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 Multi-Love

by DOPM

由Ruban Nielson領軍的樂團Unknown Mortal Orchestra是這幾年數一數二怪異的低傳真樂團,他們的專輯融入六七零年代的迷幻元素,採用類比錄音讓聲音聽起來有種溫暖質地,但現場與錄音室作品聽起來則是天差地遠,Nielson表演時調的吉他聲響非常特別,不時擺出種種異於常人的姿勢,不變的是他神經質的假音還有對聲音效果的嘗試把玩。在出完《II》並結束巡迴後,樂團有一年多的假期,Nielson便在家中組裝各式復古合成器,還在錄音室上方裝了巨大的粉紅色燈泡──他認為能帶來靈感,新專輯《Multi-Love》的封面讓我們能一窺他的創作環境。

Ruban Nielson在這段製作專輯的時光中其實過得並不平靜。剛從紐西蘭搬到美國時,他因為貧困而和妻子兒女住在帳棚,如今他有了自己的房子,但之前因為長期在外巡迴而和家人有些疏離,還在日本遇到另一個女孩;Nielson的妻子聽聞此事竟和那個女孩成為莫逆,並邀她到家中長住,原本的家庭組合因而變得複雜且危機四伏。樂團一向不避諱在專輯中探討爭議性主題(例如《II》當中的〈From the Sun〉提到的自戕),《Multi-Love》記錄了Nielson處理多元關係時的感受和遇到的難處,開場曲〈Multi-Love〉的副歌 "Multi-Love has got me on my knee/We were one, then become three" 就展現出他內心的糾結,不過歌曲寫得很搶耳,只要聽過幾遍就忍不住想跟著哼。

復古合成器的聲音在許多歌曲中都可以聽到,像〈Like Acid Rain〉和〈Ur Life One Night〉,前者Nielson精神分裂的胡言亂語 "Ya ya la la yeah" 和奇異的音效像是實驗電影的配樂,〈Ur Life One Night〉鮮明的節奏反而宛如刀片,把原本完整的敘事切成令人費解的片段。另外,歌曲〈Stage or Screen〉結尾有一段迷濛的電子樂橋段,讓人想起上一張專輯的純演奏曲〈Dawn〉。

Unknown Mortal Orchestra每張專輯都定會有一首(以上)的洗腦歌,《Multi-Love》上最令人無法抵抗的歌非〈Can't Keep Checking My Phone〉莫屬;雖然旋律寫得流行,這首討論社交網路戒斷症狀的歌依然充滿巧思,開頭的喇叭聲應該是由Ruban Nielson的爵士樂手老爸Chris吹奏的,"Could you call back again"為了模仿電話的忙線音,特別將人聲扭曲壓低,整首歌的迪斯可節拍都很討喜。

專輯中我最喜歡的歌曲是〈Extreme Wealth and Casual Cruelty〉,先來一段合成器奏鳴,主歌氣氛低微焦躁,Nielson的聲音多部出現,中段突然插入一段乾淨的薩克斯風獨奏,彷彿瞬間感受到人間至福,結尾的吉他與各式音效再度挑起聽眾的焦慮恐懼。同樣加入爵士樂器的是歌曲〈Necessary Evil〉,鼓的碎拍、吉他和隱隱的低沉貝斯製造出慵懶的夜晚情調,偶爾加入的喇叭聲則撫慰著迷失的人,帶人走出抱憾自責的無限迴圈。

終曲〈Puzzles〉是全輯批判力道最強的歌,批評美國國內對移民的差別待遇,身為亞洲人的我們聽了心有戚戚焉,如果懷念Unknown Mortal Orchestra之前偏向搖滾曲式的歌,〈Puzzles〉可以聽到放大的吉他聲和Nielson比較激情的聲音表現。和《II》的結尾類似,〈Puzzles〉尾聲的吉他獨奏顯得猶疑不確定,留了許多空白讓聽者去回想Nielson已經傳達和並未說出的面向。

《Multi-Love》比起Unknown Mortal Orchestra的前兩張專輯實驗性較強,琅琅上口的歌曲數量也減少一些,但給這張專輯一點時間,應該就能慢慢抓到他們種種精心安排的元素。他們又再次挑戰大家對習以為常的事物的既定印象,即使不一定認同他的立場,完成這樣的作品需要極大的勇氣,Nielson透過他的個人經歷帶領大家進行關於親密關係的想像。


by Debby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