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30 Air Formation @ The Old Bath House, Hackney

by DOPM

英國瞪鞋團Air Formation今年低調重組,並推出新EP《Were We Ever Here》,名稱展現出英國人喜歡自嘲的習性。他們這次回歸幾乎沒有獲得什麼鎂光燈關注,重組以後的第一場表演人潮太過稀落,剛到時我們還疑惑是不是跑錯了地點。

The Old Bath House在倫敦東北的Hackney區,四周有一些低矮的屋舍,場地旁邊的空地有幾個食物攤販,因為四下沒有其他觀眾,又找不到入口,只能央請攤販員工帶我們入場。屋內陳設怪異,牆上掛有幾幅奇特的圖畫,空間規劃出一個簡單的咖啡廳、一個小小的吧台販售酒精飲料,以及一個彷彿學校社團成發地點的閒置房間用來讓團員演出。當晚這間咖啡廳兼酒吧內只有大約二十多人,但可以推測在這個寒冷夜晚來到此地的人都是重度瞪鞋迷,有人穿著Slowdive的T-shirt,另一人的衣服上寫著”I Love You But I’ve Chosen Shoegaze”。

由於Air Formation的表演開始前有兩個暖場團,團員先坐在場內其中一桌聊天,我們鼓起勇氣上前攀談。先前看到樂團帶了一些新EP的黑膠來販售,我們便詢問會不會發行CD版,但主唱Matt Bartram提到前幾張專輯的CD銷量不佳,他家裡還堆了很多沒賣出去的碟片,所以這次不會發行CD,對沒有黑膠唱機的我們而言真是一大打擊。我們另外問到去年發行專輯的分支團You Walk Through Walls,Matt說原來真有人買該團專輯,團員似乎將自已音樂的小眾取向看得很豁達。

心不在焉聽完瞪鞋團The Enters和花草團Night Flowers的表演後,終於等到重頭戲Air Formation。這處場地雖然裝潢陽春,但音響卻不含糊,當EP的新歌〈I Could Stay〉響起,那迷濛混濁卻又如刀般鋒利的吉他聲響令人沉醉。迴盪的鍵盤聲開啟了《Nothing to Wish For (Nothing to Lose)》專輯中的歌曲〈Cut Through the Night〉,吉他與貝斯的聲線演示出我們內心種種難以言說的情感。

表演中囊括了《Were We Ever Here》的四首歌,演出前聽過印象最深的歌曲〈Last Resolve〉現場的回授音效比錄音室版本明顯得多,隱隱釋出鼓舞的能量,滌淨奔波一整天的疲憊。接著聽到《Daylight Storms》的開場曲〈Cold Morning〉讓我確信今晚沒有白來,在幾年前Nugaze樂風仍然盛行的時候,《Daylight Storms》是其中特別耐聽的專輯,陪伴我度過不少年少抑鬱的日子。

旋律優美的〈On the Floor〉結束後,〈Low December Sun〉響起,這首歌是我心目中最優秀的瞪鞋單曲之一,聽到時內心激動,整首歌只帶過一遍主副歌就結束,聽完有點意猶未盡。幸好接下來還有幾首歌曲,給我稍多一點時間能沉浸在被白色音牆包圍的出神感受裡。

演唱會的隔天,無意間看到樂團在Twitter和Facebook上貼出他們很開心能進行這場演出,而所有樂迷的迴響都馬上獲得樂團的認可及轉貼,但前一天和團員短暫談話時完全感覺不出他們的任何情緒。我剎那間明白為什麼瞪鞋音樂會來自英國,因為這邊的人要是沒有酒精或目的性的理由,便很少展露私人情感,所有紊亂的思緒都交纏進入了音樂裡。身為內向個性的人,這類模糊、鬱悶的音樂始終會在我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希望樂團願意為少數人繼續創作下去。

by Debby

Air Formation bringing the beautiful noise in London

Wayne Darron Walls(@keepthegaze)張貼的影片 於 張貼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