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kworms - Microshift

by DOPM
hookworms-microshift.jpg

2015年因颶風的侵襲導致英國里茲遭受水患之苦,而Hookworms位於里茲的錄音室Suburban Home也因此被洪水淹沒,所有的錄音設備全都因此毀損,主唱、錄音室的擁有者MJ瞬間失去了他辛苦打造的空間也頓時失去了賴以維生的錄音設備,因此讓Hookworms失去了排練的場地也無法繼續錄製新的音樂,所幸在眾人集資的捐贈下錄音室在2016年得以重建,而這次他們的第三張專輯《Microshift》也象徵著樂隊在經歷洪災危機之後的重生。

私認為《Microshift》是他們所有作品到目前為止中最好也是最成熟的一張專輯,相較起前兩張作品,《Microshift》更加的以Krautrock、新迷幻樂風為主要走向,在樂器方面也偏重於使用類比合成器但又不至於失去他們早期硬蕊噪音龐克的基底,也因為錄音設備、樂器全因洪災而汰換過一遍後影響了整個樂隊在聲響的表現方式,他們也不諱言未來更加的以電子聲響為主要走向。這可能也是他們最流行的一張作品,主唱MJ的聲音不再透過躲在效果器以及吉他音牆後面,他的嗓音比以往來得突出但又不至於搶走其他樂器聲響的風采,主副歌的旋律都是流暢的不讓人感到煩膩。

《Microshift》的主題圍繞著精神疾病、死亡、身體意象、在公共空間的焦慮感,MJ說他在這張專輯的歌詞的撰寫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寫詞如同在治癒他長期以來的憂鬱症,將他的親身經歷都訴諸在音樂上。單曲〈Negative Space〉即便是一首相當躍動的曲子講述的是MJ對他擔任音響工程師摯友的死的感受,他唱道:「在我沮喪時我仍然會見到你,在我沮喪時我仍然會聽到你。」當他看到摯友的遺物時依舊感到悲痛,當他將寫好的作品想拿給他看時卻再也找不到他,那些還想問的問題已經再也找不到人來回答。〈Negative Space〉在聲音的變換上相當精彩,彈跳般的合成器聲響製造出一種不真實的空間感,歌曲優異的起承轉合已是對摯友最好的致敬。

〈Static Resistance〉的Motorik節拍與電流流過般的電吉他音牆譜出一首以Krautrock曲式為主的歌曲,如同慶祝他自己的挫敗般,他對社會上因男性的身體意象而認為男性如果罹患心理疾病就象徵著失敗感到不滿,那樣疾病的存在如同靜態的在反抗傳統社會價值觀。MJ將他對父親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感受全都寫在〈Ullswater〉這首如在星際穿梭的新迷幻曲子,Ullswater是英國湖區的第二大湖,因為他的父親在生病前常跟他去那旅遊,如今當初的美好回憶已被疾病吞噬再也不復返,這也使他感到焦躁不安,那些記憶就像從未發生過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消散,反覆彈跳般的合成器聲響與吼叫般的電吉他輪番上陣讓他的嗓音化為一股能安慰自己的力量,而副歌也讓我想起許久不見的Secret Machines。

〈The Soft Season〉暫別了前面幾首曲子的跳舞節拍,改用如同沉浸在水中的環境聲響,像是專輯上下半部的分界點,純然用聲響無縫接合下一首〈Opener〉,歌曲再度主張男性不用因為自己的心理疾病或喪失男子氣概而困擾,愉悅的節拍讓那些迷失自我的人不需要再感到自卑。〈Each Time We Pass〉猶如一首Panda Bear的曲子,MJ在這首歌曲表現的比其他歌曲來的內斂,以低音節奏為基底再讓高頻的電子音效充滿繽紛的色彩感,曲尾對聲音細節的處理也讓人感到微妙。

里茲遭受水患的那天剛好是英國的Boxing Day,所以〈Boxing Day〉象徵著樂團在水患前後的分界點,吉他噪音與薩克斯風間斷的回響著整首曲子如同Swans在音樂中的黑暗躁動,最後曲子嘎然而止,猶如所有的音響器材被猛水淹沒,聲音頓時消失在空間中。在尾曲〈Shortcomings〉,MJ不斷告訴自己不要這麼具有自毀傾向,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無法控制自己,需要其他人來抓住他一把防止自己被自己吞噬。

《Microshift》是一張在節拍和旋律轉換上相當流暢的作品,並用激昂的嗓音與舞曲節拍來處理自我內心的鬱悶將他們消化為另一股勢不可擋的能量。天災所帶來的毀壞並沒有讓他們沉入水底,反而讓他們因此脫胎換骨在這張專輯重新站起來,重生,並且超越以往的自己。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8