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3 My Bloody Valentine @ 台大體育館

by DOPM
R0010372.JPG

在這之前從未想過自己可以親眼看見My Bloody Valentine的現場演出,畢竟對我們這一輩年輕樂迷來說他們一直都是活在教科書上的一個傳奇,在九零年代初期如流星般劃過天際就消失在眾人面前,但即使只是曇花一現,樂隊主腦Kevin Shields所營造出的夢幻吉他噪音仍舊影響了後來無數的另類搖滾樂隊。而在My Bloody Valentine之後,搖滾樂史上不僅僅是多出了Shoegaze這個標籤名詞,它甚至比這個名詞能給我們的還要多更多。

去年Kevin Shields透露出他們即將發行新專輯,也因此能有機會來到亞洲巡迴順道入境台灣,沒料到演出日期正好是大年初四,不少返鄉的朋友沒能來得及來朝聖,實在可惜,不過演出日期巧合的選在情人節前一天,呼應起團名其實還滿有意思的,至少幾年過後也不會忘記自己是在什麼日期看過My Bloody Valentine。

入場時,暖場團Skip Skip Ben Ben已經開始演出,他們的現場迷噪有趣,樂器配置也相當豐富,在聽了兩首歌過後,便輪到My Bloody Valentine開始Setting。
等待三十分鐘後,四名團員由後台走出場,看到Kevin Shields、Bilinda Butcher等團員本人,心情雀躍不已,雖然歲月催人老,但穿著喜氣紅衣的Bilinda還是一樣美麗。

從第一首〈I Only Said〉開始就是相當美妙的吉他噪音,一點也不令人感到刺耳。接著看到Kevin與Bilinda合唱〈When You Sleep〉,心裡除了振奮也難以言語的感動,在他們二十幾年前破碎的關係後,還能重新一起站在台上,像老朋友般唱著同一首歌,吉他噪音始終掩蓋過人聲,朦朧美感卻完好的呈現在耳前。新歌〈New You〉延遲的吉他聲效與Bilinda輕輕的旋律合在一塊,原本期待能聽到更多新專輯的曲目,但這次現場他們只演出了這一首,算是有點小小不滿足。

Kevin幾乎是每首歌都換一把電吉他,畢竟每一首歌都有他特殊的吉他調音法,這也是他對聲音的堅持,不管旁人說他有多麼完美主義,他只做出他認為對的聲音。如果看的到他腳下數不清的效果器,沒人會不佩服他調配聲音的實驗精神,如此獨特,如此原創。

〈Honey Power〉和〈Only Shallow〉的現場聽起來與錄音室作品聽起來較不相同,不知是否為錄音室作品層次疊的太多,在現場難以還原。〈Only Shallow〉間斷扭曲的巨大聲響搭配後頭穿梭厄夜叢林般的影像,倒也滿搭的,驚悚味十足。

熟悉My Bloody Valentine的樂迷都知道他們的EP也相當好聽,最著名的莫過於是《You Made Me Realize》,整場演出就唱了四首這張EP的曲目,對我這種喜歡他們早期音樂的樂迷來說,聽的相當過癮,另外還有《Isn't Anything》當中的〈Feed Me with Your Kiss〉,畢竟《Loveless》前他們還算是一個樂團的樣子,演出這些曲目時鼓手Colm和貝斯手Debbie可是超級賣力,Colm的輕脆的快速過門實在太帥氣了。

〈To Here Knows When〉幾乎是聽不太到Bilinda的聲音了,只能聽到些美幻的呢喃。最受歡迎的〈Soon〉馬上就讓全場的觀眾起舞了,腦中徘迴著Bilinda在這首音樂錄影帶所跳起的舞姿,所有人都陷入迷幻的漩渦中,也是整場演出最美的一刻。

如果你還沒戴起入場發給的耳塞,最後一首〈You Made Me Realize〉就是要用高頻噪音叫你投降,但即使戴起耳塞不斷加重的噪音還是依舊塞進耳裡,吵到像是不斷起飛的客機,音波讓地板震動腳底微麻,甚至連牙齒都會顫抖,長達十多分鐘的噪音一路嗡鳴到底,無論如何這天都注定要耳鳴了。

或許就是得這麼大聲,才聽得出他們噪音中的美。My Bloody Valentine的現場絕對是一生必看的一場演出之一,你聽到的不只是對聲音的偏執,更是超越現代流行音樂聲響外的境地,讓人抵達充滿宇宙特質的聲音幻境。

by pblu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