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Talk - The Colour of Spring (1986)

by DOPM
MI0002248991.jpg

《The Colour of Spring》對於Talk Talk來說不只是他們生涯的轉捩點,也示範了流行音樂在旋律性與藝術性上可以找到完美的平衡點。在前兩張專輯以合成器流行曲風取得商業成功後,Mark Hollis與製作人Tim Friese-Greene打造一張全然不同於過往的作品《The Colour of Spring》,不同過往的合成器編曲,他們決定多以原音樂器來編奏曲子,從最純粹的鼓拍與鋼琴為出發點來加入各種原音樂器聲響,從〈Happiness Is Easy〉就能聽到一組重複的電子鼓節奏搭上豐富的非洲鼓節奏組在你耳邊敲響,厚彈的原音貝斯、木吉他的彈響與琴鍵的敲擊全都巧妙的交叉奏響,孩童的合唱也為歌曲添加了幾分神聖感。歌詞簡述著在神的指引下,快樂彷彿輕易可及,死後的世界沒有苦難只有歡樂,這多少會讓我猜想這或許是Mark Hollis對他剛出世的孩子所受到的啟發,但生命的誕生反而讓他想到通往死亡的那條道路與其後的世界,〈Happiness Is Easy〉用各種樂器所疊構出的空間感也宣示著過往的Talk Talk已死。

春天的顏色會是什麼?這張專輯用音樂回答這問題的答案,即使你看不到它也聽得到感受得到它就在那裡,不同於物種及花草在春季的新生與甦醒所帶來的繽紛色彩,Mark Hollis所吟唱的旋律是對生命與時間的堅毅與哀愁,而他對生活的看法在〈Life’s What You Make It〉表露無疑,他鼓勵著世人不用執著於過往,如果你無法逃離自己的過去,那就繼續往前走吧,過去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也改變不了過去,倒不如來慶祝已逝的過去,掌握住當下繼續前進。喧囂的電吉他Riff、鋼琴旋律與Mark Hollis的歌聲完美的將這樣對人生的看法化為歌曲,

〈April 5th〉則以Mark Hollis老婆生日的日期來作為曲名,以琴鍵聲堆疊出優美低迴的氛圍,猶如等待初春的氣息到來,曲末深情的吟唱方式無疑的將他對春季的情感表達的淋漓盡至。在〈Living in Another World〉中,Mark Hollis將兩人破碎的感情以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來形容,並將那種深陷情感泥沼的煎熬沒有遺漏的唱出來,非洲鼓拍毫無違和的支撐起整首歌曲的節奏,最後的薩克斯風獨奏則將曲子帶到另一個層次,你很難在當今流行音樂中找到能將情感撕裂所帶來的沉痛詮釋的這麼好的歌。

冷冽的〈Chameleon Day〉預告著他們在下一張專輯《Spirit of Eden》的走向,譜曲方式猶如在空白的畫布下撒下一些色彩,卻執意不將顏色填滿整塊畫布,讓薩克斯風與琴鍵姿意緩慢的占據歌曲的空白處,即便沒有樂音的時刻只有Mark Hollis的清唱也相當具有震撼力。專輯的最後一首曲子〈Time It’s Time〉與第一首歌曲同樣具有宗教的神聖感,唱著在艱難的生活與時間的流逝中找到救贖直到生命終結的最後一刻,唱詩班的合音與Mark Hollis的歌聲頌揚著隨著時間而終結的苦難,最後的笛音卻意外的帶來一股清新的解脫之感,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編曲呢,每聽一次都會想這樣問著。

《The Colour of Spring》是Mark Hollis對生命的頌揚也是對生命的質問,也展露了他對音樂的野心,而這也是他們在音樂風格轉變上的首部曲,無庸置疑的這張作品多少帶有一點神性,但這也不過是他追求真實的媒介;生為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情感、對生活的渴望、對生死的想像,都真實的被這張專輯給封存起來,使之可以超越時間,成為時間長河中永恆的樂音。

by guan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