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Hval - Innocence Is Kinky

by DOPM
RCD2142small.jpg

Jenny Hval 這位來自挪威的女唱作歌手,總是知道如何吸引眾人目光的進場,專輯一開頭在〈Innocence Is Kinky〉就直接唱道「那天晚上,我在電腦上看著別人做愛;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在看」。這不單單只是色情和性慾的描述,而是一步一步地走進內在的自我意識,大膽的面對慾望的誘惑和走進慾望所引領的黑暗地帶。無論歌詞描寫的情況是比喻、想像還是超現實,Jenny Hval 能用文字勾勒出如此震撼的影像並為聽者帶來強烈的印象,光這點就在現在時下靡靡之音中裡獨樹一格,一個獨一無二的聲音。

她在音樂中的探索不光只是歌詞,在音樂創作上也帶著同樣大膽的探險精神。專輯中,可以很明顯地聽到流行樂搖滾樂的元素,但經過她手中後,出來的結果卻是截然不同並難以預料的音樂。她可以轉眼間從寂靜的民謠轉換成扭曲的實驗音效,從快節奏的搖滾到強勁電子樂,甚至是念詩詞。聽者的感受當然是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覺得難以接受,但我覺得這樣的音樂充滿新意,相當令人驚艷!雖然一次聽下來,會感覺非常的神經質。

主打歌〈Mephisto In The Water〉應該是專輯裡最美的一首歌,但可能不是你預料中的流行歌曲。很明顯的受到 4AD 發行的保加利亞音樂合輯《Le Mystère des voix Bulgares》的影響,Jenny Hval 把保加利亞傳統民俗音樂的女合唱團和聲融入她的歌曲中。有別於福音的女和聲,傳統民俗音樂的女和聲往往不是那麼的和諧溫暖,反而更像是帶了神靈感召而發聲的,神秘的氣息往往離不開音樂。配合著歌曲名「水中的梅菲斯特」,說著浮士德傳說中的惡魔-梅菲斯特,潛在水裡用歌聲召喚著靈魂們,再漸漸地用海浪將其包圍。我想這首歌最大的亮點就是 Jenny Hval 的演唱歌聲,可以把聲音運用得變幻莫測,甚至在最後面唱著「I run out of you」時不斷地拉高演唱的音調,直到聲音高到消逝在靜靜如水的音樂中。

〈I Called〉這首歌讓我想到前幾年 St. Vincent 推出的專輯《Strange Mercy》裡比較神經質的幾首歌,像是〈Surgeon〉和〈Northern Light〉。因為她們對於吉他的使用,好像並不是用來演奏旋律,反倒更像是發洩用的。同時,大膽的把歌曲結構任意拆解再結合。緊接在後的是〈Oslo Oedipus〉,一首結合環境音效和實錄音效作為背景的歌,Jenny Hval 化身為奧斯陸的伊底帕斯,念起了詩詞。如果你看過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你就會知道在希臘神話裡,伊底帕斯是個受了詛咒後弒父娶母,最後拿針插了自己雙眼的悲劇角色。〈Give Me That Sound〉也是另一首這樣的曲子,實驗性甚至更強,在她充滿挑戰性的詩詞中,她念道「我要唱得像一個處女膜破裂般連續不斷的回聲」。

我覺得,最吸引我的倒不是音樂,而是 Jenny Hval 她對這世界充滿好奇心和無畏的態度。正因為充滿好奇心,她四處網羅知識、訊息、聲音,不管是哲學、A片、神話、電影、詩歌、電視;而無畏的態度,正使她能把這些東西做為她創作的靈感,用顛覆一般人想法的方式呈現於世。如果對她有興趣,可以去找她的上一張專輯《Viscera》來聽,或是更早之前她化名 Rockettothesky 所發行的作品。最後,我想說的是,這張來勢洶洶且擾亂思緒的專輯,應該是到目前為止,能和 The Knife 同樣進入2013年「年度最帶種專輯」的作品。我覺得(或是說我希望)今年還會有更多能進入這個榜單的專輯。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