比較明亮,節奏也輕快一些,大家跟著Elias Bender Rønnenfelt搖搖晃晃想像著逸樂場景。

幾首新專輯中後段的歌曲〈Abundant Living〉、〈Forever〉和〈Plowing Into the Field of Love〉都顯示了樂團對在歌曲中採用複雜情感或結構的掌握能力。〈Abundant Living〉較直接短促、〈Forever〉偏向陰鬱慢熱,不過riff都搶耳易記,當樂器演奏在每一節逐漸增強,我們也能感受到自身的力量在聚積。演奏完長篇結尾曲〈Plowing Into the Field of Love〉後,樂團宣布表演結束,不過意猶未盡的大家不願離去,讓他們再度現身多唱了一首歌,將更多反骨動力帶進這個原本令人疲憊的冬日夜晚。

離開The Wall的時候,我們撞見在外面抽煙的Elias Bender Rønnenfelt,離開舞台的他變得安靜客氣,眼神因為酒精而游移不定,我們只簡單告訴他很喜歡他的音樂。雖然比Iceage團員虛長不少歲,但我對生命也同樣有難解的疑惑,希望自己永遠能有熱情去追尋答案,並持續保有懷疑的態度。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