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cha Buika and Chucho Valdés - El Último Trago (2009)

by DOPM

Flamenco,既是舞蹈也是音樂。幾年前走訪西班牙時,一位本地人朋友發現剛好有個國寶級Flamenco舞者要公演,於是觀光客也去湊熱鬧。舞台遼闊,可以擺下整組管絃樂隊。上半場由兩至三對舞者主演;壓軸前,工作人員又在舞台上搭了一個小舞台,以及一張椅子。我當下有點疑惑,莫非國寶要獨腳戲,舞台不會太空嗎?結果國寶女舞者確實solo,而且連背景音樂都時有時無,但那二十分鐘到半小時的演出,令人差點連呼吸都忘記。這讓我深刻了解,Flamenco是種將內在情緒張力擴張至極限的藝術形式。

Concha Buika來自西班牙屬的地中海島嶼,父母是赤道幾內亞的移民;陽光與熱情構築了她的靈魂,略帶沙啞的嗓音,在狂放或哀傷之間收放自如,變化萬千。她的曲風綜合了拉丁爵士與Flamenco,即興又真摯。Buika大部分的作品只有簡單鋼琴或吉他伴奏,琴聲沒有什麼華麗的技巧,甚至只有簡單的節拍,其餘的空白則滿溢著Buika的情感;那飽滿的情感,即使完全不懂西班牙文也能沾染,側耳傾聽。從千禧年出道的Buika,音樂形式上沒有醒目的革新,如果跟完全不認識她的人介紹是留聲機時代的作品重製,大概完全不突兀。但她歌聲中的愛之悲喜,也是亙古不變的主題,隱約跳脫任何特定時代。

《El Último Trago》,最後一杯酒,2009年出版的專輯。同名歌曲〈El Último Trago〉描述與情人的最後一杯酒,雖然是分手前夕,歌聲卻帶著點自嘲;歲月從未教導我什麼,我依然犯下相同的錯誤,帶給陌生人相同的悲傷。〈Las cuidades〉是首分手的絕情歌,遠在城市情人終於來到眼前,但再也擦不出任何火花,只能痛苦地說再見與勿忘我。〈Cruz de olvido〉,遺忘,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描述不得不離開愛人的惆悵;低音大提琴緩慢的撥弦彷彿海潮,將乘坐著不情願的旅人的小船推進了遺忘的十字路口;中段千迴百轉的鋼琴琶音非常有畫龍點睛的效果。〈Un mundo raro〉,奇怪的世界;你若問起我的過去,我必須用謊言編造一個世界,在哪裡我不曾因為你的離去而哭泣。〈Se me hizo fácil〉,我發現那很簡單,這首的主題是負氣;我發現那是很簡單的事,要把那個使我哭泣的情人忘記,我會找尋下一個真愛,並把辜負我的人忘掉,但整首歌情緒最高漲的地方就在那句「我要捨棄」,怎麼可能簡單捨棄呢?

《El Último Trago》這張專輯中許多作品都是西班牙文經典老歌新編,宛若老歌世紀精選。但重編曲的過程,成功的把不同時期與風格的曲子都統合在Buika個人藍調中。播放《El Último Trago》可以從任一首歌開始,也令人不自覺就重複一輪又一輪。

by Derderbo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