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Creosote & Jon Hopkins - Diamond Mine (Jubilee Edition) (2011)

by DOPM

現在再回去看2011自己的年度榜單,發現其實一直以來都是跟著各大排行榜單在聽音樂的。換而言之,就是那些曝光率高的獨立音樂人。這張迷你專輯Diamond Mine在當年也有一些的曝光率,在當年英國的水星音樂獎上提名「年度最佳專輯」,最後輸給了PJ Harvey強勁回歸的《Let England Shake》。不過,在各大網站的年度榜單也幾乎看不到他。

直到今年,因為逛唱片行時亂買了Jon Hopkins 的《Immunity》,聽完之後當下覺得驚為天人,怎麼有這麼爽的電音節拍和那麼療癒的鋼琴聲。特別是有人聲的最後一首〈Immunity〉,趕緊翻了一下內頁看到演唱人是 King Creosote,儘管不認識但在他 sotto voce 的吟唱聲中,可以聽得出是個很舒服很溫暖的歌聲。後來上網查資料,發現他們兩個人還曾經合作過一張專輯,網站上有多加了六首歌的 Jubilee Edition,立馬就下單買回來聽。雖然事先有做好心理準備,知道和Immunity是截然不同的風格,是一張民謠專輯,但完全沒有預料到電子音效能和民謠的元素融合如此流暢,音樂和故事能如此之美。

把CD放進去唱機,聽到的第一個聲音就是那充滿蘇格蘭腔的對話和後面杯盤的聲音,配上Jon Hopkins 細膩的鋼琴彈奏。只是簡單的field recording和鋼琴,我們已經宛如置身在蘇格蘭小鎮裡的一家咖啡店或餐館,用這樣的方式開場,你知道這將是一個特別的旅程。畫面一轉,我們聽到了海鷗的叫聲,King Creosote刷起吉他,開始唱起「我喜歡在海邊的公園看海」,望著海上出海的船隻,想像著在那船上工作的人在海上的夜裡,是如何面對年輕理想的破滅,如何幻想著在岸上的女子,他哀嘆道「For once, I’d much rather be me」。

在聽了這張專輯之後,我非常欣賞King Creosote的寫歌方式,除了旋律流暢很美外,他可以不用太多文字,就能夠精準地表達出他想要的情緒,描繪出一個故事的輪廓,並留下很多空白讓我們聽者自己去填空。另外一個更極端的例子就是原本專輯的最後一首〈Your Young Voice〉,歌詞只有一句話:「是妳年輕的聲音,讓我繼續活著這無味的人生」。這無疑是父親對子兒的內心話,但是經歷過了多少的失敗與挫折才會對生活其他的一切都失去希望,而把最後剩下的愛留給自己的兒女,就是讓聆聽者自己去腦補了。

他寫歌的方式結合Jon Hopkins 的音樂,也不斷地讓我想到詩。以我對詩的理解,是用有限的文字,寫出無限的可能。賦予現實生活的素材,新的觀點和不同的體驗。而他們的音樂也是充滿了詩意的,專輯場景或許是設定在蘇格蘭的一個小鎮,描繪的人物或許都是失敗者。但是透過King Creosote溫和優美的歌聲,唱出的這些故事,除了讓人感受故事的淒美,聽起來也格外的療癒動人。音樂本身聽起來也很美很浪漫,雖然總是帶著淡淡的哀傷。

而Jon Hopkins應該是整張專輯聽起來如此詩意、浪漫的最大功臣。除了彈了一手好鋼琴,他在電子音效和環境音效上的琢磨更是能讓這張在眾多電子民謠專輯中獨樹一格的原因。號稱耗時七年的時間製作(這七年的時間,他同時也有很多project,像是幫Brian Eno、Coldplay彈琴,做原聲帶,出專輯)頭一次聽還真的聽不出來,因為歌聲特別的突出明顯,後面的配樂都是稀疏點綴的,聽起來相對簡單。但是認真地多聽幾次後,會漸漸發現不同聲音的細節,不同曲子為何會用特定的樂器,開始認出背景音效是甚麼,對於編曲製作的高品質管控,如何在我們完全沒注意的形況下利用環境噪音作為歌曲間的承接,能讓整張專輯撥下來如此流暢。甚至再多加了兩張EP的歌,也毫無違和感或是充數曲目,反倒像是一張更完整的專輯。或是說這是一部song cycle也不為過。

化名為King Creosote的蘇格蘭歌手本名叫Kenny Anderson,曾說過:「對我來說,我做的每一張專輯都是為了能做得出接近Talk Talk的《Spirit of Eden》的作品。我知道我不可能做得到,但是我覺得Jon在這張專輯裡已經抓到了一些東西。當我聽到完成的作品時,我告訴他我真的不知道我之後要做甚麼了,某方面來說我已經到達我的頂點了。」對於一個在13年內發行了40張專輯的人來說,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的話,或許我還會去找他的其他專輯來聽,但我想這張專輯應該還會在我player好一陣子。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