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洪申豪(上)

by DOPM
url.jpg

透明雜誌的專輯《我們的靈魂樂》對DOPM來說是台灣獨立音樂這幾年來的經典作品,不但玩出在台灣較少樂團嘗試的龐克音樂,也融合各式各樣的曲風,除了在台灣年輕樂迷間口耳相傳,在日本更是取得不錯的成績。透明雜誌的歌曲之所以打動人心,是因為他們的音樂捕捉到台灣年輕人對現實的不滿、迷惘和對自由的渴望。身為主要創作者的主唱洪申豪最近推出了個人專輯《Light Coral》,當中的歌曲展現出他個人與透明雜誌的焦躁迥異的溫柔、天真的一面,另外這張專輯完全是他自己一個人錄音及發行,DOPM對於自行製作音樂的音樂人一直都非常敬佩。這次我們非常榮幸能邀請到洪申豪,和我們聊聊新專輯歌曲的主題、製作過程、透明雜誌樂團接下來的動態以及台灣獨立音樂各種面向。

1. 為什麼會想出個人專輯?

我在組團的十多年來經歷過兩個樂團,但這兩個樂團的創作模式都是由我自己在主導創作,有些樂團會用Jam,或有共同創作者,但我的經歷都偏向是我一個人在創作。只不過,我的創作不一定其他團員都會喜歡,以往我可能就把那些歌丟掉,或者讓那些歌永遠停留在Demo狀態。去年發完《透明雜誌Forever》 這張EP之後,我就開始覺得,我是不是應該要把自己那些樂團沒有採用、不適合我現在樂團調性的這些歌,把它們整理一下來正式發行。一旦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就順勢成立自己的廠牌,因為我其實有很多的計畫想要去完成,比如說,我身邊有一些很有才華的朋友沒有發片的管道,或者不知道怎麼樣去創作、怎麼樣去錄音,我想說利用這個廠牌來做這樣子的事。

2. 製作時間大概花了多久呢?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其實錄音的時間很短暫,有礙於經費的關係,真正要去錄音的時間不長,因為錄音室需要跟別人租,是用小時計費的,實際錄音的時間加總起來大概是一個星期左右,但是混音的時間很長。混音的中間遇到一些很有趣的事,我是從去年底開始錄音,陸陸續續錄了一些,幫我錄音的那個人叫小宋,他也同時是我這張專輯的製作人,我們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討論了很多事情,覺得我們想法很接近,他就想要盡全力想要幫我製作這張專輯。他用手上僅有的現金,把錄音室的硬體器材整個大更新,所以好笑的是做這張專輯,他花的錢比我花的還要多,那些硬體都是非常非常貴的硬體。專輯其實去年底到今年初就差不多都錄完了,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一直在混音,混音的過程中又遇到需要更新硬體的情形,又需要等一兩個星期的時間,所以時間才會拉那麼長。

遇到最大的困難還是經費的問題,我原本的構想是可以塞更多歌曲進去,但是因為手上就只有那麼多錢,還要壓片,所以我手上有多少,就做多少。音樂上反而都沒有什麼困難,錄音混音的過程都很愉快。自己發行作品的一個樂趣,就在於你不用跟別人討論,你自己有什麼想法就可以去實行,但是我覺得有利有弊,有可能其實你的想法沒那麼好,可能跟別人討論過結果會很不一樣,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經驗,我真的也是第一次從頭到尾全都自己來。

3. 專輯名稱為什麼取作《Light Coral》? 

你們有知道有一個網站,叫做日本傳統色,他是有點像Pantone那種色票的網站,網站是日本人架的,收集日本從古代就開始使用、很愛用的傳統色,把色碼列出來,其實這些顏色都有名字,什麼群青色、水色,其中有一個顏色我很喜歡,叫做珊瑚色。顏色的英文名字就打在下面,譬如說Navy、Forest。我忘記珊瑚色的日文叫什麼了,可是它的英文叫Light Coral,就是淡珊瑚色,然後我覺得這顏色很漂亮,我想要用這個顏色寫一首歌,於是就用這首歌當專輯名稱。

4. 專輯當中有幾首歌有九零年代Lo-fi的感覺,這在台灣獨立音樂中很少見,你本身喜歡Lo-fi音樂嗎? 

很喜歡,但就我個人經驗,我覺得其實不算少見,因為我身邊的朋友都喜歡這樣的東西。你們有沒有聽過以前有一個樂團叫香蕉勇士?現在有一個新廠牌叫Seed Toss,是我一個叫作牛蛙的朋友成立的。還有一個台灣團叫Slack Tide,我們這一群人都很喜歡Lo-fi的東西,喜歡Pavement、Yo La Tengo、Guided By Voices這些樂團。因為我們剛好就是在那個時代成長的,我們在聽音樂的時候,剛好Yo La Tengo就發新專輯,Pavement也發新專輯,這叫Realtime嗎?我們是跟著那個氛圍一起成長,那個時候的台灣團也是那樣的感覺,譬如說早期的甜梅號,跟現在的感覺很不一樣。我還是很喜歡那樣的東西,所以做出來的東西就有那樣的感覺。

5. 你的歌很生活化。〈在山中〉的編曲很有味道,尤其中間的轉折很帥氣,這首歌背後有什麼故事嗎,編曲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我去年有一陣子很常去爬山,大概秋天的時候,在登山的途中,我聽了一些音樂,然後那時候就有一些想法,因為我聽的是外國的音樂,有一些迷幻搖滾 (psychedelic)、民謠 (folk) ,然後就覺得,嗯,跟登山的感覺、那些風景還有氣氛非常非常合,然後我那時候就開始想要用這樣的氣氛來寫一首,我自己的關於山的歌,我朋友的樂團湯湯水水他們也有歌是關於山的,可能調性有點像,是小調的,然後有點七零年代搖滾的感覺,大概是以這樣的方向去創作

 

6. 你寫〈在山中〉這首歌(還有廠牌名稱也跟山有關)是因為你喜歡爬山嗎?平常喜歡去爬哪些山呢?

台北最喜歡的就是七星山,因為七星山的風景非常好,就是如果你登上七星山主峰山頂的話,我不確定是東西南北哪一邊,不過你往前看的話,會是金山那邊的海,往後看可能就是台北市市區。如果你去看日出的話,會有一個很奇妙的場景,一半的天空是夜晚,一半的天空已經是日出了,非常非常美。夏天我就不太爬,因為太熱了,秋冬去,比較秋高氣爽。

7.〈一起吃鍋的朋友〉唱到有些人為了生活忘了從前的理想,而你有沒有什麼理想是還沒實現,想要去實現的?

我覺得,我算是一個比較恣意、妄為、任性的一個人。我不是在指責別人說你們怎麼可以違背你們的理想,因為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遇到的一些困難,跟他們的環境,有些人真的必須要為家裡去做某些事情,有些人一定要為了某些理由而放棄他們喜歡的事,但我的選擇是追求理想。我跟家人還是有一些拉扯,直到現在還是會,你可以說我太理想、太浪漫主義,但是我覺得我很不能分心。你要我去坐辦公室當上班族,其實我可以,但我會覺得很痛苦,唯一能讓我不那麼痛苦的做法是去做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我才能夠專心,我才能夠心無旁騖,雖然可能會經濟比較不穩定。所以你說我有沒有什麼理想,其實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是走在我真的想要做的事情上面,當然還有很多事我還想要繼續做、繼續完成,譬如說我還有很多國家想要去看,還有很多現況想要改變,還有很多計畫沒有實現,但至少這些年來,我就是一直走在我真正想要走的路上。

8. 〈一起吃鍋的朋友〉也透露說你可能喜歡吃火鍋?有沒有什麼推薦的店?

市民大道涮涮鍋!然後我覺得有一些三媽很好吃,但三媽每一家的品質其實差異有點大。我家那邊有一家三媽很好吃,他曾經加盟三媽,可是後來沒有繼續再加盟,我猜他都知道原物料都知道怎麼取得了,我忘了叫什麼名字,反正就是類三媽。其實我覺得最好吃的鍋是在家煮,以前還跟家人、前女友一起吃鍋,現在自己一個人住就很少開伙,因為我住的地方沒有廚房。

9. 為什麼會把〈肥前屋之歌〉的歌詞去掉,改成〈Petit Soundtrack〉這首純演奏曲? 

當初在錄這首歌的時候,原本是吉他跟Vocal,一來我一直都沒有真正滿意那個歌詞,可是我也沒有再去更動它,因為我自己唱起來會有點不太好意思。後來我想說,那我加鋼琴試試看,可是沒想到加了鋼琴的效果覺得非常非常好,好的程度大於我唱歌的程度,我覺得那更符合我腦袋中對於那首歌旋律的氣氛,我心裡想的畫面有出來,所以我決定後來只是進錄音室用鋼琴把那個旋律錄掉,然後讓它保持這麼簡單,我也不想再錄我的歌聲進去。那時候錄完之後歌名還是叫肥前屋,一錄完鋼琴,我進去Control Room聽,我覺得它很像電影的插曲,就是很有電影的感覺,然後決定叫它Petit Soundtrack。

9.1 聽起來好像有點日本的感覺?

可能是五聲音階的關係吧。但我那時候想到的是,它可能很適合蘇菲亞柯波拉的那樣子電影的氣氛,你也可以說他很像坂本龍一做的電影配樂,這樣可能有點太自嗨,可是我那時候真的就是自我滿足,就覺得,哇!好像有那種大師的感覺。

10. 為什麼想用〈睡眠的品質〉這首歌結尾呢?這首歌的風格好像跟專輯中其他首歌差很多?

好!其實呢,這首歌是這張小專輯的結尾,但是實際上他是這張專輯的開端,因為會讓我真的想要開始做第一張自己專輯的動力其實就是這首歌。當時在兩年前,我在Youtube公布了這首歌之後,它得到非常好的反應,然後最讓我有自信可以出自己的作品的原因是,這首歌的風格跟透明雜誌還有我以前的樂團風格完全不一樣,但是大家還是很喜歡。其實我一直有在做這樣的歌曲,只是沒有被樂團採納,因為它受到好評,讓我覺得,那是不是如果我往這個方向去做,甚至去做更多不一樣的音樂,也是可行的,從這首歌開始就開始萌生這樣的想法。

這首歌放最後一首,第一首是接到〈Night Cruising〉,〈Night Cruising〉是第一首開始錄製的歌曲,有一點像是一個循環的感覺,它是一個契機、開始。我真的覺得它很適合做最後一首,你也知道它的風格跟其他歌不一樣,它是所有裡面唯一一首從頭到尾都是用電腦製作的歌曲,除了人聲之外,所以我就把它放在最後。

11.《Light Coral》整體聽起來是很讓人激勵、療癒、放鬆的,但為什麼只收錄了八首歌,讓人聽得意猶未盡?

經費的問題。我不太方便講這張專輯製作的經費是多少,但是比透明雜誌少很多,但並不是說這張專輯的品質就不好。我們是換了更多的心思跟時間去把它的品質做出來,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開始,算是一個初試啼聲,利用我目前手上有的資源,先看看大家的反應。不過我必須還是要聲明的是,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希望它可以更豐富,因為永遠對自己的作品不會感到滿足。

11.1 那有沒有想說找資金?

那個太麻煩了,因為說真的,我今天如果找你出資的話,你一定都會擔心銷量的問題,擔心資金回不回的來,你不可能平白無故幫我出錢,你要出錢你可能就會要Share專輯的收益。說真的,如果一但有資金的介入,不會影響到創作是不可能的,我覺得多多少少都會影響到創作,所以我覺得,維持最單純的方式,還是自己出錢自己做,但是如果你真的可以找到跟你很談得來的出資者,那也不是一件壞事。那重點就是,做這張專輯我沒有想那麼多,沒有想要拉贊助,就是想說自己來吧。

我其實不是很喜歡在那樣的事情上動腦筋,因為從以前到現在組的樂團,我們從來都沒有所謂的去拍團照這件事,我們不會為了要上台,或是為了要Promote去剪頭髮,去買新衣服,或是化妝,我們從來都沒有做過這件事,因為我們喜歡的樂團也都不會做這樣的事,Pavement、Yo La Tengo他們從頭到尾都是穿他們平常穿的衣服。可是有些人可能會喜歡像是東京事變這樣的規模,那就是很大規模的樂團,可是那跟我喜歡的不太一樣。

12. 專輯中的所有樂器都是你一個人彈奏的?

對,你聽到專輯裡面所有的聲音全都是我發出來的,從頭到尾的每一個聲音都是我發出來的,其實原本預設的樂器會更多,但是時間有限,所以沒辦法加那麼多。這張專輯ㄍㄧㄥ的程度真的在於我跟我的製作人、錄音師,我們都在想說,如果這時候如果再有一萬塊,再有一萬塊就可以更好。然後我們最後把成品做了一個整理,在錄音室聽,然後覺得唉,如果有更多資源就好了。這張就我們手上有的東西來講,算是不錯,但是我們不滿意。按照現在的迴響跟銷售速度來看的話,我現在有計畫明年底還要再發一張,可能是四五首歌的EP,那時候時間跟預算都會更多。

13. 最近有和大象體操合作一首〈夜洋風景〉得到相當的好評,之後還會不會有其他樂團合作的可能,有想要跟哪些樂團合作嗎?

我一直對這樣的工作方式非常有興趣,只要有我喜歡的樂團、藝人想要來找我合作我都非常的樂意。

13.1 那有沒有特別想要合作的樂團?

Toro Y Moi啊,有來過台灣,有一些真的是夢想啦,像是The Flaming Lips。我覺得講台灣比較實際,我覺得我的朋友都很有才華,有機會都很想跟他們合作,你們知道湯湯水水,他們的吉他手就是一個大鬍子,之後我們有在計劃會跟他出一張Hip-Hop專輯。

13.2 會偏向哪一種Hip-Hop?

我們目前都還在嘗試,雖然是玩票性質,但應該會是比較實驗的,我們都很喜歡Odd Future,可是也未必能夠做出來那樣的感覺,所以就是未定,但方向就是Hip-Hop。

 未完,按此繼續閱讀下篇。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