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20 Timber Timbre, 昏鴉 @ The Wall

by DOPM
DSC_8422.JPG

Timber Timbre的表演於五月二十日舉辦,雖然這個日子對不同的人而言可能有不同的意義,但主辦單位應是取五二零的諧音,將演出主題設定為「老派約會」。暖場團昏鴉的音樂便帶給人復古、奇幻的感受,像〈杜斯妥耶夫斯基也不能的夜晚〉聽起來輕鬆適意。〈晚餐後的唐吉軻德〉前半段猶如電視劇主題曲一般,後段的樂器獨奏搭配戴著羊頭的團員起舞的畫面讓我記憶猶新;〈保持英俊〉這樣宛如八九零年代中文流行歌的曲式也是獨具特色。當然在這樣一個浪漫的夜晚,樂團不免俗地唱了每次都在歌單上的〈詩〉,是主唱寫給妻子的歌。

在Timber Timbre的表演開始時,明顯感受到音量被調大了不少。樂團以氣氛詭譎的〈Sincerely, Future Pollution〉開場,聽專輯版本時可以聽到隱隱的噪音,不過現場的樂器轟鳴大幅強化,當下感到十分震撼。主唱人聲是我所看過的現場之中音量切得數一數二大聲的,將Taylor Kirk充滿磁性的聲音中所呼籲大家重視環境議題的訊息烙印在聽眾腦海裡。接下來樂團又唱了幾首2017年的專輯《Sincerely, Future Pollution》的歌曲,〈Sewer Blues〉和〈Moment〉都比印象中的情感更為強烈,主唱Taylor Kirk和吉他/貝斯手Simon Trottier不時交換他們的樂器位置,鍵盤手Mathieu Charbonneau以整個人縮在一起的方式彈鍵盤,都是看表演時的新發現。

當晚的重頭戲無疑是〈Hot Dreams〉這首歌,這首歌的樂器編制較為簡約,大家的焦點都放在Taylor Kirk的嗓音,其中道盡人們想像中愛情的苦澀、甜蜜和性吸引力,非常特別的是結尾的薩克斯風竟然是用keyboard彈出的,增添怪異、不真實的感覺。隨後接著《Sincerely, Future Pollution》專輯的開場曲〈Velvet Gloves & Spit〉,同樣描述對愛情的想像和逝去時的遺憾,露骨的性指涉和詩意的語言令人想起Nick Cave,在現場的吉他、琴鍵聲和電子鼓都更鮮明,是我整晚最喜歡的曲子。

〈Curtains!?〉則是最令我意外的歌,專輯版像在播映一部吸血鬼短片,現場大為拉長,中間拖長的krautrock jamming讓聽眾搖頭晃腦許久。出自較早期專輯的〈Magic Arrow〉現場的合成器極為搶耳,與其他三件樂器營造的感覺令我想起某個時期的Wolf Parade。原本從未想像〈Do I Have Power〉、〈Woman〉等歌曲會有放聲大作的吉他噪音,當晚則強勁到讓人幾乎要耳鳴。

台灣在前一個週五剛通過全亞洲第一的同性婚姻法,安可時Taylor Kirk誠摯地恭喜台灣人後,笑談要 ban marriage,因為馬上要唱的〈Run from Me〉講述不可自拔的迷戀,他扮演恐怖情人的角色,深情地警告他的戀慕對象快逃,表演最後在〈Trouble Comes Knocking〉描寫的西部片逃亡情景中劃下奇異的句點。

Timber Timbre今年剛推出僅發行錄音帶的《Dissociation Tapes Vol I》EP,可惜這次沒有聽到EP中的新歌。他們的創作喜歡討論人類情感的黑暗面和毀滅性,整場表演舞台上都採用血紅色的燈光,在520的歡欣日子提醒大家黑暗勢力仍虎視眈眈。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