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addy - Last Place

by DOPM

近幾年來許多已解散的樂團都紛紛回鍋,並帶來新的作品,在數年前曾復出巡迴的Grandaddy也在今年發行全新專輯《Last Place》。即便Grandaddy有數年無活動,團員並未完全消失在獨立音樂樂迷的視線內:主腦Jason Lytle發行了兩張新專輯,並和鼓手Aaron Burtch及Earlimart的團員組成Admiral Radley。這幾年的感受是Grandaddy新專輯會在可預見的未來發行,如今終於看到它問世。

Grandaddy過去專輯的主題以詰問科技發展是否對人性造成衝擊著稱,並結合個人情感經歷,將反烏托邦場景與傷逝的畫面交疊,於是Lytle筆下角色的故事就隨著流動的合成器音符埋進聽者心底。在《Last Place》專輯誕生前,Lytle個人確實經歷了科技文明、原始生活和私人情感這些因素在他的人生中互相角力。彷彿電影《神奇大隊長》的主角一般,Lytle和前妻搬到蒙大拿州山上嘗試過比較順應自然的生活,直到婚姻結束,他被迫搬回故鄉加州Modesto,據他描述是一個工業城,缺乏博物館和表演場地等讓居民從事文化活動的場地。情勢發展之下,重組Grandaddy並創作《Last Place》對Lytle而言變成勢在必行的決定,唯有透過從事自己熟悉的活動,才能面對當下的種種苦難。

如果要用一首歌摘要《Last Place》這張專輯,這首歌必定是〈A Lost Machine〉,扎耳的電子音效和低微的鋼琴描繪出災難過後的場景,所有存活下來的人們茫然尋找著避難所,身邊圍繞的監視器令人惴惴不安,但老音樂與舊照片卻能帶來一點心靈慰藉。雖然曲中的每個人都是損壞的機器,對改變當下情況無能為力,但音樂弦律寫得十分優美,讓人萌生信念能夠度過難關。

《Last Place》的開頭幾首歌特別流暢,若沒有細讀歌詞便感受不太到哀傷氣息。〈Way We Won't〉描述Lytle和前妻當初拒絕的中產階級生活方式,例如趁折扣期間假日開車前往賣場購物,副歌的合成器是專輯中最令人難忘的橋段之一。〈Brush with the Wind〉則寫出Lytle難忘舊情,想與曾經一起生活的人聯絡,卻只能支支吾吾說出雜亂無章的字句,整首歌的搖滾曲式和結尾穿插的電子音效切實傳達了歌詞 "It's all I can do, a beautiful mess." 的意境。單曲〈Evermore〉前進的節拍就像看著重要的人乘著交通工具逐漸遠去,而關於這人的記憶會像這首歌一樣始終縈繞心頭。

專輯中段的歌曲較難留下深刻印象,但也不乏一些佳作。〈Check Injin〉就捕捉到獨立搖滾一向吸引人的特質,有大片的吉他刷奏和聽起來像在惡搞的副歌。〈That's What You Get for Gettin' Outta Bed 〉勉勵陷於困境中的人踏出家門,不要一直陷溺於絕望中,悠揚的副歌及吉他與合成器的合奏都很感動人心。喜歡Grandaddy在2000年發行的專輯《The Sophtware Slump》的樂迷再次看到Jason Lytle創造的角色Jed機器人應該會覺得驚喜,Jed第四代像2000年時的Jed第三代同樣為酗酒習性所苦,和他父親不一樣的是,他已痛下決心戒酒,或許他有機會和他父親走上不一樣的道路。

結尾歌曲〈Songbird Son〉則返璞歸真,民謠吉他和極簡的音效包圍著Lytle溫柔的聲音,緩緩唱出愛情的開端與結束。聽到此處,感覺Jason Lytle已經與過去的自己和對方和解,不再懷抱怨懟。《Last Place》即使乘載了許多沉痛的經驗,但聽完Grandaddy團員的分享內心反而感到溫暖,開心他們未被擊倒,仍然創作不輟。不論Grandaddy這次復出有無獲得商業成功,他們自己和聽眾都有一些創傷被治癒了。

by Debby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