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LES – Brutalism

by DOPM

當你看著社會隨著時間分崩離析,打破沉默給予政治現狀抨擊成為一種必要的反擊,英國布里斯托的龐克樂隊IDLES在這個時間點發行《Brutalism》這張作品,或許反映了英國在保守黨執政近七年來下某些中下階層的困境,即便有些中下階層覺得這樣的右派政權在保守的政策底下能讓他們保住工作,但專輯內所嘶吼出的各種有趣的觀點又彷彿超越了這段保守黨執政的時間,以龐克音樂來攻擊長期以來無所不在的階級結構。

雖然主唱Joe Talbot提到他們音樂深受Joy Division、Gang of Four、Bauhaus、Protomartyr、Ice Age等後龐克音樂以及Kanye West的《Yeezus》影響,不過有時你會感覺他們在唱腔以及節奏的表現方式上卻更為偏向硬蕊龐克,從首曲〈Heel / Heal〉就能感受到他們強力的貝斯線、吉他噪音還有主唱Joe的嘶吼腔不斷轟炸你的耳膜。

在〈Well Done〉簡單扼要的歌詞底下隱藏的是對傲慢人士的批判,Joe唱著:「為什麼你不去找份工作呢?即使是Tarquin都有一份工作呢,Mary Berry也找到了工作,為什麼你不去找一份工作呢?」這邊的工作你可以替換成任何東西,歌曲中還替換成了學位、雷鬼音樂、足球,表示當我們以這樣的口吻對他人說話時是因為自己先處於優勢處、甚至是中產、上層階級,但卻沒考慮到被質問者的環境及背景。難道我們必須要跟隨這些主流價值才能換到「幹得好!」的認可嗎?我想他們寧願割掉自己的鼻子也不想跟這樣的傲慢妥協吧。

我從來沒聽過有人寫過像〈Mother〉這樣的一首歌來紀念自己的母親,也因為適逢Joe的母親過世,這讓他想起她對他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當他一無所知只能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時,是她周而復始的辛勤工作才讓他有機會可以唸書甚至是到大學裡獲得知識的力量,歌詞也不斷的提到要跟一個保守黨員能夠平起平坐就是必須靠閱讀跟財富才能從他們手中奪回說話的權利。在曲子最後他唱著性別的暴力不只是肢體上的更是從書本上就開始,這邊也象徵在她母親的那個時代能有機會去學校就讀的還是以男性居多,有更多的時候是男性所佔有的優勢與權力奪取了女性的生活。在強勁的貝斯線與鼓擊下,對女性主義的宣揚在急促的吉他噪音下以一種不修邊幅的方式衝進你的腦門。

〈Faith in the City〉給我的感覺像是生存在一座沒有工作、社會福利制度的城市,以傳統龐克快歌的形式諷刺著在這個城市你只能乞求上帝給予你奇蹟幫你找到一份工作或是趕快治癒你的癌症以免付不出醫療費用,但你又偏偏知道沒有上帝的存在,卻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禱告奇蹟出現的窘境。

Joe在這首重節奏的〈Divide & Conquer〉只唱了兩句歌詞,但他想說的卻遠遠超出兩句話。在他母親住院的期間,他很難想像假如在英國沒有了像NHS這樣的醫療服務系統會發生什麼事,但右派政權卻亟欲的想要縮減這方面社福制度的開銷卻完全不在乎付不出私人醫療保險的人的死活。

〈Stendhal Syndrome〉雖然這首歌名是一種受藝術作品影響而產生的過度反應,因為作品的美感而導致出的生理反應像是流淚、心跳加速以及昏厥的症狀,但在歌曲裡所闡述的是跟此症狀完全相反的反應。當你在畫廊看一幅畫看得入迷此時卻聽到有人說這副畫像是我家的四歲小孩就能畫出來的,或是這樣的作品我也做得出來,Joe對這樣傲慢的說法感到不屑,這些人對作品跟作家或許一無所知卻在那邊大放厥詞,但他們往往什麼都做不出來。藝術過往是上層階級的語言,他們只是以自己的菁英品味來看待這些被他們嗤之以鼻的作品,實際上卻一無所知。

〈Exeter〉像是把對Exeter這個城鎮的無聊感給宣洩出來。每個人等待著有什麼事會發生,但除了酒吧的打鬥外卻什麼也沒發生。當Joe最後將那些在酒吧打鬥人們的名字一個接著一個唱出來時,透露出的是一種深沉的悲哀,這些人事物不斷在眼前上演,在一層不變的生活中如同活在一攤死水。

《Brutalism》是一張在這樣的英國現況底下必定會出現的龐克音樂,以歌曲裡面有趣直白的敘事方式將憤怒指向執政者,即使活在困頓的時代也還是能保持頭腦清醒,我想,比唱出魯蛇世代心聲更重要的是知道敵人在何方,他們根本沒空理會你的怒吼,直到你親自找上門來。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