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 Inform-Educate-Entertain

by DOPM
rsz_psb_iee_cover.jpg

有一陣子我非常熱中於跑步。不特別是為了鍛鍊身體而跑,也不是有計劃性地為了參加馬拉松而練習。那是涼爽的春天,我得到夢想已久的職位、進入頗具規模的公司已經半年,可是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個性太叛逆,或是因為公司裡的意識形態太過壓抑,我竟然算是很不快樂。在辦公室的時候不被允許聽音樂,連加班也不行戴上耳機,忙碌的生活讓我無從接觸新的音樂,於是絕望的我只好在下班後轉開手機裡的網路電台,開始奔跑。與其說我是運動,還不如說我是在逃跑。這讓我覺得我可以跑脫體制的框架,也讓我明白就算好久沒有打開耳朵,我仍然擁有能夠聽見好音樂的感動。

總之這是我初識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的故事,他們是來自倫敦的匿名雙人組合。J. Willgoose, Esq.負責吉他、班卓琴(Banjo)、和其他絃樂器,以及電子樂器和Samplings(取樣),Wrigglesworth除了電子樂器之外,另外還負責鼓及鋼琴(註一)。不只團名啟人疑竇,連兩個團員的名字很顯然也不是什麼真名。

說實在90年代以降使用Samplings以電子樂器混音的樂團不勝枚舉,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在千禧年之後還可以讓我跑一跑就突然停下來的原因大概不是因為他們的音樂很chill,而是因為他們的音樂很有畫面感,我好像非得停一停不可,仔細聽聽Sample的段落都在說些什麼,仔細感受一下那些音符在背後交織了什麼鬼故事。當然這種聽起來有一點像是躲在廢棄的倫敦地下鐵鐵道的派對音樂完全是勾得我無限神往,身旁閃過車燈和其他跑者的影子,我卻好像是宇宙裡唯一靜止的人。

回家以後我仔細檢查每一個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被放在YouTube的Clip,我才發現原來他們Sample的段落都是當年政教片的元素,簡直帥呆了。

據說最早的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公眾服務廣播)一般被認為是在1927年被準備開張的BBC(英國廣播公司),基本概念是提供普遍性的服務、多元的頻道,使得不論是何種概念下的少數族群也有機會像菁英階級們一樣有得到資訊、和被啓迪的機會。由於立意如此美善,所以許多歐洲國家爭相效法,荷蘭、丹麥、瑞典等國也相繼成立公營的廣播公司。然而想也知道,在國家機器下運轉的媒體渠道,還不被一些擁有權力的達官貴人們拿來當作控制人民思想的武器嗎?(註二)又或者是說,當一個傳遞訊息的媒介被大眾廣為認可並且信賴的時候,誰又能保證接收到訊息的我們還能夠think outside the box、以批判的態度思考呢?

好險我們有藝術家。藝術作品裡面如果出現跟政府有相關的元素的時候,通常我們都會知道要反思一下,所以好險我們有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帶來的《Inform - Educate – Entertain》提醒我們不要太相信公共廣播電視服務。不過話說回來,這種帶有明顯諷刺意味、教化眾生的創作,原來他們不是第一人。80年代中期的時候像Big Audio DynamitePaul HardcastleColorbox等人馬已經幹過一票這樣的事了!(註三)雖然我也是80年代的信徒,但是大概在這樣的題材上,我更被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感動,可能是因為我們是共享同一個世代的人,可能是因為我今年(2013)在台灣有去反媒體巨獸的遊行,也可能是因為今年一直有人在問為什麼我們的公視董事會難產,也可能是因為我現在剛好到了一個生命的階段明白什麼叫做「壟斷」。壟斷是資源分配不均,壟斷是世代不正義,壟斷是勞資對立,壟斷是人民只能把票投給自己不喜歡的政治人物,壟斷是大部份的人沒有選擇的餘地。

J. Willgoose, Esq.承認他們的現場無法很完美,因為他們必須配合正在播放的影片演奏(註四),這種活生生的古今交會不是很使人興奮嗎?聲線是21世紀,Sample卻來自已經遠離了的過去。然後我們會發現,啊,過去從來不曾過去。

by Pheebs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