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3.22 The Charlatans @ Neo Studio

by DOPM
IMG_4174.JPG

經營DOPM以來遇到很多巧合,其實完全沒有科學根據,大部分的人聽了都會覺得傻,但那卻是我們寫文章最大的收穫之一,比如說之前在Slowdive的心得裡預測到Ride會重組。今年在相繼貼了1976和The Charlatans的樂評之後,馬上收到The Charlatans受邀來台演出的消息,當然也興高采烈地參加了。

我們進場的時候1976已經開始表演,剛好是在《前王子》發行之後第一次看七六,所以很開心聽到〈十二月〉、〈指向遺忘的愛情〉、〈平凡的早晨〉、〈酷的選擇〉、〈公館〉等歌,阿凱當天聲音狀況不錯,可惜現場音響有點悶,其他樂器都無法清楚聽到。

等待The Charlatans的期間一連串英搖金曲齊發,有Pulp的〈Common People〉、Supergrass的〈Alright〉、Oasis的〈She’s Electric〉、Blur的〈Charmless Man〉等等,馬上陷入大學時代的回憶漩渦,接著Radiohead的〈The National Anthem〉壓迫的氛圍又把人猛然趕回當下。

舞台的投影螢幕出現“The Charlatans”的字樣後不久,團員紛紛出場,主唱Tim Burgess的模樣果真如照片中一樣引人注目,頂著一頭蓬鬆金髮,臉上掛著青少年式的咧嘴笑容,隨著〈Weirdo〉溜滑板似的快意節奏,我們開始蹦跳,慶祝自己身上擁有的的怪異特質。出自《Tellin’ Stories》專輯的〈North Country Boy〉雋永的英搖旋律馬上引起全場大合唱,每個人彷彿突然卸下一部份隨著年歲而來的滄桑。

通常遇到新專輯的歌觀眾反應會較為冷淡,我的感受卻正好相反。新專輯《Modern Nature》的開場曲〈Talking in Tones〉溫暖的貝斯現場實在醉人,加上繽紛的鍵琴,整個人像被環繞在一個巨大的擁抱中,不論有什麼傷痛都獲得了撫慰。〈So Oh〉非常俏皮討喜,各件樂器的聲音調得清亮好聽。即使合音歌手沒有一起來到台灣,只有Tim Burgess獨唱,〈Trouble Understanding〉的療癒力量還是非常強大。因為場地算寬敞,觀眾數也不多,到了七分鐘的舞曲〈Let the Good Times Be Never Ending〉時我們便忘情地大動作舞動,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投入一場表演了。

特別要稱讚一下主唱Tim Burgess,就算已經年近半百,他左右甩頭、揮動手臂的種種裝可愛動作完全沒有違和感,雖然話不多,他的一舉一動讓觀眾感到他非常享受在演出中。團員Martin Blunt、Mark Collins、Tony Rogers還有The Verve的鼓手Peter Salisbury明顯都是有經驗的樂手,歌曲的強弱轉折都純熟掌握。

之後樂團唱了一些過去專輯的歌,《You Cross My Path》專輯的〈Oh! Vanity〉模仿New Order的貝斯和合成器風格,對我來說也是演唱會的亮點之一。正好新專輯的〈Emilie〉請到New Order的鼓手Stephen Morris助陣,現場Peter Salisbury打的鼓也毫不遜色。

唱到新專輯中的〈In the Tall Grass〉時,我注意到不少觀眾已經離開,夥伴也發現上方看台區有人在打桌球,心情多少受到一點影響,不過周遭的日籍工作人員依舊興致高昂,舊歌〈How High〉和樂團成名曲〈The Only One I Know〉讓現場的我們回顧Britpop時代曾經的輝煌。最後的〈Come Home Baby〉的韻律在我腦海中縈繞好幾天,經常不自覺就哼起歌詞”Joy, it’s such a joy…”,或許「喜悅」就是總結的The Charlatans音樂最適合的字。

安可曲是首張專輯的〈Sproston Green〉,Tim Burgess說這是The Charlatans版本的Space Rock,乘著旋律,真的能夠暫時打破時空限制,到達想像中最美好的場景。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