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w - The Invisible Way

by DOPM
12737.jpg

完成2000年代中期的兩張實驗性專輯後,2010年以後的Low似乎想給人平易近人的第一印象,上一張專輯的開場曲〈Try to Sleep〉和新作《The Invisible Way》的〈Plastic Cup〉都是中慢板的曲子,吉他悅耳並且旋律美好,鼓手Mimi Parker的合聲撫平了主腦Alan Sparhawk的乾澀質地,讓人卸下心防,幾乎忘記他們表面上平靜的音樂下隱藏的暗流。

《The Invisible Way》是Low的第十張專輯,也立下主要團員Alan Sparhawk和Mimi Parker夫妻組團二十年的里程碑。即使已經推出過這麼多作品,Low依舊是一支求新求變,不安於依循過去模式的樂團,也許因為他們從未真正走紅過,所以沒有需要重現過去榮景的包袱。Alan Sparhawk相當具有特色的吉他聲調在這張專輯中不再一直扮演中心角色,〈So Blue〉、〈Just Make It Stop〉和〈To Our Knees〉等歌曲都由貝斯手Steve Garrington的鋼琴主導,另外Mimi Parker主唱了五首歌,是Low近年來專輯中最多的一次,簡而言之,《The Invisible Way》是Alan Sparhawk最接近讓出主導權的一張專輯,但結果卻是好壞參半。

在〈Amethyst〉、〈So Blue〉等歌曲中,鋼琴就產生畫龍點睛的效果。〈Amethyst〉完全展現出Low最傑出的一面,簡單的樂器組合給人細心品味的空間,還有Sparhawk與Parker美妙的和聲。鋼琴在〈So Blue〉的主副歌間製造出迷人的強弱變化,Parker的聲音多部層疊,讓她口中的憂鬱顯得格外美麗。

說到Mimi Parker的歌聲,只要是Low的歌迷都會極力稱讚,如果在適當的場合聽到她的聲音,其中的優雅與莊嚴足以令人呆立原地,像聽到比一般人無足輕重的存在更高層次的聲音,因此具宗教意涵的〈Holy Ghost〉由她詮釋特別有說服力,略嫌缺乏生氣的〈Four Score〉由於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美,免於令人按跳過鍵的命運。然而,她的歌聲在主打歌〈Just Make It Stop〉就有點表情單一,雖然在一首希望世上所有惱人事物都停止的歌曲中,淡漠無感的聲音可能是為了加強主題,但是我忍不住猜想,要是Sparhawk加入合音,這首歌可能會變得更有人味一些。

不過半數的歌曲還是由Alan Sparhawk主唱,〈Clarence White〉是六零年代樂團The Byrds早逝吉他手的名字,Sparhawk將他與老牌演員Charlton Heston主演的電影類比,代表他童年時的恐懼,副歌的「I know I shouldn't be afraid」應該是專輯中情感最飽滿的時刻。也許受到製作人Jeff Tweedy的影響,〈On My Own〉一開始輕快的節奏就像一般的鄉搖曲子,到了歌曲中段,Sparhawk的吉他終於掙脫束縛,鳴奏出兩分多鐘破音效果,他另一個計畫Retribution Gospel Choir(註一)的影響偷偷滲入,之後和Parker一起重複唱的「Happy birthday」雖然令人不解其意,但依然在無趣的〈Mother〉之後為專輯帶來一些急需的變化性。

《The Invisible Way》有一些優異的歌曲,也有幾首很普通的作品,但經過Jeff Tweedy對聲音的乾淨處理後,整體聽起來是透亮好聽的,只是要作為Low二十年生涯的總結還是有點勉強,幸好樂團也沒有這樣的意圖。Alan Sparhawk在第一首歌〈Plastic Cup〉就唱道「And maybe you should go out and write your own damn song/And move on 」,二十年過去後,樂團依然只吸引小眾,在稍微表達憤世嫉俗的情緒之餘,他們也定下繼續戮力創作的承諾,這就是給樂迷最棒的禮物了。

 

註一
Alan Sparhawk和Steve Garrington還有另一個樂團Retribution Gospel Choir,今年發行他們的第三張專輯《3》,整張專輯只有兩首歌,各長20分鐘,如果喜歡Swans、Om、Sunn O)))等樂團中的吉他Drone聲響,可以找來聽聽。

by Debby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