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2.18 The National @ NTU Stadium

by DOPM
IMAG1353_BURST002_COVER.jpg

上回在澀谷Due Music Exchange參加的High Violet Tour,是The National的首度亞洲巡迴。而這回的Trouble Will Find Me Tour,他們終於不再錯過台灣。肖想該團多年的我們,從一兩個月前便成天盼望著演唱會的到來。短短兩張專輯的時間,The National已然從小酒館裡的私房樂團,搖身一變成為頗具巨星架勢的國際樂團。不過這回巡演,Bass手Scott為了迎接新生兒誕生,並未隨團來到亞洲與澳大利亞演出,位置則由Logan Coale暫代。因此這次的演出,嚴格來說並非正宗的The National,但這絲毫未減我們對這場演唱會的期待,畢竟我們已等得太久。

然而,開場的〈Don't Swallow the Cap 〉卻是令人失望的,Matt的嗓音不夠低沉厚實,Bryce與Aaron的吉他聲線略高而銳利,音場整體聽來完全不是記憶中熟悉的聲音,加上色彩繽紛的燈光,一時之間會錯以為台上的樂團是哪組新興的Indie Folk樂隊。現場聲音表現直到〈Bloodbuzz Ohio〉才開始進入合理範圍,各組樂器的音色逐漸被調整至專輯水準。而音量與各自角色的輕重,似乎也因應場地情況而做調整。為了避免鼓的低頻在場地中引起過多的共振殘響,Bryan的鼓聲明顯不似前兩組團體大聲,這樣的改變間接導致Matt的演唱成為整場演出的主導者。

若要說這次演唱會有何意外驚喜,那便是《Trouble Will Find Me》的新歌,在現場聽來均較專輯更有渲染力。〈I Need My Girl 〉與《 Boxer》中的〈Slow Show〉 組成強大的慘白情歌組曲,而為專輯點題的〈Sea of Love〉,現場竟是三把吉他合奏的歌曲。〈Don't Swallow the Cap〉帶來的爽朗吉他擺脫了既定色彩;〈This is the Last Time〉與〈Pink Rabbit〉亦不如專輯版本般死沉,現場和聲令人無比陶醉。

而其他意料之外的發現則有:〈Afraid of Anyone〉的尾聲,Bryce彈奏出一段專輯沒有的吉他Solo,當下的他真是帥氣破表。〈Conversation 16〉的吉他聲響也較專輯來得格外清亮, 〈Squalor Victoria〉的現場更是盪氣迴腸,幾乎是演唱會中段的最高潮。〈Fake Empire〉、〈Terrible Love〉、〈Mr. November〉的好則早在預期之中,沒有太多驚奇但十分滿足。倒是個人最期待的〈Slow Show〉,意外成為當天少數有點失望的歌曲。

此外,由Beruit兩位團員Kyle Resnick與Ben Lanz組成的銅管樂組,亦是現場演出的聆聽重點之一。他們悠揚的樂聲可以是良好的陪襯,同時也能成為奪目的主秀,是積壘情緒層次不可或缺的要角。當天舞台的燈光設計,同樣令人印象深刻。單色系的紅、藍、紫光束輪番上陣,如同夜裡匆匆流逝的燈河, 與基調的黑在空間裡延伸交纏、相互襯托,建構出與歌曲意境足堪比擬的都市冷寂意象,也讓人重新意識到聲音視覺化的魅力。

前面已經提到這次的現場調音讓Matt成為主軸,因此,若要評斷這整場演出的聲音表現,當屬Matt時而壓抑低吟、時而歇斯底里吼叫的演唱最為出色。相較於上回於Duo Music Exchange的演出,這回的場地更為寬敞。寬闊的左右聲道間距,使歌聲的縱深表現更為理想,彷彿能將聲音的時間差具象為空間維度的數據。 想像整個場所是一浩瀚的汪洋,Matt的聲音如氣泡般上浮,包裹著深藍底蘊的憂愁。看他一如往常,西裝筆挺地站在舞台高處,儼然便是新世紀的搖滾樂救世主。

不過在經歷演唱會的極度亢奮情緒後,心中不免有些擔憂。眾所皆知,The National在這幾年獲得相當程度的商業成功,巡迴演出的觸角也遍佈世界各個角落。從《Boxer》開始,他們的確打造出專屬風格的音樂,但連續三張專輯的曲風過於接近,不免揣想他們的創作能量是否已碰上瓶頸,下張作品可能會是個重要分水嶺,假若仍未做出重大改變,或許如Broken Social Scene般休團充電,也是有其可能性的。所以,在這種悲劇末日發生前,只要能力所及,就趕緊趕場巡迴,把The National的現場看到飽吧!

by Headphone Youth

!DSC06772.jpg

如果要選出一個最能表達我們這個世代心聲的樂團,相信許多人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The National。走在奔忙的大都會街頭,一道道冷酷、壓迫的暗流立刻從四面八方湧上,讓人感到徬徨、憤懣、厭世,然而壓在肩上的擔子以及倚靠我們支撐的親友都使我們無法或不願意選擇其他型態的生活。當今可能沒有其他樂團能將中產階級茫然無措的狀態比The National傳達得更好,Matt Berninger的低沉嗓音和意象豐富的詞、AaronBryce Dessner的樂器編制、Bryan Devendorf辨識度極高的鼓在聆聽多年後依然後座力強勁。雖然隨著年齡漸長,我逐漸不喜歡沉溺在過於消沉的情緒中,對The National的手法也不再感到那麼驚奇,但去看一個音樂在我二十多歲人生中意義重大的樂團現場還是件不能錯過的事。

Hostess Club台北場第一天還邀請了冰島唱作人Ásgeir和低傳真新秀Youth Lagoon。我們進場時,Ásgeir的表演已經開始了一陣子,他的音樂算是甜美、易於消化,有些歌曲隱約有Bon IverBeirut的影子,不過並沒有特別令人驚豔之處,場地模糊的音場可能也為他的演出效果打了折扣。接下來的Youth Lagoon音樂像是旋律性降低、走調的Beach House,一些鍵盤效果處理則有點像Deerhunter,在錄音室作品中可以聽到Trevor Powers飛馳的想像力與憂鬱情緒兩者激盪,重現複雜的內心世界,可惜在現場他的鍵盤與人聲調得過於尖銳,整段表演期間耳朵被高頻聲音不斷轟炸,實在不是個舒服的體驗,不然我或許會更喜歡他的表演。每一次在台大體育館看表演,都對現場的聲音效果不甚滿意,這時就不由得擔心The National的演出會不會也受到影響...

The National
在晚上九點半過後不久出場,團員似乎現身得早了,開始演奏前播了一段The War on Drugs的〈Brothers〉,意思是團內有兄弟檔嗎?這次貝斯手Scott Devendorf(鼓手Bryan的哥哥)因為喜獲麟兒而無法參與這次澳洲與亞洲巡演,由Logan Coale暫代,老實說聽不太出有什麼差別,因為整場表演的低頻聲音都非常微弱,聽不到樂器的細節。前幾首歌各件樂器的聲音比例失衡尤其嚴重,深刻描寫出成為社會人的無奈、我們鍾愛的歌曲〈Mistaken for Strangers〉連最重要的特徵——鼓聲都非常不明顯,聽得最清楚的是Matt的歌聲,只能藉機重新品味他醇厚的嗓音。一直要到〈Bloodbuzz Ohio〉,現場的音樂才比較接近我所熟悉的The National的樣子。

然而The National的現場魅力終究戰勝了場地限制,演出期間我們在激昂時跟著Matt嘶吼,低微時默默思考歌曲的含義。新專輯的歌曲〈Sea of Love〉之前並沒有特別喜歡,但現場多把吉他夾擊的確令人感到焦慮至極,渴望最後的情緒釋放。《High Violet》的歌曲〈Afraid of Everyone〉和〈Conversation 16〉當中的恐懼及絕望都如此真切,看著台上團員演出的自信姿態,心中卻浮現一些自己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Squalor Victoria〉的現場版本後龐克氣味較為強烈,Aaron Dessner改彈鍵盤,舞台右方的Bryce Dessner專心造出一些迴盪的吉他效果,Matt在歌曲後面加入吼叫的表現,讓這首歌展現類似《Alligator》專輯歌曲的風貌。

與日本場比起來,樂團已經減少了新專輯《Trouble Will Find Me》的曲目,但與舊作一併呈現,新歌不禁給人老調重彈的印象,後龐克風格較明顯的新歌〈This Is The Last Time〉與顛狂的〈Abel〉相比之下有點乏力,後者的生猛活力是我整場最喜歡的時刻之一。演出前最期待的〈Slow Show〉也沒有讓我失望,記得Matt一開始似乎抓不到音準,AB段也進行得平凡無奇,不過Bryce Dessner在進入結尾段落前的獨奏煞是好聽,Aaron Dessner的琴聲也帶來悵惘感,最後的弦樂組收得相當漂亮。在〈Pink Rabbits〉和〈Graceless〉後,〈Fake Empire〉悠揚的琴聲響起,和大家一同合唱時也不免感傷表演已經接近尾聲。

安可曲沒有意外,先是將不安惶惑轉成近乎榮耀的〈Mr. November〉。Matt在〈Terrible Love〉時跳下舞台,全場觀眾的目光迅即隨著他移動;每次聽專輯版的〈Terrible Love〉都希望錄音品質能好些,沒想到這次因為場地限制依然沒聽到清晰版本,要是還能看到The National,期待下一次能夠如願。終曲〈Vanderlyle Crybaby Geeks〉樂團要求觀眾一起合唱,Matt曾說「Vanderlyle Crybaby」是他胡謅出的角色,整首歌的歌詞也十分隱晦,但「All the very best of us / String ourselves up for love」等字句的確在不間斷的苦悶情緒蓄積後,引回一絲撫慰人心的光亮。

即使The National的歌曲老是討論受困的情境、悲哀的境地,他們還是走了這麼遠,用常人難以駕馭的優雅文字與音符寫出一般人的苦難,他們的表演渲染力強,每一張專輯都各有千秋,但這次的表演或許也標示出一個該停止將自己投射到歌曲中主角心境的時刻。只要樂團繼續活動,他們之後就需要決定要繼續用相似曲式打天下或者另創新局,而我們也該想辦法突破生命中的困境。

by Debby

Photos by Yo Charli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