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5 Preoccupations @ Village Underground, London

by DOPM
DSC_7441.JPG

這次來到倫敦除了參與All Points East音樂祭,時間上正好也能看到Preoccupations的演唱會。對於親臨Preoccupations的現場我已經期待多年,一發現時間可配合,甚至連機票都還沒下訂就買了演唱會門票。不過在表演開始前樂團又遭逢厄運,他們在溫哥華和舊金山演出期間遭到洗劫,5月15日在舊金山的損失尤為慘重,巡迴的車輛、演出所需的樂器和各項設備全被一掃而空,最終不得不向樂迷募款來繼續行程。從團員開始玩音樂至今不知經歷過多少風雨,不知道他們還得再繼續承受什麼樣的苦難?

演出當天由於我們較晚進場,只聽到暖場團Black Midi的兩首歌,唯一的印象是音樂十分hardcore。等待Preoccupations時觀察Village Underground這個場地,如其名稱所述,主要的舞台和觀眾區必須稍微往下走,場地被紅磚牆包圍,在夜晚有種身處酒窖的感覺。

和前幾場表演一樣,Preoccupations以首張EP中的〈Select Your Drones〉開場,一開始聽到的聲音自然是Mike Wallace猛力敲擊的鼓聲。從第一首歌就可以發現Preoccupations在錄音室的表現和現場差異甚巨,雖然Preoccupations做的是lo-fi、後龐克音樂,但在專輯上他們依然用樸拙的方式做出歌曲的起承轉合效果;到了現場,原本歌曲的強弱變化幾乎都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團員們粗獷原始的表現,奮力發出極度緊繃、趨近發狂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樂團被搶後尚未找齊所有現場演出所需的器材,這次巡迴理應以《New Material》為主,唱的最多的卻是首張專輯《Viet Cong》的歌,〈Continental Shelf〉搶耳的前奏十分好辨認,也是《Viet Cong》較容易被人接受的歌,但Mike Wallace的鼓聲雷霆萬鈞,Matt Flegel像是要用盡氣力一般地嘶吼,讓整首歌的氣勢比錄音室版強大許多倍,當然也少了些細微的美感。

看現場前對聽到〈Disarray〉這首新歌一直感到憂喜參半,能聽到Preoccupations成團以來最悅耳的曲子很令人期待,然而日前樂團在Juan's Basement的錄影中所表演的〈Disarray〉版本實在差強人意,所幸當天Scott Munro的合成器聲音不會太刺耳,且此曲在現場多了兇暴的吉他效果,Matt Flegel始終如一用吼的,給人截然不同的聆聽感受,就歌曲主題來說更貼近原本表達的末日景象。

接下來便是《Preoccupations》與《Viet Cong》當中的曲目穿插,加上一首新曲〈Solace〉。〈Zodiac〉、〈Anxiety〉和〈Memory〉這幾首歌在現場和原本的樣貌完全不同,〈Zodiac〉少了令人興奮的合成器間奏和餘韻不絕的結尾,不過整體而言讓人血脈賁張;〈Anxiety〉的音樂嚴重扭曲,Flegel的歌聲被厚厚的音牆包裹,而主歌之間的合成器橋段則放聲大作,歌詞內描寫的焦慮直衝而來,不像專輯版或許來自遙遠的夢境。〈Memory〉的開頭讓人差點認不出來,鼓聲大到鼓膜似乎快被敲破了,而假如專輯版本對社會邊緣人抱持著同理心,樂團當天現場的表現則彷彿要召喚受到打壓的人展開革命一般,具有強烈的攻擊性。

從頭聽下來覺得Preoccupations掌握得最好的還是首張專輯的歌曲,他們狂暴急速的手法模糊了像〈Decompose〉這類歌曲的美感,然而快歌〈Silhouettes〉急速前行的節拍和多次轉折在現場體驗再適合不過,〈Bunker Buster〉各件樂器的互相牽引、對話團員們也練得很純熟。終曲〈Death〉若是第一次聽到必定會難以忘懷,起初快節奏的主歌就像暢快的後龐克搖滾樂,數分鐘後樂團開始偏離正軌,持續用樂器發出轟鳴、不停地Drone,到Matt Flegel的歌聲混雜在噪音中的時候,觀眾的壓力依舊沒有紓解,等到歌曲停止,也是表演結束的時刻,但情緒還沒有辦法從那混亂的聲音中抽離。

Preoccupations的音樂生涯走得跌跌撞撞,團員的人生際遇可能也不順遂,這些負面的情緒滲入了他們的音樂和演出,他們的現場表演少了一些細膩度,但其中原始的力量在許多時刻都能打動觀眾的心。

by Debby

2018.6.3 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St. Vincent @ All Points East Festival 2018

by DOPM
R0017340.jpg

這次會來到位於東倫敦的Victoria Park參加All Points East音樂祭最後一天的活動純粹是為了Nick Cave & The Bad Seeds,所以接近傍晚才到達現場,在主舞台看著Patti Smith因為Allen Ginsberg生日念完他最著名的詩〈Howl〉以及唱完兩首歌後便前往第二大舞台看St. Vincent的演出。

St. Vincent在2017年專輯《Masseduction》所帶給人的視覺與聽覺效果幾乎是三百六十度的轉變,而這樣的感覺則是完全帶到了她的現場演出,我一開始對《Masseduction》並沒有太大的好感,但現場的效果實在太好以至於我對《Masseduction》完全改觀。舞台上擺著四大塊的液晶燈板,鍵盤手與鼓手帶著詭異的面具蒙著臉,St. Vincent則是穿著亮橘色的性感連身短裙,除了她外其他樂隊成員都是穿著肉色服裝更讓她的裝扮更為顯眼,另一特別之處是,一改主唱通常都站在中間的位置,她與團員在舞台上則是平行的呈現在觀眾面前。

演出歌曲絕大多數都出自《Masseduction》,從開場的〈Sugarboy〉就是一首電力四射的搖滾曲目,每一首曲子,她都會換一把顏色極為亮眼的吉他,從橘、白、藍、黃一直循環的換色下去,看〈Los Ageless〉時妳會覺得從她手上電吉他所發出的聲響是極為迷人的,不屬於陽剛卻絲毫也不軟弱,一種不疾不徐相當中性的彈奏方式。由琴鍵聲開場的〈New York〉應該是《Masseduction》最感人的一首歌,她即便不用她出色的吉他技巧也能用歌聲打動觀眾,從她口中聽到曲中的經典歌詞 "Well, you're the only motherfucker in the city who can handle me” 真的是很感人的一件事。雖然最後不少人離場去看Nick Cave,但演出結尾的〈Fear the Future〉和〈Slow Disco〉節奏一快一慢帶給臺下觀眾完美的結尾,當然比專輯裡的曲子更加有節奏感,讓大家從頭跳舞到結束。

由於這天的活動門票全數售出,所以可見Nick Cave & The Bad Seeds的演出會有多少樂迷在舞台下,當我們看完St. Vincent再到主舞台時已經是人山人海擠不進前面的區域。舞台上的Nick Cave一如往常的穿著黑色西裝與白襯衫,在開場帶來來自《Skeleton Tree》的兩首沉靜且悲痛的歌曲,而接著從〈Do You Love Me?〉開始又逐漸轉換為愛病態與痴狂的那個黑暗王子詮釋他過往的每一首經典歌曲,接著的〈From Her to Eternity〉可以說是最有The Birthday Party時期氣質的曲子,詭異驚悚的琴響與他幾近抓狂的喊叫加上台上的小提琴手Warren Ellis把小提琴拿來當吉他彈,很難想像這群五十幾歲的樂手還保有這麼原始的活力將這首八零年代的歌曲忠實的呈現出來。

〈Loverman〉中的鐵琴聲賜予了歌曲一種神聖莊嚴的氣質,但Nick Cave的歌聲同時又讓人感到如同與惡魔同行,使全場的人都陷入歌曲中那個神經質的情境中,在〈Red Right Hand〉後,陰暗的氛圍瞬時變得輕柔且溫暖,當〈Into My Arms〉前奏的鋼琴聲一出大家便是一陣歡呼,回應了他們對這首歌的熟識,Nick Cave在台上自彈自唱,雖是簡單的曲調但歌聲卻穿透了每個人的心,可以聽到全場都跟著大聲的跟著一起合唱。接著他叫大家跟著他一起歡迎Kylie Minogue出場,合唱〈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給了全場的樂迷一個大驚喜,也是整場中最感人的時刻。

聽Nick Cave & The Bad Seeds演出〈Jubilee Street〉是我最期待的部分之一,現場將歌曲原本的情緒張力放大了數十倍,越接近曲尾樂隊的演奏就越用力,讓全場陷入瘋狂的狀態,而〈Deanna〉全首歌從頭沸騰到尾,最後則示意要觀眾也一起跟著唱,但最瘋狂的還在後頭,他在演出〈Stagger Lee〉時讓台下的樂迷湧上舞台,讓舞台上站滿了人,讓台上台下一片瘋狂。尾聲的〈Push the Sky Away〉,Nick Cave從台上的群眾中走向舞台下的人群還順手牽起一位美女,帶著大家一起將手向前推不斷唱著 "Push the sky away",而他口中所唱的 "Some people say it's just rock and roll, Ah but it gets you right down to your soul" 難道不正是對Nick Cave的音樂以及演出最完美的寫照嗎。

今晚的演出有別於專輯巡迴,幾乎從他們的每個時期中都挑了幾首經典歌曲來唱,對樂迷來說可以說是相當有誠意,不過這次少了也想聽到的〈The Mercy Seat〉,只能期待下次再相見。

by pblue

Yo La Tengo - There’s a Riot Going On

by DOPM
YLT-Theres-a-Riot-Going-On-art-1521566569-640x640.jpg

 對於Yo La Tengo 這樣不朽的傳奇獨立樂團,還能在2018推出新的專輯,實在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走過了九零年代那樣獨立搖滾的全盛時期,並在當時推出像《Electr-o-pura》和《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 as One》如此經典的專輯, Yo La Tengo早就在indie樂迷心裏有了無可撼動的地位。只是在近幾年從《Fade》之後所出的專輯,聽起來總覺得好像是少了甚麼,覺得他們好像真的老了,甚至在現場Ira Kaplan這位不老頑童刷起爆破吉他都不像以往那麼過癮。

在2015推出了翻唱專輯《Stuff Like That There》後,他們接到了改編自暢銷社會書「背離親緣」的同名紀錄片(預計今年會上)的配樂工作,而Ira、James、Georgia 三人就開始在一起jam。而James則是用電腦音樂製作軟體Pro Tools進行錄音與後製。根據訪問,這張專輯就是在這樣即興演奏的環境下漸漸產生的,然而編曲的方式卻是相當不同。因為他們把jamming 時的撥弦、滑音、鼓擊、甚至是feedback剪輯出音樂小片段,再把這些片段looping、堆疊、或是倒帶,宛如在拼拼圖一樣的方式創作。

而或許也就是這樣的創作方式,揪心的芭樂旋律,招牌爽炸的破音時間,在新專輯幾乎都是找不到的。〈You Are Here〉有點像是 《Fade》的延續,把krautrock重複的節拍編成溫馨又充滿希望的曲子,為專輯打開了序幕。但是很快就會發現這張專輯的歌風格五味雜陳,不免讓人有種失焦的感覺。甚至有種這是一張未完成音樂草圖的錯覺,許多曲子甚至沒有該有的明顯樂曲發展。但偶爾有幾首歌還算不錯,像是〈For You Too〉,就還帶點經典YLT破音元素,但是比起以前的作品那還是差的有點多。〈Let’s Do It Wrong〉則是另一個經典的YLT,甜美的男女對唱無疑是indie pop的夢幻小品。

By esuf

我想只要你是死忠Yo La Tengo 的樂迷,幾乎是不可能對他們推出的任何新作品感到失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是Yo La Tengo!其實我想講到這裡就好,如果你也是樂迷,自然就會懂為什麼我會這麼說。但是為了澄清我不是無腦的腦粉,還是稍微解釋一下好了。

我愛Yo La Tengo,不只是他們曾經作出經典的獨立搖滾作品,而是他們這個團曾經做過的一切事情。想想看他們都是耳順之年的老頭了,他們還可以這樣完全沒有包袱的不斷嘗試新的東西,把他們之前一起jam音樂的傳統打破,全部用拼貼的方式來摸索一個曲子可能會是甚麼樣的面貌。雖然他們也是常常幹這事,把同一首曲子改編的完全不一樣。但是今天,他們所嘗試的方式是一個完全不會樂器的人也能做音樂的方式,他們把三四十年的經驗全拋在後頭,把自己當作是amateur的態度來創作新的音樂。

當然新專輯的音樂聽起來或許沒有那麼新,卻是相當amateurish,不過這似乎始終都是Yo La Tengo覺得他們該走的方向。從〈Sugarcube〉的音樂錄影帶,我們看到他們是如何揶揄那些想要成為rock star 或是別人想像中的搖滾音樂人的荒謬行徑。而他們一路走來,做的音樂都是他們自己想要做的音樂,而不把樂評、銷售甚至是他們的樂迷當作做音樂的對象。對我來說,才是他媽的真搖滾。如果你真的想要聽他們破音吉他搖滾的東西,聽他們舊專輯就好啦!

而甚麼才是真正做自己的音樂? 就是做他們自己喜歡聽的音樂,誰管它曲風雜亂!了解Yo La Tengo的人都知道他們是貨真價實的樂痴,他們各種音樂都聽,芭樂的、實驗的都照單全收。也因為他們是真正的喜歡不同音樂,他們毫不掩飾地用他們獨特的演奏效法其他樂風,管它是krautrock、free jazz、ambient、bossa nova。其實這張專輯再多聽幾次下來,曲風的迥異會越來越不明顯,圍繞著整張專輯的是一種introspection的氛圍,可以說它有溫馨的感覺,也可以說它是一種令人感到欣慰的存在。

專輯名取得雖與Sly and The Family Stone經典專輯同名《There’s a Riot Going On》,然而曲風的走向卻是天差地遠。我自己的解讀是外界的紛紛擾擾不斷地在持續發生中,但是有了YLT的音樂陪伴,我們能透過他們的音樂把自己沉澱下來。不論是暫時從這個混亂的社會抽離一陣子,或是自己靜下來思考屬於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一味地轉貼,選邊站或是湊熱鬧。在2018還能從我一直以來都很愛的樂團,聽到如此樸實美好的音樂真的是一件很感人的事情。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