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aines D.C. - Dogrel

by DOPM
FontainesDC_Dogrel.jpg

愛爾蘭樂隊Fontaines D.C. 的主唱Grian Chatten說過,那些最好的歌曲都是讓生與死能夠對話的三分鐘曲調,像是The La’s的〈There She Goes〉和Lou Reed的〈Perfect Day〉,這些流行曲調也讓他們的音樂與同廠牌的樂隊IDLES不大一樣,雖以龐克音樂為基底但也有像〈Roy’s Tune〉這首剛好三分鐘的流行曲調,甚至是《Dogrel》這張專輯最後的〈Dublin City Sky〉更以愛爾蘭傳統民謠為曲調,也讓這支愛爾蘭樂隊與其他同期的英倫龐克們有所不同。

專輯名稱《Dogrel》其實是一種詩體,取名於波耳戰爭時期,當英國進軍南非與波耳人開戰時激起愛爾蘭人的反殖民情緒所流傳的一種工人階級所愛傳唱的詩體,不講究詩的嚴謹程度以及韻律,而著重於表達上的自由,即便是很瑣碎片段的生活景象都能化成詩。團員們也因為對詩有共同的熱愛所以才聚在一塊,除了喜愛愛爾蘭詩人葉慈跟卡范納外也備受凱魯亞克、金斯堡等垮派詩人的啟發,也讚譽Iggy Pop是最棒的搖滾樂詩人。

對詩的熱愛也讓聆聽《Dogrel》時就像在閱聽一本關於都柏林街頭的詩集,在〈Big〉中就宣示自己屬於雨中的都柏林,並且用街頭無名小卒的成名美夢來自嘲那種病態的野心,某天當主唱Grian從他工作的酒吧下班在雨中回家的路上,他感受到自己的貧窮與脆弱,也使他在〈Big〉中投射出這樣充滿野心的相反意象,他將對雨中都柏林的爛漫壓縮進了這首兩分內的龐克歌曲。

即便他們深受愛爾蘭後龐克樂隊Girl Band影響,但在曲風上並沒有他們來得黑暗且實驗性,專輯的所有歌曲都相當的直接,如果真要提到實驗性,那或許就是在〈Too Real〉在吉他音效的處理,讓吉他的反饋聲響在左右聲道不斷的來回切換,歌曲也控訴都柏林因美國科技公司進駐所導致的仕紳化,讓當地的文化逐漸凋零,使得人成為金錢的奴隸。聽到〈Sha Sha Sha〉這首歌時,讓人想起了The Clash的〈London Calling〉,因為吉他的刷奏跟節拍實在是非常相似,同樣直接了當的態度似乎在呼喚都柏林人的心。

專輯內最扎實的歌曲莫過於是〈Hurricane Laughter〉,吉他、貝斯與鼓緊密的交纏在一起,而另一把電吉他的Riff像是挾帶閃電的颶風般席捲著整座城市,Grian如同Iggy Pop單調低沉的在混亂的樂音中呢喃著,歌曲接轉到〈Roy’s Tune〉又如同雨過天晴般,在凶險的城市生活中找到一絲絲的溫情,即使在街上或工作場所被威脅,丟掉性命丟掉工作,在看不見的未來也要支手撐住不讓生活壓垮自己。

〈Boys in the Better Land〉嘲諷著逃離鬼島這件事,每個人都想離開這裡去過更好的生活,但孰不知自己的家鄉也有值得驕傲的一面,而終曲〈Dublin City Sky〉則將都柏林的街頭景象又再用愛爾蘭傳統民謠的形式傳唱出來,再一次的向這座城市致敬。

《Dogrel》是一張相當完整的專輯,而最讓人讚賞的地方在於他們的不加掩飾的將都柏林的街頭景象以他們的方式傳唱出來,簡單來說就是向眾人宣示著:「就算這地方這麼爛,我們還是他媽的愛爾蘭人,我為我們的文化感到驕傲」。

by guan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