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adio Dept. - Running Out Of Love

by DOPM

就如同新專輯的一首歌名,〈This Thing Was Bound to Happen〉,該發生的遲早會發生,喜歡The Radio Dept.並特別注意他們的樂迷,應該對於新專輯的走向不感到意外。比起他們過往的作品,他們的音樂逐漸地拋去過往的白色音牆,轉而投向拍子偏重的電音節奏。另外,從過去發的幾首單曲如 〈Freddie and the Trojan Horse〉、〈The New Improved Hypocrisy〉、〈Death to Fascism〉,可以發現他們音樂的政治意識越來越強烈。

而從這張新專輯《Running Out Of Love》的歌曲到封面的選擇,他們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而他們想表達的也不留任何的灰色地帶。看著世代的崩壞,受夠了令人沮喪的社會現狀,所以只好拾起他們的電腦與鍵盤,用音樂武裝自己,開始對他們不滿的地方開始開砲。然而,出來的作品卻是蒙上了一層濃厚悲觀色彩的反烏托邦主義。即使音樂本身仍然還保有些流行的旋律,但是在他們這樣鬱悶的情緒下做出來的電子樂,顯然並不是為了舞池、取悅大眾而做的,反倒是比較單調且又黑暗的工業化電音節拍。

這張新專輯的序曲〈Sloboda Narodu〉,開頭用平緩的合成樂鋪底,加入爆破的吉他刷音挑起音樂的張力,為這張充滿政治化的專輯掀開了序幕。主唱Johan Duncanson唱到我們不要再忍耐了,因為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我們現在就要自由。歌曲後段又回爐取樣了〈Death to Fascism〉裡貫穿整首歌在二戰時期反法西斯主義的克羅埃西亞語口號,「Death to fascism/ Freedom to the people」,曲名正是後面那句給人民自由。會如此執著地喊著反法西斯主義的口號,可見他們是多麼害怕人類的發展卻是在走回頭路,因為歷史證明我們確實是有可能放棄多元的自由去選擇法西斯主義。

他們開的第一炮就是瑞典的軍工業。瑞典有很多知名的東西出口到世界,如IKEA、Volvo、H&M等,但鮮有人知道瑞典也是世界武器輸出大國。擁有高科技武器技術的瑞典,已經將許多導彈,槍砲,甚至是戰機賣到世界各地,其中包括長年戰爭的中東戰場,如阿富汗、沙烏地阿拉伯、突尼西亞等地。就在2014,瑞典慶祝他們已有200年之久的和平歷史,這段期間並未介入任何的戰爭,甚至在兩次世界大戰都維持中立的立場避免衝突。然而,在知道他們軍工業背後的消息,這樣的慶祝不免讓人感到無盡的諷刺。講求人道主義的瑞典,轉個身把製造的武器賣給那些中東國家,任由他國自相殘殺,迫害著無數無辜的百姓。我想也許是這樣,The Radio Dept. 特別選了這首〈Swedish Guns〉作為新專輯的主打歌,點出這個大家寧願迴避不願多談的話題。並用嘲諷的語氣唱到:「如果你要解決問題,買瑞典武器就對了」。

再來開砲的對象就是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在〈We Got Game〉裡,團員表示這是關於警察保護納粹主義與種族歧視者的,卻對追求平等和平的抗爭者加以施暴。但明顯的把矛頭指向了瑞典民主黨,一個極右派民粹主義的黨。他們主張拒絕移民外來者,宣稱移民者只是瑞典社會的負擔,對於瑞典而言,文化上與經濟上並沒有任何幫助。這樣仇視移民的言論也讓一向開著大門歡迎外來著的瑞典,開始限制開放的人數。即使在歐洲難民危機中,瑞典是接收難民數全球排名第二的國家,但這也絲毫沒有影響瑞典民主黨從原本的小黨躍升瑞典第三大黨的勢力,持續地分歧瑞典人民,散播排外歧視的恨。當然這也反應了這幾年國際社會的動盪,特別是在中東戰爭後帶來的難民潮,讓許多國家都關起門來朝著愛國主義,右派主義在走,從英國脫歐到川普成為共和黨參選人,都不難看出這個國際趨勢,這世界的確感覺越來越沒有愛了。

接著他們要開砲的對象,應該就是他們的老東家拉不拉多廠牌。在去年發行的單曲〈This Repeated Sodomy〉已經把拉不拉多罵過了一番,形容他們與廠牌的關係猶如一場不平等的慣性雞姦。這首單曲回歸到他們早期 indie pop噪音吉他的根,簡潔又夠芭樂。但與新專輯的風格顯然格格不入,也就沒有收錄進來。至於他們與廠牌之間的鬥爭,我也不是特別了解,不過大概是這樣的。向來低調內向的The Radio Dept.從來就不太愛宣傳,更是不輕易妥協的音樂人,因此取消了不少訪問與巡迴演出的曝光機會。比起環遊世界四處演出,他們寧願待在家慢慢琢磨讓他們的音樂更完美,這一磨反倒磨出拉不拉多的老闆Johan Angergård的耐心(請見《Passive Aggressive: Singles 2002-2010》合輯內頁)。不過The Radio Dept.反倒是指控拉不拉多佔盡了他們的便宜,還騙他們簽下了三張專輯的合約,甚至還告上法院。最後,樂團敗訴,只好履行當年簽下的合約,而這張專輯將會是他們在拉不拉多最後的發行。專輯裡的〈Occupied〉,正是當時在打官司時所寫的歌曲。

比起 A面比較工業化的節奏,B面對於老歌迷來說會更親切些,曲子有比較像是indie pop的感覺。〈Can't Be Guilty〉就是經典的The Radio Dept.,只是在這首令人沈溺夢幻的曲子裡,Johan Duncanson反諷著那些對於時事現狀無動於衷的那些人,他們不想知道、不願面對,因此他們自認是無罪的。即使整個世界正在朝著錯誤的方向走,我只要繼續沈溺在我的夢中,繼續不聞不問,我可以假裝一切都沒事。〈Committed To The Cause〉這首算是我覺得專輯裡韻律性最佳的曲子,帥氣的貝斯riff 搭上搖擺的節拍,中間再加入鍵盤與合成器互尬的橋段,聽來極像是九零年代搖滾樂與電子樂交融年代從Cool Britannia出來的作品。就算音樂充滿正向能量,歌曲內容描繪的卻是一個反烏托邦社會的寫照,或是共產極權主義國家的寫照,總之是個我不願意活的一個地方。

最後一首歌〈Teach Me To Forget〉,用重拍的 dub techno帶出專輯的尾聲,Johan Duncanson哀傷的唱到教我如何忘記,忘記過往的不堪,而不遭受後悔之心的折磨。我不確定Johan 是在對舊愛說,還是對舊東家說,甚至是對這個世界說,不過能確定的是邁入中年的他依舊相當的憂鬱,就以上述的曲子看來要不憂鬱也難。音樂本身,這首歌應該也是他們一路從吉他噪音與流暢旋律走來最遠的地方。就這點來說,我覺得相當可取,至少在他們做音樂的過程是不斷的想要改變和突破的,雖然歌迷並不一定會買單。而且他們在處理這些電音歌曲,顯然沒有像他們在做噪音吉他或是上一張Synth-pop專輯那樣信手拈來。但是,還是會期待他們後續能做出更棒更有趣的作品。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