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Dress Well - Total Loss

by DOPM
Transient

第一次聽著這張專輯,望著電腦後的窗戶外,發呆。窗外的景色還是沒有改變,我坐在這張椅子上的姿勢也沒有變,但播放清單裡從〈When I Was in Trouble〉跳到〈Ocean Floor for Everything〉,感覺卻好像甚麼事也沒有改變過,還是有甚麼事改變了,只是我在發呆,所以錯過了?不,我才剛戴著耳機花了四十多分鐘聽完 How To Dress Well的新專輯《Total Loss》,隱約的好像聽到了他好像是在呻吟著失去的過去,也好像只是為了呻吟而呻吟。不知道,我剛剛在發呆。

第二次聽這張專輯,我試著努力去聽歌詞,試著去認真地聽歌曲的結構,但是attention span幾乎是零的我,聽著他製作的R&B音樂加上流行無比的節奏,像是一塊躺在熱鍋上的牛油,一下子就融掉了,一點原則都沒有。所以我決定改用音響聽,然後去泡杯咖啡,然後吃中秋節剩下來的月餅。

其實不難猜出How To Dress Well 的主腦Tom Krell想做的是甚麼音樂。他想當天使,在地球和天堂間的雲端上唱歌,用他像Prince般的高音調的聲音唱著從他雲端上俯瞰世間的歌。在弦樂和ambient的合成樂中,他想創造出比世間上更高一點的音樂,一個幾乎神聖般的祭典。整張專輯像是走在水面上,他冒險的走著,怕掉進去裝腔作勢的水裡。好險,他有著足夠的誠摯和非常私人的傾訴,還好他沒有。聽著他的歌,不斷地讓我想到去年很紅的The Weeknd,兩個人都玩R&B,兩個都喜歡高亢的呻吟,而且都把他們的音樂空間控制得很好。我指的音樂空間,是指他們唱的主題和玩的音樂間拿捏。The Weeknd(或是指他歌裡形容的主角)是個生活在追求成名、毒品和性愛世界裡的人,他自溺、自憐、自哀。How To Dress Well的音樂世界則是屬於你也屬於我的,唱著一個普通人對愛情、親情、友情的逝去,而自溺、自憐、自哀。兩個人的音樂都追求某程度的救贖,在音樂虛幻的空間裡,他們都試著創造自己的翅膀,讓在他們的音樂,能從人群中逃脫,飛得高一點點。我忍不住想起忘了在哪看到的,他說:我們這一代,在某種程度上,都是逃避現實的人。讓我們戴上耳機吧!

by Fus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