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y Formidable - Wolf's Law

by DOPM
wolfslawthejoyformidable.jpg

2011年是The Joy Formidable展開《The Big Roar》巡迴的一年,足跡踏遍了整個歐洲大陸與北美洲。而當他們來到美國緬因州的 Portland 巡演時,恰好遇上演出被取消的突發事件。樂團索性決定在 Sebago Lake 附近度過他們的感恩假期。那是一個距離最近的商店尚需30英里車程且無法接受任何手機訊號的深山野嶺,大自然環抱的原始森林成為堵絕所有外界紛擾的屏障。 而當樂團終於能夠暫別疲憊的巡迴人生,重返期盼已久的錄音室時,這個與大自然美麗邂逅的回憶,促使他們毫不猶豫地做出將《Wolf's Law》前期的錄音工程從London移至此地錄製的決定,寄望在靜謐環境中讓噪音藝術再次進化。

或許是巡演後半段擔任 Muse演唱會暖場樂團的緣故,The Joy Formidable在《Wolf’s Law》中加入了許多交響樂器的編曲,例如先行單曲〈The Ladder Is Ours〉前奏部分便運用交響宏大格局、氣勢磅礡的特性,為接續而來的音量風暴疊築情緒能量。


不過大致上聽來,《Wolf’s Law》的專輯開頭還是延續了《The Big Roar 》風馳電掣、大聲咆嘯的Noise Rock風格: Bass嗡嗡低鳴的〈Tendoms〉頗有〈Time Is Running Out〉的味道。〈Cholla〉是十足的punk氣息,〈Little Blimp〉Q彈的bass節奏一出手就讓人直覺聯想到 Red Hot Chili Peppers。〈Maw Maw Song〉則堪稱整張專輯最有喜感的歌曲,沾染東方武俠風味,乍聽之下有種「是不是被王力宏附身」的錯覺。

專輯從〈Slient Treatment〉開始有了些許轉折,歌如其名地讓飽經轟炸的雙耳稍做歇息,空心吉他彈奏出前所未見的婉約內斂,讓人驚訝The Joy Formidable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而這肯定是Sebago Lake所帶來的心靈震撼。〈Forest Serenade〉中段的弦樂變奏正式為樂團帶來新的定位,交響樂與他們原先的噪音靈魂激盪出驚人的情緒張力。

〈The Leopard & the Lung〉的創作靈感則來自肯亞的女性運動者 Wangari Maathai,跳脫原先的三件式編制,鋼琴與弦樂如同Wangari Maathai堅毅不退的形象:You’re their fort standing. Nothing can shake your walls,在狂暴的吉他洪流裡形成一股堅定幽美的力量。〈The Hurtle〉呈現樂團過往從未流露出的陽光青春,結尾的〈The Turnaround 〉更進一步挑戰史詩格局的ballad情歌,是The Joy Formidable版本的〈雨和眼淚〉。

《Wolf’s Law》專輯名稱是發想自生物力學家Julius Wolff所發表的學術理論「Wolff's Law」,其所闡述的是「動物的骨骼會因應外在施予的壓力而調適自身的結構加以適應」,而這也正是樂團所試圖表達的:即便世界看似越來越糟,人性貪婪毀壞了大自然上千萬年來所賦予的美好,他們依然相信藉由各界人士點滴的努力與奮鬥,大環境的狀況是能夠有所改善。因此在這張《Wolf’s Law》中,我們聽見了更多關於自然環境與社會意識的歌曲,在音樂錄影帶中看到對於自然生命的尊重與禮讚,而這一切都在勸誡人們應當於大自然面前更加謙卑才是。

by Headphone Youth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