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ルカポリス 海豚刑警 - 豚愛特攻隊

by DOPM
public.jpeg

「天啊,他們到底在唱什麼啊?」聽海豚刑警的歌猶如聽到另一個世界的語言,但好像聽不懂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如果有看動漫航海王那多少還能有些跟他們的心電感應,反正只要有旋律大至上還能聽得下去就夠了。會不會一切都因透明雜誌的〈少女〉而產生一連串的化學效應,當大家看到女主唱伍悅翻唱〈少女〉的時候都認定才華這件事不是隨口說說,而是在彈唱之間;音樂就是能讓人跟人產生連結的力量吧,來自DSPS和厭世少年的器樂天才們也因這股神秘力量與她共組海豚刑警,這不只是樂團,更是一組以愛之名的特攻隊。

就如烏龍派出所裡的海豚刑警跳出動漫的框架來到現實世界,原本一本正經的社會卻因荒謬的角色而變得色彩繽紛,從專輯的一開始就是海豚刑警們的角色扮演,很低能,很白癡,但是他們把幽默感從虛構無極限的想像力中找了回來。

《豚愛特攻隊》整專輯就像是兩個孤單靈魂終於遇到了彼此不再孤單,在〈大家都唾棄ㄉ低能婐爱ㄋ〉的兩人擦肩而過卻有命中注定的強烈感應,彷彿他們就是彼此遺失的另一半,講婐爱ㄋ很俗很低能,但他們並不在意,情感的誠摯並不會因此被打折扣。〈甜甜圈之亂〉的放克Bassline完全不會被很搶耳的Vocal給壓過,並且與鼓拍搭上線給與歌曲很強的韻律感,唱著在炎熱的台北有太多堆積腐爛的情感想讓人逃離,對人有很多很多失望,但就讓甜甜圈跟笑話來填滿這個被掏空的空洞吧。

對辛亥路有多少的回憶有多少冒險,路上聽了什麼音樂;〈辛亥路ㄉ朱古力大冒險〉讓你活在平行時空多重宇宙,重返流動的饗宴,再一口炸物配電影,聽不完的搖滾樂,眾人在雙北邊界真實的活著,不管過去和未來。而《豚愛特攻隊》的下半部給人的是與上半部截然不同的傷感,假借〈Marry Lonely Disco Night〉之名的做愛之歌,把赤裸裸的浪漫包裝起來,曲子也變得異常的緩慢及溫柔。

城市生活的瑣碎全都寫在〈城市逃亡羅曼史〉,每到台北的夏天都是同樣的焦躁不安但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買菜洗衣服也是一種必然的爛漫,透亮的電吉他音色就像真理穿透進你的心裡,俗氣的合成器聲響都是夜空的繁星,最後發現我們只是這個宇宙的曇花一現。

如果懶得花時間聽一整張專輯,那我跟你說就聽最後兩首就好了。〈安平之光〉雀躍的旋律把在台南騎車遊玩的記憶從過去回放了出來,眾人從台北的混亂短暫逃離開,在安平吹著海風,吃著小吃,那時那刻的靈魂被府城的炎熱給解放出來,如果這首歌被拿去當成機車廣告也不會令人意外,滿滿的鼓擊跟緊密的旋律線,但回憶總是感傷,當初的人事物都已不在。

〈Young Folks Die Late〉就是海豚刑警的〈凌晨晚餐〉,開場透明色的分解和弦繼承透明雜誌的意志,吉他手徐子權與伍悅完美默契絕佳的合唱將思念一點也不低能的傳達出來,歌曲不斷穿插的跳舞節拍,跳著跳著依舊傷感,電吉他音牆與兩人的呼喊給曲子完美的收尾,兩人的牽絆讓相隔兩處的人怎麼睡也睡不著,青春的悸動依然持續,他們在近年新世代台灣的獨立樂團中有別於DSPS音樂中被冰雪覆蓋的北國景象與鬱悶,或The Fur.如同被春季煦陽照射的溫暖,海豚刑警是台北豔陽夏天的焦躁,但他們則用想像力衝破了那個焦躁的死結,企圖為世人找出一條另類的出口,在虛幻與現實之間解放你遍體麟傷的靈魂。

By guan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