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enflap 2015 Part 2: New Order

by DOPM

也許是第一天晚上看完Ride完美絕倫的演出,深覺此行目的已完成大半,Clockenflap 第二天的團序對我們而言顯得無足輕重,索性展開獨立書店與唱片行巡禮。

下午先到了灣仔的「Rock Gallery」晃蕩,CD藏量非常完備,幾乎所有經典的樂團這兒都找得到,但也相對難有驚奇。而後到達Clockenflap會場時,屆已錯過Swervedriver的演出,Rachael Yamagata也只聽到一兩首的。接著轉往Atum Stage看著被陽光西曬得有點尷尬的Julia Holter,其演出的音場不如預期,像蒙上一層霧似糊成一團。整場演出四處走動尋找好一點的聲音位置,但三番兩次嘗試未果後便索性放棄。Julia Holter演出結束後,因接續的時段並無非看不可的樂團,便離開會場前往位於上海街的White Noise Records,而這無疑是第二天行程中最讓人興奮的場所。

該唱片行所陳列的音樂種類與品味之廣,可說是一座小型的獨立音樂博物館。雖然價格仍維持香港的高昂物價水平,但許多冷門到壓根不見容於台港音樂場景的唱片,在這兒全都買得到。在此購得堪稱個人年度Top3的專輯 Aidan Moffat and Bill Wells – 《The Most Important Place In The World》,而同行的fuse更是買到差點走不出店門。

第二天的壓軸,則是今年也同樣重組復出的The Libertines。Clockenflap 第二天晚上的人潮明顯是三天活動裡最多的,顯示許多人的確是把這音樂祭當成一個社交場合,一個週末踏青尋樂的去處,並非全然是為了進場欣賞某組心儀樂團的演出。當晚主舞台Harborflap被人潮擠得水泄不通,好似The Libertines是三天中最重要的演出團體,然而個人打從一開始即興致索然。樂隊上台後的演出更是毫無辜負我們對其的無所期待,依舊一貫的花邊小丑姿態,缺乏可供記憶的片段,彷如一場有失水準的即興肥皂劇。因此演出約略過半,我們便決定提早返回飯店,準備養精蓄銳迎接隔天的重頭戲。

第三天這晚,我們可說是寸步不離主舞台,也因此意外看到The Chic and Nile Rodgers精湛的現場演出。雖然開演時間因為樂器調整因素有了點延誤,但絲毫不影響這群硬底子樂手的發揮,他們輕而易舉地在兩首歌之內炒熱現場氣氛,時光彷彿倒回70年代。Jerry Barnes充滿Funky味的bassline緊緊抓住在場每個聽眾的耳蟲, 女主音Kimberly Davis則示範了何謂人體極致的歌唱功力,演出的後半段更是各式金曲聯袂出擊,〈Like a Virgin〉、〈Get Lucky〉、〈Let's Dance〉,主舞台瞬時成為Clockenflap大舞廳,每個人都跳得樂不可支,當下的氣氛簡直是一個完美的音樂烏托邦。

霓虹燈閃爍,他們三人就這麼走上台,一個偉大神聖的時刻。以新專輯的〈Singularity〉打頭陣,但現場吉他與貝斯的聲響卻略帶缺陷,Bernard的歌聲一出來,心底便知道年紀與身體是誠實的,Gillian的keyboard也完全不在狀況內,但這絲毫不影響我們投入、享受這場演出,畢竟我們已等待得太久。〈Your Silent Face〉像是一首漫長的序曲,沒有太多激情地緩慢堆砌,那宛如不列顛旅遊宣導影片的錄像循序傳送,彷彿看著一段自身的紀錄片,回首過往每個聽著New Order的時刻,一切歷歷在目。

在沈默之後緊接而上的是個人認為《Music Complete》中最有舊日風格的〈Trutti Frutti〉,但它很快地就被人們遺忘與摒棄,因其身不逢時地落於歧異三角地帶之前。當那熟悉的鼓機節拍來到眼前,還有誰的雙膝能不踉蹌一跪。30年前的合成器節拍穿梭來到2015年的現在,仍顯新潮,絲毫不落俗套,有此新浪潮巨擘進臨眼前,誰還會記得那小清新的F樂團?

耐住性子聽完〈 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 〉與〈 Plastic〉,經歷漫長等待,終於迎來80組曲三連發。首先由心目中 New Order Top 1金曲〈The Perfect Kiss〉擔任領頭羊,合成器與鼓機的聲音一奏出,立刻失控得鬼吼鬼叫,這無疑就是呼喚內心深處靈魂的聲音,Bernard反覆彈奏的吉他solo總能將負面情緒吹得一絲不剩,即使vocal走音失準也絲毫不掃興致。而後的〈True Faith〉現場版本有著隱身藏頭的前奏鋪陳, 隨著音符逐步露出馬腳,現場情緒也隨之沸騰,全場又是拍手又是大合唱,好不歡樂。即便台上的人們已年華老去,但樂曲卻仍青春無敵。正式演出的最後一首歌則為〈Temptation〉,此時已跳得筋疲力盡,感官近乎恍惚。

安可曲毫無疑問地由〈Love Will Tear Us Apart〉開啟,這是一個必然發生的橋段,是「你知、我知、獨眼龍也知」的共同默契。心底雖覺得當下眼前的一切顯得矯情、毫不真誠,但當螢幕打上「Joy Division Forever」的字樣,配上那悲催的鍵盤聲響,眼角還是不爭氣地流下淚。雖然這依存的一切都是消費行為,宛如精神層面的買春。但這晚的音樂至少為原已逐漸成為一灘死水的生活注入些許動力,讓人在〈Blue Monday〉連串的鼓擊敲打中,具備量能去面對接踵而來的Blue Monday。即便過了這個夜晚,終得回到凡世重新面對問題、面對浮躁不安的內心,但藉由音符所回溯的記憶,諷刺地展現那頹圮靈魂正在散失的一吋一丁,彷彿聽到內心敲打地提醒自我曾經是如此耀眼地熱愛這些事物。
 
老實說,寫這篇回顧時,演唱會已遠遠拋開近三週,記憶與衝擊力道一點一滴地流逝,多少得藉由觀看Youtube上的影音,才能稍微想起現場演出的編曲與專輯版本的差異。雖無法牢牢記住演出過程的一個個細節,但真切地與兩大本命團站在同一個時空下所帶來的情緒衝擊與喜悅,卻是能恆久記憶且年年拿出來說嘴的,難以替代類比的人生體驗。我想我永遠會記得那個聽完New Order後,全身精疲力竭攤躺在草皮上氣喘呼呼,且想喝酒解渴卻發現攤商皆已收攤的狼狽模樣,那是一種真實體力勞動後收穫果實的扎實美好。

New Order 歌單

by Headphone Youth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