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1 萬能青年旅店「河北墨麒麟」 @Live Warehouse 高雄

by DOPM

還記得三年前的三月八日,我們首次在The Wall欣賞萬青的現場演出。當時他們在台上怯生生的,彷彿對於彎彎們的熱情有點慌了手腳,演出不若專輯穩健,無法隨心地將專輯中堪稱完美的錄音表現帶上舞台搬演。其中差異最顯而易辨的便是史立的小號,現場時有落拍入曲的狀況。

這場「河北墨麒麟」的高雄巡迴,也是個人在 Live Warehouse「大庫」聽團的初體驗。先前只到過「小庫」,其音場表現只能說中規中矩,並無任何驚艷之處。而這回的「大庫」不但沒讓人失望,甚而遠遠超出期待。各別樂器力度、層次平衡分明。鼓聲立體飽滿圓潤,bassline清晰可辨,主音echo恰如其分,中高頻的三個主秀樂器亦未相互干擾,各自精彩。一個適切的場所,加上樂隊本身現場功力的自在成熟,注定這將是場令人不再缺憾的出演。

身為一組並不多產的樂隊,萬青這場演出毫無意外地由〈不萬能的喜劇〉開場,原先的大提琴前奏改由薩克斯風入替,薩克斯風手李增輝像個粗獷的河北大漢,吹起樂器生猛有力、遊刃有餘,獨奏時略帶即興的吹奏掘出深埋灰裡的煙燻泥煤,適時即刻救援也達到替小號藏拙的效果。(不過這麼說對史立有些不公平,他這回的演出其實已比三年前優秀許多,雖偶有入曲拍點沒抓準的情況,但就和董亞千的vocal失準一樣,整體來說是瑕不掩瑜的。)

緊接著的〈大石碎胸口 〉,除了是演出的首個高潮之外,同時也是觀察場地音場與萬青現場演出是否有所精進的查核點。上回他們表演此曲時,小號明顯及不上錄音室版本出色。這回原先的小號獨奏被拆成兩個片段:由薩克斯風先行,小號隨後,山不轉路轉的小聰明完滿了整首曲子。而來到〈秦皇島 〉時,樂隊整體的演出總算熱機完成,董亞千的歌唱與吉他演奏爬升至絕佳狀態,那望著海的無助絕望彷若近臨眼前。

而三首新歌當中,尤以〈烏雲典當記〉最平易近人,曼陀林的聲響帶來萬青過往少有的明澈清透。〈河北墨麒麟〉雖然主旋律依舊老得可以,但鼓的節拍有點math rock的味道,是萬青少數聽來些許「現代化」的歌曲。

倘若要提到當晚最佳現場演出歌曲,我會將票投給〈在這個行星所有的酒館〉。除了意外發現中段的bassline有點搖擺舞棍節奏外,在經歷前半部神似Pink Floyd的迷幻獨奏後,後半玩起一長段噪音實驗讓人大為滿足,絲毫沒意料到董亞千能將噪音吉他玩得如此暢快淋漓。

最後,〈殺死那個石家庄人〉一如既往成為謝幕曲目,畢竟能夠拿來現場演出的僅僅九首之多。雖意猶未盡,卻也無計可施,再長再響的安可聲,也只能換來董二千上台說了則忘詞兒的「揪心玩笑」,但這絲毫無損當晚演出的精彩程度,這場演唱會仍舊是今年數一數二的一場表演,讓人更加期盼能早日聽到萬青的新作。

by Headphone Youth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