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15 Wolf Parade @ Scala

by DOPM

兩千年代中期除了大型音樂網站以外,更有許多個人部落格音樂寫手。假如部落格經營者是白人男性,Wolf Parade是他們常常提起並讚揚的樂團,首張專輯《Apologies to Queen Mary》更是被譽為神作,但我個人是因為喜歡主腦之一的Spencer Krug(Moonface、Sunset Rubdown、Swan Lake)才會聽Wolf Parade,和一般聽眾先接觸Wolf Parade再去聽成員其他樂團的經驗不同。今年適逢Wolf Parade在休團五年後重組,看完他們的表演後,我終於瞭解Wolf Parade在西方特定音樂世代聽眾心裡的地位。

首先,來看Wolf Parade表演的觀眾比我們前幾次去的表演中的都要年輕許多,一進到場地就感受到周遭觀眾興奮不已的情緒,迫不及待要看到樂團,但這已經是加場的演出,和前一晚一樣都完售。

當暖場團F-X-R晦暗狂躁的殘響隱沒後,Wolf Parade的吉他手/主唱Dan Boeckner、貝斯手Dante DeCaro和鍵盤手/主唱Spencer Krug短暫現身試了一下音,又回到後台。最後在眾人看似已經不耐到無法再等待的那一刻,樂團正巧出場,以《Expo 86》專輯的開場曲〈Cloud Shadow on the Mountain〉揭開序幕。Spencer Krug激情的嗓音從胸臆湧出,加上貝斯和吉他的強力催化,感覺自己瞬間看到indie rock最鼓舞人心的面貌。

接下來輪到Dan Boeckner的歌曲〈Soldier’s Grin〉,全場他和Spencer Krug擔任主唱的歌曲各占一半,在Wolf Parade的專輯中可以明顯聽出他們二人創作手法的差異,而現場觀眾對他們歌曲的回應也有些微不同。Dan Boeckner(Handsome Furs、Divine Fits、Operators)寫的歌流行元素較多,充滿攫住眾人耳朵的亮點,整體行進非常順暢,讓聽眾沐浴在明亮的光輝中隨著音樂跳舞,他略微沙啞的歌聲符合大家一般對搖滾歌手的印象。Spencer Krug的歌聲渾厚、情感豐沛,他寫的歌不合常理但迷人。Wolf Parade幾首最受歡迎的歌成功地把Krug的怪異元素以熱血率性的方式呈現出來,例如〈Dear Sons and Daughters of Hungry Ghosts〉就是表演前半段的高潮之一,觀眾(以不影響旁人的角度)揮舞著拳頭,和Krug一起唱著「啦啦啦啦啦」,嘲諷的同時慶賀我們這個對所有事情都感到厭煩、都無法滿足的一代人。

表演場地Scala雖然有空調,但團員演出賣力,還有舞台上燈光照射讓他們揮汗如雨,Spencer Krug和Dan Boeckner不時互開玩笑。另一個有趣的點是,就算Spencer Krug表演相當放得開,他的行為舉止仍然透露出他是個內向的人,觀眾從頭到尾不時鼓譟喊出 “Spencer! Spencer!”,讓他更顯尷尬。

Wolf Parade的現場另外的看頭便是感受兩位主腦Spencer Krug和Dan Boeckner在音樂上如何互補;Dan Boeckner的〈Modern World〉因為Spencer Krug在末尾的哼唱橋段而變得特別,而Spencer Krug在Wolf Parade後兩張專輯的創作刻意趨近Dan Boeckner的風格,雖然觀眾反應不如首張專輯的熱烈,但〈What Did My Lover Say? (It Always Had to Go This Way)〉依然是一首很棒的indie rock歌曲,吉他與鍵盤此起彼落的對話很精彩。

這次Wolf Parade重組帶來了新的作品《EP 4》,該晚聽到三首新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Automatic〉,Dan Boeckner急促的歌聲與收緊的吉他聚積的張力在最後的 “Automatic, automatic…” 舒展,達到樂團過去的水平。〈C’est La Vie Way〉無縫銜接到〈Floating World〉也不差,個人最喜歡的新歌〈Mr. Startup〉倒是沒有唱。

表演後半部就是一連串的金曲發送。〈Grounds for Divorce〉、〈This Heart’s On Fire〉等歌曲都讓眾人陷入瘋狂。〈California Dreamer〉本身是較長的歌曲,現場不像錄音室版本受到回授效果遮蔽,鋪陳的橋段細節更多,迸發的副歌光彩熠熠令人難以抵擋。最後用可說是他們最紅的一首歌〈I’ll Believe in Anything〉結尾,或許便能解釋Wolf Parade究竟捕捉到什麼生命經驗,讓他們獲得廣大認同,Spencer Krug的聲音滿溢著被逼出的勇氣,明知道所做的一切都徒勞無功,現代科技將我們的生活帶往令人懼怕的方向,要說自欺欺人也好,許多人依舊沒有放棄奮鬥的意志。

安可的兩首歌反差極大。〈Shine a Light〉算Boeckner式歌曲的高峰,流暢、節奏鮮明,不意外地讓大家都從地面跳起。不常出現在歌單的〈Dinner Bells〉,據Spencer Krug表示是某位觀眾特別指定要聽的,是首哀傷的輓歌,悲戚的旋律與Krug的另一個計畫Moonface有幾分相似,將大家從前面暈陶陶的聆聽經驗喚醒,看到生命悲劇性的一面。

看完Wolf Parade,我彷彿理解了他們重組的理由。即便團員各自有音樂計畫,而帶進Wolf Parade的並不一定是最佳作品,但和能出生入死的夥伴一起玩音樂的經驗應該無可取代。Krug在最近的訪問裡也說,就某種意義上,能分享創作的朋友關係是所有關係裡最親密的,因為給對方看自己未經修飾的作品,而不用擔心蒙受誤解與批評,需要先建立高度的信任。歡迎回來,Wolf Parade的好友們。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