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a Nice Life - The Unnatural World

by DOPM
fr39coverart.jpg

距離Have a Nice Life的首張專輯《Deathconsciousness》已經過了整整六年,他們靠著樂迷口耳相傳以及網路樂評得到一些知名度,不過除了專輯以外,他們鮮少有現場的演出,或許在聽Have a Nice Life音樂的過程中會讓人覺得他們是一個完整編製的樂隊,但實際上只有靠兩個人在錄製音樂,一位是Dan Barrett,另一位是Tim Macuga,主腦Dan Barrett曾說Have a Nice Life的音樂很難在現場重現出來,畢竟他們一個人可能就負責了好幾個部份的錄音,要找到其他人來一起演出還得安排時間排練,但他們總是很忙碌,不過自己在網路上看過一些他們僅有的現場影片還是覺得相當厲害。就這樣,不常浮上檯面的Have a Nice Life這幾年給人的感覺依然神祕,即便出了EP還是讓我感覺他們像是一個不曾存在的樂團,但又很期盼他們能帶來新的東西,讓這世界上的音樂齒輪能繼續轉動。

終於,我們聽到了Have a Nice Life的第二張專輯《The Unnatural World》。如果首張專輯得到相當成功的評價,那第二專輯對音樂人來說一直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因為作品將會受到更多的放大檢視和比較,這是一個需要被注意的困難點,不過Have a Nice Life並沒有在乎那麼多,他們依舊沒有去錄音室錄音的資金,還是靠著Logic Pro等軟體以及手邊所擁有的設備和網路資源在自家錄製完專輯,所以《The Unnatural World》接著延續他們過往粗糙的低傳真風格,但這一點並不會減少我對他們音樂的喜愛,畢竟我本身就愛這種獨立製作的風格,而且這樣的作法也不會喪失他們對音樂的敏感度,畢竟這就是他們獨有的風格,就算我們會拿Have a Nice Life的音樂跟早期的工業音樂、後龐克、瞪鞋 (Shoegaze) 音樂等來做比較,也無法去貼上一個唯一的標籤,因為他們幾乎是混合了這些另類音樂的風格去開創新的方向,而這個獨特性並不會因為錄製方式給消除,在這一點上面,確實給重金錄製音樂又沒有相對成果的獨立樂團一個重擊。

Dan Barrett提到他最喜歡的幾個樂團分別是Joy Division、My Bloody Valentine、Bauhaus、The Sisters of Mercy、The Chameleons,嗯,等等,還有The Smiths,但他很謙虛的說他吉他技巧太差沒辦法彈出類似The Smiths的吉他音樂,所以專輯《The Unnatural World》接續承襲這些後龐克、瞪鞋音樂先鋒並且除了The Smiths以外的特點為根源,不過我真的不認為他們完全相似上述的那些樂團,應該是他們只取了其中的一點風格上的精華,但Have a Nice Life的旋律更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波動,帶來的是焦慮、抑鬱以及緩慢的死亡氣息。

〈Guggenheim Wax Museum〉是一個很具氣勢的開場曲,悔暗的噪音氛圍鋪天蓋地襲來,慢板的鼓擊在遠處迴響著,不過接著的〈Defenestration Song〉才是重頭戲。〈Defenestration Song〉光聽前奏粗噪音色的低音線與迴響感的鼓拍就讓人著迷,然後是十足後龐克感的吉他重複樂段加入,Dan Barrett焦慮的喊唱著:"Get off my back! Hey!" 又低吟著:"Is this what it’s like? Is this what it’s going to be like?" 作為曲末的淡出,整個人像是要被拋出窗外(Defenestration),是生是死從來是未知數,畢竟他從未想過他可以活那麼久,他的天性讓他對死亡所帶來的焦慮特別敏感。

在厭世的〈Burial Society〉中,他閉上雙眼想像自己是一個更好的人,但這不能改變他靈魂所受到的折磨,其中最激烈的一段唱著 "Cut my wrists, slit my throat, take this body and string it up, and I’ll never hear what you said, because I’ll be fucking dead by then"。他如此憎恨每一件事情,包括他自己,但內心卻很虛弱,無法抵抗他所憎恨的事物。

〈Music Will Untune the Sky〉給我一種在聽Drone Doom音樂的感覺,再加上詭異的鈴聲和呼喊彷彿在招喚魂魄,嘗試在跟另一個世界做連結,也作為這張專輯的分界點。而〈Cropsey〉更讓我感到悚然,前奏的對談聲取自紀錄片《Suffer The Little Children》,紀錄片內容探究一間精神病院對有心理疾病的孩童所實施的不人道管理以及治療方式,Dan Barrett或許覺得自己正在等待被丟到那樣的地方,成為又一個受折磨的靈魂。

快節奏的〈Unholy Life〉在噪音和尖銳的電吉他聲線埋葬了歌聲,為後龐克與瞪鞋音樂的混融又做了一次示範。而〈Dan and Tim, Reunited by Fate〉則是將後龐克的粗躁的低音樂句帶進工業音樂的氛圍裡,機械式的迴響鼓拍不斷重複直到曲子結束,至慢,至深,直到末曲的〈Emptiness Will Eat the Witch〉才讓人放鬆下來,空無的氣息包覆著你的耳朵,督促著存於現實世界的鬼魂移動到下一個目的地。

《The Unnatural World》整體還是延續了《Deathconsciousness》的風格,不過野心沒有以往那麼龐大,少了一些長篇的環境音樂,主要以詞曲為主,或許沒有更大的突破,但他們的音樂與其它樂團相較從來就不光只是風格上的酷而已,Dan Barrett所要表達的情緒是可以跟聽者做連結的,那樣的感受是很真實的,也可以說是一個靈魂所會擁有的苦痛都能彼此連結,那是這個社會想埋葬卻永世無法埋葬的事實,因為承受所以存在,而音樂的存在該也是建立在這樣的根基上,轉化所有感覺,並引起一個能長長迴盪所有空間的共鳴。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