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31 Swans @ Legacy

by DOPM

Swans是那種會隨著時間而在音樂中表現出越來越具能量的樂團,就像吸收了浩瀚宇宙的靈氣而精練而成的結果,而將這個能量統合為一的角色莫過屬主唱Michael Gira,而且只有當你看完Swans的現場之後才能深深體會到一個樂團如何擁有一個內力強大的核心去驅使出震撼人心的音樂。雖然從兩千年後復出的《My Father Will Guide Me up a Rope to the Sky》才開始真正注意到他們,進而再回過頭複習過去的作品,但這幾年下來所發行的《The Seer》以及《To Be Kind》並不遜色於以往的經典,這次台北的演出算是給台灣的新舊樂迷一次意想不到的驚喜。

一開始出現在舞台上的是團員Thor Harris,由他不斷敲擊著大鑼召喚著其他團員進場,接著是主要鼓手Phil Puleo以及滑音吉他手Christoph Hahn等團員,各個準備展開一場聲勢驚人的儀式,首先端上祭壇的是新歌〈Frankie M〉,慢長的鼓鑼迴響與吉他噪音不斷環伺全場,Michael Gira交互看著後方鼓手與貝斯手Christopher Pravdica對著拍子,然後不斷加快節奏,加重刷奏的力道,終於Michael Gira唱起歌詞,我隱約只能清楚聽到他唱著:”Butterfly…. Butterfly….”這樣重覆的旋律直到所有樂器進到共同的Droning到結束。

〈A Little God In My Hands〉一開始貝斯手彈奏了相當厚重且彈躍的Bass聲線,與鼓手的鼓點搭配的完美絕倫,這兩樣樂器在歌曲中成為貫穿全曲的要角,Michael Gira進入節奏中拉長著嗓音唱著:Forever lazy, forever crazy, forever holy, forever hungry…"心想這傢伙實在太邪惡了,更讓人覺得特別的是Thor所吹奏的小號與敲擊出的鐵琴聲,更為整首歌帶來濃厚的神聖氛圍,彷彿所有人都無法侵犯儀式的行進,即使是神也不能例外,因為Michael Gira在他的音樂中絕對毫無疑問是巨大的。

到了〈The Cloud of Unknowing〉表演已經超過一個小時,整個身心靈已經進入恍神的階段,Michael Gira搖擺著垂鈴試圖喚起眾人的魂魄,急促的鼓點蜂擁而至你的耳膜,他的嗓子再度拉長著難以辨識的字音,整個音場令人感覺置身於宇宙中央,Thor不斷敲著管鐘,歌曲隨即進入狂亂的高潮點。舞台上下的群魔們在〈Just A Little Boy (For Chester Burnett)〉開始亂舞,Thor拉著自製的小提琴與Michael Gira的嗓音產生化學效應,扭曲了當下的時空,各個樂器隨著Michael Gira揮舞的雙手開始不斷變化,他掌控了全場的局勢,聲響隨著他的喊叫的幅度變得吵鬧又平靜,樂聲的重度起伏給了整首歌完美的結尾。

整場演出以新歌〈Bring the Sun / Black Hole Man〉作為儀式的謝幕曲,上半段是緩慢的聲響雜燴,下半段則是以層次分明的樂句帶出後龐克式的曲子,原以為上半段隨著兩位鼓手敲打著雙鈸下已經將近演出的結束,沒想到下半段的出現更令人振奮,這時管鐘又再度被敲響,Michael Gira唱著"Sun…."呼喚著烈陽又欲穿越黑洞,此時,列車穿梭般的高速鼓拍節奏與強而有力的貝斯聲線再度結合,聲響隨著Michael Gira吟唱的間奏扭曲,最後他看著一旁的團員讓吉他刷奏的頓點對上拍子讓噪聲此起彼落才真正完成長達兩個小時的儀式。

團員們放下樂器接受舞台下觀眾的掌聲,再一字排開的向大家鞠躬致意,全場再度歡聲雷動,為這場驚人的演出吆喝呼喊,你很少可以看到這麼內力驚人的演出。我們在現場聆聽著他們長年修練得來的果實,裡頭包含著生命、苦痛與死亡,以及所承載超過三十年的歷史,它並不想直接讓你體悟什麼,而是讓你感受與思考這樣的經驗與你的人生到底有什麼關聯。

by pblu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